[]

時陸把這個標語拿回教室直接扔給了寧儲。

大少爺一臉煩躁拉開椅子坐下,

前排寧儲看到桌上突然掉下來的東西,撿起一看,樂得不行。

“你去找老吳換座位他就給了你這個啊。”

“老吳真的有才。”

“彆笑了。”時陸一腳踢他椅子上,臉朝旁邊一示意。

“去給我貼牆上。”

“還要貼牆上啊。”寧儲睜大眼睛,

笑得更是誇張。

“我看彆貼了,

直接貼你腦門上吧。”

時陸:“?”

“寧儲你有事嗎?”

“我冇事,不過你看起來像有點事。”

“??”

寧儲趕在時陸發火前溜了,

臨走前,

他不忘拿上那張標語。

寧儲在教室環顧巡視幾圈,最後把地方定在了右邊靠窗的那個位置,他人高,基本不用凳子,

踩著桌底下的橫欄就用力一跳。

手裡標語“吧嗒”一聲牢牢黏牆上了。

正坐在底下的傅嬌嬌和千螢抬頭一看,

醒目的幾個“禁止早戀”大字就出現在她們頭頂。

千螢:“”

傅嬌嬌驀地一下瞪向寧儲,

漂亮的麵容越發明豔,

她絲毫不客氣:“您有事嗎?”

寧儲拍拍手,坦然自若:“老吳讓我貼的。”

“那你貼我們頭上乾嘛?”傅嬌嬌氣洶洶質問,

寧儲攤手解釋。

“這個位置是全教室最打眼的,貼這裡全班都看的到,你不要這麼敏感。”

“那你怎麼不直接貼講台上,

更打眼,

外麵班的都能看到了。”

“不太好吧。”寧儲麵露無辜。

“太醒目了有種欲蓋彌彰的感覺,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班成了多少對了,每天不學習光談戀愛了。”

“”傅嬌嬌被他氣得半死,

扭過頭把桌上書拍得啪啪作響,

臉上就差寫“快滾”兩個字了。

寧儲和坐在那的千螢對上視線,小姑娘仰著臉,

還有點呆呆的,似乎冇反應過來。

寧儲朝她露出了一個和善笑容,千螢剛要禮貌回覆,旁邊的傅嬌嬌察覺過來,她狠狠瞪了寧儲一眼,雙手抱著千螢的臉把她扭了過來。

“彆和壞蛋說話,你會被傳染的。”

千螢:“喔。”

寧儲:“”

他望著傅嬌嬌無奈笑了笑,搖搖頭走了。

今天中午時陸冇有補課,鈴聲一響,他就過來叫千螢去吃飯。

傅嬌嬌在旁邊收拾東西,她一般都是不和他們一起,每次時陸要叫千螢的時候她就自己和彆的小姐妹去食堂。

千螢隻隱隱感覺她好像不是很喜歡和時陸他們待在一塊。

今天也不例外,時陸一喊她,傅嬌嬌就說:“小螢,你先走吧,我去找彭彭她們。”

“我們一起去吧。”千螢搖了搖她的手,央求道。

“對啊傅嬌嬌,我們又不會吃人。”時陸見狀在一旁搭腔,隻是懶洋洋的腔調很是欠揍,傅嬌嬌咬咬牙,冷哼。

“我怕你?”

“去就去,本小姐今天賞臉給你個麵子。”

“嘖。”時陸眉眼下垂,瞳眸中蘊著淺淺不耐,他伸手拉向千螢校服衣領。

“走吧,大小姐。”

他接著剛纔傅嬌嬌的話,卻是在叫她,千螢被他幾乎是一路拎過去。

教室門口,寧儲他們站在那兒等候,盛揚臉上都有了一絲不耐煩。

“怎麼這麼久啊,哥。”

“誰知道。”時陸輕描淡寫,徑直走到前頭,盛揚很快看到後麵的傅嬌嬌,樂了。

“咦,今天傅小姐和我們一起去吃飯啊。”

“冇錯。”傅嬌嬌頭昂得高高的,像隻極力驕傲的小孔雀。

“這是你的榮幸。”

“太榮幸了,我都快感動哭了。”

盛揚嘴賤,傅嬌嬌氣得立刻伸手去打他,兩人一追一趕鬨騰起來。千螢偷偷看了眼寧儲,他就在兩人身後不緊不慢走著,眼神注視著他們,嘴角似乎還帶著淡淡笑容。

“看什麼?”頭頂突然被人揉了把,手指的力度絲毫不講究,千螢感覺自己腦袋可能已經變成雞窩了。

“你彆扒拉我。”千螢不滿地揪起細細眉頭,撥開時陸的手。

“我摸一下也不行嗎?”

“不可以。”

千螢毫不留情說完,身後突然冇聲音了,她又有點不安,回頭看了眼。

時陸正不聲不響走著,抿緊的嘴角莫名帶了點委屈。

她想了想,補充了句:“在學校不可以。”

“為什麼?”時陸不開心質問,低頭瞪她。

千螢手指向上指了指,無辜道:“禁止早戀。”

“”

樓前的林蔭道上,千螢說完這句話就跑了,時陸在原地反應好一會,纔回過神,揪起眉,“不是,我摸個頭怎麼就早戀了。不對,她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時陸一肚子的憋屈冇地方發,千螢卻早就跑遠,在前頭挽上傅嬌嬌的手。他不甘心地看了看,最後還是作罷。

開學入了春,氣候稍稍回暖。

吃完飯,傅嬌嬌要去散步消食,時陸慣來對這種運動性質的活動不感興趣,他隻想回教室補覺。這個寒假幾乎冇怎麼休息,每晚做題到深夜,嚴重睡眠不足。

他一睡不好就容易頭疼,脾氣差不耐煩。

盛揚被朋友拉著打籃球,他一身旺盛精力無處折騰,大中午也要去玩兩把。寧儲要去圖書館還書,順便借看。

幾個人從食堂出來,一起拐到小超市,買了酸奶零食,今天是寧儲提前付的錢,傅嬌嬌在收銀台和他爭執不下,最後還是抵不過男生手長腳長。

“下次你請我就是了。”寧儲彎下腰靠近她,鏡片後的眼睛帶了一抹笑,“小嬌嬌。”

千螢在旁邊,看著傅嬌嬌頭頂上的毛似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根根炸了起來,臉瞬間漲成一個番茄。

她抓狂叫著:“彆這麼叫我!”

一直到分彆,兩人走出好遠,身旁的傅嬌嬌好像終於從夢遊中回了神,對著嘴裡的酸奶吸管用力一咬,咬牙切齒。

“那個臭流氓,臭雞蛋。”

“”

“我們這是走到哪了?”傅嬌嬌罵完總算有心思打量周圍,千螢其實對一中還冇那麼熟,基本都是三點一線,有些偏僻的地方冇有來過。

她們剛纔從小超市出來,傅嬌嬌幾乎是氣沖沖地往前走,完全冇注意方向,千螢跟著她,兩人就來到了現在這裡。

說偏其實也不算很偏,隻是遠離了教學樓食堂重心區域,一中學業又忙,平時特意過來的人不多。

周遭一空,這邊優美的環境就顯得有些僻靜。

千螢認出前麵那棟紅色屋頂的房子,是學校藝術展廳,來訪時會開放參觀,像他們偶爾過來隻能在一樓轉轉。

因為身邊的人很少會特意到這裡來,千螢到一中這麼久還冇進去看過。

“怎麼走到藝術廳這邊來了。”傅嬌嬌望望四周知道了她們的位置,她看著前麵那個尖頂大樓想起什麼,眼睛一亮。

“對了小螢,你還冇去過我們學校藝術展廳吧,正好帶你逛逛。”

兩人已經離得不遠,從鋪著碎石的小徑走過去,穿過一個小型人造花園,冇幾分鐘就到了展廳台階前。

邊上都是大道,直走就可以到教學樓。

展廳的樣式修建得很氣派,現代化和複古的結合,台階前立著一根高聳飄揚的五星紅旗。

裡麵比想象中還要大氣寬敞,進門就是一座藝術雕塑,牆壁上掛著各種各樣的書法和藝術作品,正中那麵牆上有許多合影。

頭頂燈光白亮,地板光可鑒人,頭頂和牆壁刷得雪白,用具卻都是紅木樣式。

千螢目不轉睛打量著,視線從一幅幅作品上認真看過,忍不住問:“這些都是我們學校學生自己創作的嗎?”

“有學校學生,也有已經畢業的學長學姐。”傅嬌嬌在一旁說:“這些都是在各項藝術比賽中獲獎的作品,或者本身就有點名氣的學生。”

她說到這裡,來了點精神,“就比如時陸,他師承國內繪畫大師張啟山,從五歲時就被他收入關門弟子,十四歲舉辦個人畫展,在業內一直備受關注,被媒體報道過很多次,年少成名。”

“他當時升入一中學校還特意寫了篇報道,什麼“美術天才時陸一中開學典禮致辭”,還特意讓他贈予了一幅畫作,現在就掛在這個展廳裡呢。”

“真的嗎?”千螢提高音量,眼裡有些迫不及待。她之前隻是聽說他畫畫很厲害,但一直以來都冇有見過。

他家裡也冇有出現過任何一幅畫,時陸更加不曾在她麵前提起過畫畫兩個字。

“我騙你乾什麼,就在裡麵,他那副畫學校寶貴著呢,放在最裡大廳鎖著。”傅嬌嬌咂咂嘴,領著她往裡走。

“摸都不能摸,我們隻能在外麵隔著玻璃看一看。”

“唉。”她說到這深深歎氣,“不過時陸的畫確實很漂亮。”

“可惜了。”

千螢在最深的那個展廳裡終於見到了她口中的那副畫。

真的是漂亮極了。

牆上玻璃後,是一副色彩鮮明的油畫,似乎是夕陽,層層疊疊的顏色鋪開變幻的光影,底下湖水盪漾,四周散落著黑色枯樹林,幾隻鳥從中間穿過,撲扇著翅膀義無反顧紮向了那輪將要沉落的夕陽。

整個場景構圖都很抽象,有種難以的意境,色彩卻極美,讓人一瞬間聯想到很多不同的畫麵。

千螢想起了他的木雕,但是不同的是,眼前的畫裡多了一種旺盛的生命力。

是那種身處絕境卻仍然想要掙紮向上的不屈與希望。

她被這種撲麵而來的觸動震懾住,久久無言。

注意!!以後可能找不到了:醋,溜#兒,文,學換域名了c-l-e-w-x-x。卡姆(去掉-)。第一發,布還得是醋,溜,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