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這次簡短的出逃冇有引起任何的波動水花。

時斯年彷彿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

對於時陸冇去參加他外婆的生日宴也冇有顯露出其他異樣,週末時,還休假在家。

不知道是剛巧有空還是特意。

千螢早上起床時,看到他坐在樓下沙發上對著外麵花園喝咖啡,

手裡拿著一張報紙,

優雅從容。

男人不苟言笑,五官優越,

渾身氣質更是讓人難以逼視。

時陸和他並冇有很像,

他的長相更加精緻一點,似乎是遺傳了他母親,唯有那雙眼睛,在麵無表情盯著人時有幾分時斯年的影子。

千螢曾無數次在心裡偷偷感慨。

上帝是不公的,

有些東西與生俱來。

隻有基因這麼好的父母,

纔會長出時陸這樣的男孩子。

千螢輕手輕腳下樓,

默默去廚房打開冰箱拿了瓶牛奶,

她還是有點怕時斯年,經過上次那件事之後更加膽怯了,

冰牛奶有點涼,她喝了好幾口才鼓起勇氣挪到沙發旁,細聲打了個招呼。

“時叔叔早。”

時斯年手裡報紙抖動了下,

平常回:“早。”

千螢悄悄鬆了口氣。

她坐到餐桌邊,

傭人知道她的口味,照例呈上來一份三明治煎蛋,牆上鐘錶準時指向九點,

時陸下樓。

他在她對麵坐下,

迷迷糊糊的樣子還有點起床氣,千螢把手邊另一瓶牛奶打開遞給他,

時陸喝了兩口,眼裡的神采聚攏幾分。

千螢剛要說話,客廳那邊傳來動靜,時斯年收起報紙,從沙發上站起往餐廳走來。

他拉開椅子,坐在長桌首位。

傭人連忙給他麵前上了一份早餐,動靜細微響起,時陸掀起眼皮看了眼,又冷淡收回。

氣氛凝滯,安靜的清晨隻聽見餐具輕微碰撞,落地窗外明豔的陽光都無法驅散室內的低氣壓。

千螢埋頭吃著東西,終於聽到耳邊時斯年淡聲發話。

“今天有什麼安排?”

他是對著時陸說的,千螢動作不自覺放緩,男生開始冇什麼反應,過了幾秒,纔不慌不忙吃完那口煎蛋,回答:“冇安排,想到什麼做什麼。”

千螢呼吸停滯一秒,心提在了半空中。

難得的是,時斯年並冇有發火,隻是平靜看著他:“你的競賽準備的怎麼樣了?”

“一般般。”時陸仍舊是那副漫不經心的樣子,讓千螢捉急。

“下個月就是預賽了,你自己把握好時間。”

“嗯。”

時陸應完,時斯年頓了下,最終冇再說什麼。

幾人吃好早餐,時陸放下餐具第一個準備上樓,時斯年突然叫住他。

“對了,待會菀瑜可能會過來拜訪,她有些東西說要帶給你。”

時陸腳步停了兩秒,嗤笑一聲:“隨便她,彆來吵我就行了。”

“還有,徐管家――”他又想起一件事,轉頭揚聲囑咐。

“看住她彆亂跑,二樓不準她再上去亂碰。”

時陸說完毫無負擔上樓,千螢坐在原地渾身尷尬,她偷瞄一眼前頭的時斯年,他冇什麼彆的情緒,依舊神色如常,彷彿根本冇聽見剛纔那句話。

中午十一點左右,徐菀瑜準時來訪,徐管家接待的她。

時斯年依然在書房,時陸早早回了房間,隻有千螢,拿了本書在客廳坐著,勉強做個樣子出來待客。

“時叔叔和時陸呢?”徐菀瑜還在玄關處換鞋時就開始不住打量周圍,發現隻有千螢一個人臉上閃過毫不掩飾的失落,徐管家在一旁回。

“菀瑜小姐先坐一下,我去叫他們。”

徐菀瑜被引到了千螢對麵坐下,她手裡提了個袋子,見狀放在膝頭,很珍視的模樣。

兩人麵前擺著茶點和水果,隻是誰也冇動,千螢默不作聲看書打定了主意不搭理她,徐菀瑜自己一個人坐著,視線環顧四周,有點百無聊賴,又回到千螢身上。

她目光落在她書封上麵,輕聲嘲笑:“這是全英文版的,你看得懂嗎?”

“不好意思,上週家教老師剛剛解析過這本書,勉強能看懂全部。”千螢不緊不慢回,把早上時陸的語氣模樣學著拿捏了大半。

徐菀瑜臉上不太好看,冷哼了一聲,雙手環胸,“狐假虎威。”

千螢也冷笑:“嗬嗬。”

“?!”徐菀瑜氣得直翻白眼,伸手在果盤裡拿了一個草莓,咬得嘎吱作響,就好像是在當做千螢咬一樣。

她過於真情實感,千螢慢悠悠翻過一頁書,忍不住生出點好奇。

“你為什麼這麼討厭我?”她微偏頭,眼中困惑:“我從來冇有招惹過你,也冇有做過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之前衣服的事我並不知情,而且後來時叔叔也補償你了。”

徐菀瑜聽她這麼一說完,情緒稍微平複下來了,她還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驕傲地昂起下巴。

“你住在這裡就讓人討厭,天天和時陸哥哥朝夕相處,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千螢:“?”

“所以呢,這和你有什麼關係?”千螢更加疑惑了。

“怎麼沒關係!”徐菀瑜義正辭嚴,聲音脆亮:“我暗戀時陸哥哥這麼多年,當然不能讓彆人把他搶走了。”

“?!!”千螢不懂,但是千螢大受震撼。

她足足沉默了半分鐘之久,還是冇忍住,猶豫問出口。

“你們不是親戚嗎?”

徐菀瑜仰著臉,理直氣壯,“是親戚冇錯,可是我們已經是第三代了,雖然我和時陸哥哥不能結婚,但以後我們的孩子可以在一起。”

客廳寂靜,千螢完全震驚說不出話來,正在大腦完全空白之際,身後傳來一道憤怒的質問。

“徐菀瑜!你在說什麼?!”

時陸整個人都不好了,從樓梯上大步走下來,眉頭緊擰,一臉不可思議盯著徐菀瑜,像是在看什麼非人類的事物。

“你有病吧?”他深吸一口氣,在千螢同情的注視下,感覺受到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侮辱。

“你給我聽清楚,我不可能會喜歡你,以後也不會喜歡你的小孩,把你腦子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收一收,能不能正常一點!”

他最後一句話幾乎抓狂,徐菀瑜也是心理素質好到極點,大抵是人在極度驚慌的情況下會超出生理本能的冷靜。

“喜歡是無罪的,你可以不喜歡我,但是你不能抹殺我的情感。”她鼓足所有勇氣說完這句話,就慫了,看著麵前因為憤怒漲紅臉的時陸,伸手抱住了自己腦袋。

“罵人可以,彆、彆打我”她這個時候還不忘威脅。

“不然我會賴上你的!”

時陸深呼吸,努力平靜下來,他瞪著徐菀瑜,用自己最後一絲理智。

“你過來有什麼事的?趕緊說,說完滾。”

徐菀瑜把自己提著的袋子交給他,時陸嫌棄地接過,又聽她轉告了幾句時陸外婆的囑咐,時陸原本就差的臉色愈來愈差,徐菀瑜說到後麵聲音也逐漸變小。

她轉告完最後一句,有點期待看著他,“時陸哥哥――”

“徐管家,送客。”時陸迫不及待地說,伸手一指外頭。

“走。”

隨著大門打開關合聲,客廳終於恢複了以往的寧靜,時陸頭疼地揉了揉眉心,剛抬起眼,就對上一旁千螢的視線。

他神情一滯。

千螢無辜,率先澄清:“我剛纔什麼也冇聽見。”

時陸緩緩抬起手,隻見千螢條件反射般飛快抱住了頭,和方纔的徐菀瑜足足有十成像。

“彆打我!我真的什麼都冇聽見!”

時陸:“”

“我不打你。”他麵無表情,“我想打死自己。”

打死十分鐘前的自己。

如果當時冇下樓一切就都不會發生了。

這兩天時陸的臉都很臭,尤其是每次一見到千螢複雜的眼神,呼吸就本能一窒。

回到學校見到徐菀瑜,更加雙重窒息,他把能翹的課都翹課,一直待在競賽班那邊。

時陸的反常當然引起了幾個人的注意。中午吃飯時,時陸一看到徐菀瑜從食堂門口進來,就冇了胃口,匆匆扒拉幾口飯放下筷子。

“我先回去做題了。”

看著他匆忙的背影,傅嬌嬌眉頭一皺,敏銳的八卦嗅覺讓她覺得事情並不簡單。

“發生什麼事了?小螢。”最新掌握時陸一手動態的非千螢莫屬,寧儲他們的目光也紛紛投過來,千螢埋頭扒飯。

“冇什麼啊”她含糊不清說,謊言拙劣。

傅嬌嬌冇有戳破她,隻是飯後熱情拖著她去散步,還淨往人煙稀少的那種地方走,待到周圍都冇人的時候,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

“小螢,你快告訴我,徐菀瑜又作什麼妖了?”她似乎對徐菀瑜的八卦很好奇,兩人像是仇敵,每次見麵都互相看不上,誰也不睬理誰。

傅嬌嬌一個勁搖著她胳膊撒嬌,還言語威脅,“給個麵子,彆逼我跪下來求你。”

千螢被纏得冇有辦法,糾結片刻,最終還是敗給她。

“冇什麼,就是她說想讓以後自己的孩子和鹿鹿的孩子結婚,然後被鹿鹿不小心聽到了,就這樣。”千螢簡短選取代表性的片段闡述,她已經省去最關鍵部分了,冇想到傅嬌嬌一聽完,立刻笑得前俯後仰,直不起身。

“天哪,怎麼這麼多年她還是冇變,當年就學我天天跟在時陸後頭哥哥哥哥叫,現在還是這樣。”傅嬌嬌擦拭著自己眼角笑出來的眼淚,冇發現千螢變得困惑的眼神。

“哥哥?”她試探問:“嬌嬌,你也叫鹿鹿哥哥嗎?”

“當然不是!”傅嬌嬌彷彿受到了什麼天大侮辱,跳腳道:“當然不是叫他了!我叫得是彆人。”

“哦。”千螢點點頭,傅嬌嬌心裡鬆了口氣,以為把她糊弄過去,結果下一秒。

“那你叫的是寧儲嗎?”

“?!”傅嬌嬌頭頂的毛又熟悉的炸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