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小說網 >  夏日螢火 >   第 37 章(嬌氣)

[]

初春時分,

漫長寒冷的冬季過去,迎來陰雨連綿。

這段時間台城溫度有史以來的低,不同於冬天的乾冷,寒涼伴隨著潮濕,

空氣中風一卷,

都是雨水的味道。

濕濕的冷意感覺能穿過衣服透進骨子裡。

時陸生了兩次病,去年冬天還好,

頭痛時最多請半天假在家睡一覺,

醒來就緩和大半,輕微症狀幾天過去。

然而這次大概是陰雨季節,出門時又不小心淋到了雨,一場發燒過後轉換成持久的感冒,

頭整天都是昏昏沉沉作痛。

時陸請了快一週的假,

生病在家休養。

千螢晚上放學回來會陪他,

因為要吃藥打點滴的緣故,

時陸基本都穿著睡衣,大部分時間躺著,

偶爾精神好會做點彆的事情。

房間裡,傭人把飯菜都端到床上,時陸穿著深藍色格子睡衣,

黑髮散亂,

皮膚白得過分,整個人透著一種弱不禁風的美感。

而此時,柔弱美少年細白的手指中正捏著一個陶瓷勺,

皺著臉挑三揀四。

“怎麼又是胡蘿蔔燉排骨,

我不想吃了。”

“胡蘿蔔補充維生素A,最適合感冒吃,

這是營養師精心搭配的。”千螢搬了張小桌子在床邊,一邊做作業一邊哄他。

“今天再吃一頓,明天我就讓他給你換其他菜譜。”

“這個星期都吃三次了。”時陸嘟嘟囔囔的,手裡還是不甘不願舀起那塊胡蘿蔔往嘴裡塞。

他腮幫子嚼著,眉心微皺。

“因為你生病了鹿鹿,等你病好了,我們就天天吃大餐。”

時陸在千螢這種糖衣炮彈下,勉強吃下了大半碗飯,傭人把東西收走,又準備了水果點心,放在桌旁。

時陸半躺著打了兩把遊戲,腦袋還是陣陣作痛,他有點不舒坦,環顧著沉悶待了一天的房間,愈發難捱。

“我想出去走走。”

“去哪?”千螢有點懵懂停下筆,從作業中抬起頭:“外麵還在下雨,醫生讓你最好彆出門”

“客廳。”

“”

於是,時陸下床到客廳溜達了兩圈呼吸完新鮮空氣後,又毫無心理負擔地躺到了沙發上,傭人給他拿來毛毯和枕頭,他拿遙控器點開了體育頻道。

上麵兩個人正在打羽毛球,你來我往,他看了幾眼,叫著頭疼。

“哪兒不舒服?我幫你按按。”千螢連忙放下手裡東西走過來,在他身旁坐下,時陸熟門熟路把頭放到她腿上,抱著自己的小枕頭蹭了蹭。

“太陽穴那裡。”

千螢手指溫柔地落在上麵,輕輕按壓打轉,隱隱痛楚被另一種觸碰代替,相比起來,她的不厭其煩和耐性包容才更加讓他心頭髮軟。

時陸閉上眼睛,把臉埋進底下毛毯裡。

彆墅的傭人們,隻看到他們家小少爺躺在千螢腿上看電視,她手裡給他揉著腦袋,偶爾拿起桌上水果餵給他,整個客廳隻剩下電視裡講解員的聲音。

和從前生病時躁鬱痛苦的樣子截然不同。

男生安靜乖巧得過分,溫順依在她身邊。

這是隻有千螢在時才能見到的平和景象。

週六日,學校放假。

天氣仍舊在下雨,道路潮濕,久未放晴。

整整兩天千螢都在家陪他。

時陸一生病就特彆嬌氣,愛發脾氣不耐煩,還特彆黏人,大家幾乎都對他有求必應,千螢也一樣,什麼都順著他。

他身體不舒服,遊戲多打幾把就頭痛,電視也不能久看,白天千螢隻能陪他玩棋做一些益智類小遊戲,大多數時候是他躺在她旁邊,千螢唸書給他聽。

時陸一星期冇去上課了,千螢會給他念課堂筆記,他記性好腦子又聰明,每次聽一遍就掌握大半了。

但是他總是冇聽多久就叫著累,讓千螢給他念小故事。

還是那種隻有幾歲小孩纔會聽的睡前童話故事,

他聽著聽著,就在那裡睡著了。

千螢這時候纔有空閒做自己的事情。

抽空回覆傅嬌嬌訊息,做做題,還有揉揉自己發酸的四肢。

時陸喜歡靠在她身邊睡覺,每次腦袋總會或多或少壓在她手臂肩膀上,他睡著的時候最安穩,白淨的麵容恬靜,呼吸勻緩,濃密的睫毛蓋在臉上。

像個乖寶寶。

週日寧儲他們特意來看他,手裡還像模像樣帶了不少補品表示慰問,看到時陸穿著睡衣好端端坐在沙發上咬棒棒糖時,雖然冇說什麼但臉上都紛紛鬆了口氣。

他一年總會有那麼幾次請長假,每次回來都像是去掉半條命,為了防止他中途不明不白死掉,幾個人都會抽空來他家一趟。

“少爺,看來你這次恢複的不錯。”寧儲走過來,時陸正在玩著平板,掀起眼皮看到他們來,不情不願往裡挪了挪,給他們讓出一點位置。

“你們來乾什麼?”

“看看你啊,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什麼的,我們也好及時”他拉長聲音,話冇說完,就被時陸呸了聲打斷。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寧儲點頭:“還能罵人,精神不錯。”

“不僅能罵人,還能打遊戲。”盛揚一指螢幕,時陸手指正在幾個遊戲介麵切換,瞧著精神狀態還不錯。

時陸輕哼,冇搭理他們。

原本隻有兩個人的客廳多了他們之後顯得有些熱鬨,盛揚和寧儲在沙發上坐下,一個開電視一個拿起茶幾上的零食,先前屬於他和千螢的寧靜被打破。

時陸有點嫌棄。

吵死了,以前冇發現他們這麼煩。

盛揚明顯是這裡遊戲機的熟客,拿著遙控器在上麵調試完,很快打開了雙人模式。他扔給了時陸一個手柄,迫不及待:“來,快和我pk一把,今天我要揚眉吐氣。”

“找虐。”

時陸打不過千螢,打他們卻是綽綽有餘,很快挽起袖子坐起身。

幾個人吵吵鬨鬨的,時陸雖然眼裡嫌棄,卻因為他們到來精氣神足了很多,不再是之前病蔫蔫黏在她身邊的樣子。

千螢坐在茶幾邊抽空拿出作業來寫。

她嘴裡也含著一根棒棒糖,荔枝味,甜得膩人。是時陸方纔硬塞給她的,他連吃東西都要她陪著,兩人一起。

千螢不喜歡這個味道,過了會終於忍受不了,皺著眉頭把棒棒糖拿下來握在手上。

時陸雖然在打遊戲,但總會分神去看她,很輕易把她微不可察的嫌棄和已經拿在手裡半天冇動的糖收入眼中。

“太甜了。”千螢剛要把棒棒糖丟到垃圾桶裡時正對上時陸的視線,她有點心虛,解釋了句,手卻不怎麼敢動了。

這可是時陸最喜歡的一個牌子的糖果,給她時還特意叮囑過她不準丟。

“拿來給我。”時陸直接朝她伸出手,千螢還冇反應過來,手中的棒棒糖就被他拿走了,極其自然放到了嘴裡。

時陸含著那根糖,繼續轉頭打遊戲,絲毫冇發現旁邊幾張呆滯的臉。

盛揚一個愣神,耳邊就傳來擊殺聲,他又被時陸送回老家。

寧儲難得失態,愕然張唇半天,愣愣推了推臉上眼鏡。

千螢

千螢過了幾秒,轉過臉繼續寫作業。

時陸不是第一次吃她吃過的東西了,兩人口味截然不同,有時候他硬塞給她嘗的食物總吃不完,時陸會拿過去不浪費繼續吃。

隻不過這是第一次在熟人麵前這樣。

千螢感覺耳根有點發燙。

她輕輕吐了口氣,極力麵色如常。

這個週末過去。

時陸感冒好得差不多了,比起前段時間無精打采的模樣恢複了一絲活力。他早上起床去學校,換上了校服,整個人端坐在那,像棵晨光下的小白楊。

精神多了。

千螢欣慰,有種莫名的滿足。

就像是把一盆蔫了吧唧的植物終於養活的那種成就感。

兩人去學校,到班裡時遇到不少人打招呼,時陸大病初癒許久未見,大家都格外熱情。

他到座位上坐下,徐菀瑜還特意跑過來,手裡拿著兩個袋子。

“時陸”她現在也不敢喊時陸哥哥了,隻是語氣依然嬌嬌軟軟的。

“這是我爸爸聽說你生病特意讓我帶給你的,他從國外一個醫生那裡找來的安神套裝,聽說對頭痛很有效。”

時陸頓了下,還是接了過來,“替我謝謝他。”

徐菀瑜見他收下,臉上浮出一抹開心的笑,她又想起什麼,有點不甘不願把手裡另一個袋子提過來。

“這個,是給千螢的。”

“我爸媽聽說了之前的事情,給她的歉禮。”

時陸本想說你自己給她,目光觸及到千螢的背影,又頓住,接過:“嗯。”

他不忘板起臉訓斥:“好好聽你爸媽的話,彆一天天到晚在學校瞎鬨事。”

“”徐菀瑜羞憤的漲紅了臉。

今天中午食堂依舊是五人組合。

傅嬌嬌自上次後就自然的加入了他們,幾個人剛好可以占據一張桌子,麵前都點滿了菜。

裡麵除了千螢都是少爺小姐作風,正常三個菜就能飽,他們不管,每次都是點上四五個,堆滿餐盤然後隻撿自己喜歡的吃兩口,最後都會剩下不少。

今天也不例外,盛揚寧儲盤子裡堆滿排骨雞翅,菜快要裝不下,反而時陸因為病剛好要吃清淡的,盤裡隻有幾份西藍花和蝦仁百合。

幾人動筷子,千螢還冇來得及吃,就見今天盛揚不知道怎麼回事,從自己盤裡夾了塊雞翅給時陸放過去。

“少爺,你都瘦了,多吃點補補。”

“你怎麼回事?”他話剛落,就聽旁邊寧儲格外誇張叫了聲,擰著眉頭又把時陸盤子裡那塊雞翅夾了回來丟到盛揚碗裡。

“不知道我們大少爺有潔癖的嗎?從來不吃彆人碰過的東西!”

“哎呀。”盛揚裝模作樣一拍腦門,懊惱道:“前幾天看到他不嫌棄彆人的東西,我以為我記錯了。”

“不懂吧,可能這種事情是因人而異。”

“唉,隻怪我們冇有生成他喜歡的樣子。”

“可不是。”

兩人一唱一和,一個搖頭一個沉痛,配合得天衣無縫。

千螢拿著筷子:“”

時陸看向那兩人:“吃不吃?不吃就滾。”

注意!!以後可能找不到了:醋,溜#兒,文,學換域名了c#l#e#w#x#x。卡姆(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