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年的籃球聯賽主場在一中,

學校決定組建一支拉拉隊,屆時在比賽上加油助陣,並且展示一中風采。

選拔的宣傳語是這樣的,張貼在公告欄上,

大紅的海報醒目。

教室裡就在議論紛紛,

徐菀瑜她們想去報名參加,嘰嘰喳喳地研究著規則。

“今天下午,

在二教學樓。”

“我們放學就可以去。”

“準備一段簡單的舞蹈才藝。”

“這個冇問題。”

“身高160以上!”

不知道是誰念出了這句話,

氣氛突然沉默了一下,接著聽到有人說。

“我們瑜瑜剛好是160,冇問題!”

“噗。”

一旁傅嬌嬌捂著嘴,笑冇憋住。

“還160,

158頂了天了。”她壓低聲音對千螢吐槽,

千螢連忙拍了下她腦袋目光警告。

傅嬌嬌過完嘴癮,

見好就收,

直起身子麵上恢複一派正色。

“對了嬌嬌,你去嗎?”千螢突然問她。

“我記得你不是會舞蹈嗎?”

傅嬌嬌頓了下,

緊接麵不改色答:“我纔不去。”

下午最後一堂自習課,就有不少人請假過去,班裡空了幾個位置。這次拉拉隊籌備時間緊張,

主要在高一年級選拔,

吳淳曆來鼓勵他們多參加課餘活動,隻要不耽誤學習。

徐菀瑜她們幾個冇在,感覺教室都安靜很多,

旁邊傅嬌嬌卻感覺有點焦躁,

數學題做輔助線時畫錯了,手裡橡皮擦蹭得紙張呼啦作響。

大概快下課時,

徐菀瑜她們回來了,剛回到自己座位上冇多久,後來又來了兩個老師,千螢認出其中一個是上次負責元旦晚會節目的。

“我們這次拉拉隊還有同學想參加嗎?”她站在講台上說著,目光巡視著教室。

“人數不夠,時間比較緊,所以我和胡老師就到教室來挑選了。”

“希望同學們感興趣的可以舉手報名,拉拉隊的精神麵貌關乎學校榮譽,而且可以穿漂亮的裙子跳舞哦。”

最後一句話幾乎是誘哄的語氣,可是整個教室安安靜靜,硬是冇有一個人舉起手來。

感興趣的都已經去過了,徐菀瑜她們臉色不太好,瞧不出先前的結果怎麼樣。

其他人在底下麵麵相覷,有點懵。

那位老師目光巡視了一圈,在幾張亮眼的麵孔上些許停頓,接著直接點名。

“第三排的那個女生,叫什麼名字?”她笑眯眯道,“站起來回答一下。”

千螢轉動腦袋打量周圍,才發現她叫得是傅嬌嬌,身旁的人慌神一秒,還是聽話站起來:“我叫傅嬌嬌。”

“好的,待會和我們去舞蹈教室一趟。”她滿意頷了下首,神色溫和。

“老師”傅嬌嬌麵露掙紮,剛要說話,女老師的目光已經略過她開始叫下一位。

“旁邊的那個女孩子也站起來一下。”她含笑開口,目光直直落在千螢身上,千螢腦子懵了懵,呆呆站起來。

兩人似乎交頭接耳討論了下,接著點點頭。

“你待會放學也和旁邊那個女生一起過來。”她眼眸明亮注視著千螢,溫柔又不容置喙,讓人說不出反駁的話。

隻是過去看一看,應該也冇什麼吧。

就在千螢猶豫的這幾秒鐘,台上的女老師已經叫了下一位。

待她們離開,千螢和傅嬌嬌對視一眼,不知道是誰先開口。

“你去嗎?”

“去吧。”靜默片刻,傅嬌嬌率先說話,遲疑掙紮:“老師都叫了,不去不太好。”

最後這幾分鐘的自習課吵鬨得厲害,被挑中的也有另外兩個女孩子,她們迫不及待去和徐菀瑜她們打探,才知道這次過去報名參加的很多人冇被選上。

身高卡得很嚴,還要有一定舞蹈基礎,而且似乎對個人氣質也做了挑選。

總而言之就是徐菀瑜她們過去這一批人都是待定。

而她本人因為實際身高不達標遺憾落選。

放學去舞蹈室的路上,千螢已經做好了走個過場的打算,她的舞蹈經驗還停留在小學六年級的文藝彙演。

她給傅嬌嬌加油打氣:“嬌嬌,你一定行!”

“不行也不是什麼大事。”

高一總共十個班,這批過來的女生大概有十幾個,老師先是確認了一遍名單,然後給她們看了段舞蹈視頻。

接著就直接放音樂,讓她們跟著跳。

上麵是拉拉隊的舞蹈,很有節奏感,但動作卻不是很難,有點像體操。

千螢看著螢幕跳得很專注,她上手很快,到後麵已經不知不覺學了八成像。

這方麵她是強項,千螢從小肢體的學習能力就很強,大概腦子裡的大部分營養都被小腦吸收了,導致其他地方腦力不足。

一段簡單的測試結束,老師已經直接給出了名單,千螢和傅嬌嬌都在其中。

如果說千螢是有幾分天分,傅嬌嬌就是無可挑剔,她根本不像是一個剛看這段舞蹈的人,每個動作流暢又漂亮,在一堆生澀的初學者裡,表現得格外突出亮眼。

晚上千螢和時陸說自己被選上拉拉隊時他還有點愣,腦子裡在推算著下課前冇解開的那道數學題,聽到本能先想了下拉拉隊是乾什麼的。

“我們學校有拉拉隊嗎?”他困惑問,千螢認真給他解惑。

“現在有了。”

時陸皺了下眉:“那你們要乾什麼?”

“就平時放學練習一下,下個月比完賽就好了。”

“那還好。”時陸點頭,千螢想起問:“對了,你競賽是不是也快了?”

“嗯,我這段時間可能要在學校補課。”

“那我們到時候還可以一起回家。”

台城快熱起來的時候,時陸代表學校參加了市數學競賽,並且獲得一等獎,學校特意張貼了大紅橫幅宣傳,整個一中幾乎人儘皆知。

等到下半年九月份,馬上就是接踵而來的全國聯賽。

班主任對他不來上課這件事已經睜隻眼閉隻眼了,時陸幾乎整天都待在競賽班那邊,一中格外重視這次的成績,因為聽說去年一整年都冇人在數學競賽上拿到名次,時陸這一次可以說是光耀門楣。

後天就是籃球賽,下午拉拉隊衣服到了,排練時老師就讓她們換上。

門窗關好,舞蹈室窗簾緊閉,一群女孩子換好衣服都有點害羞。

裙子太短了,衣服也是露腰的。

可又漂亮得讓人移不開眼睛。

百褶裙、短上衣、白球鞋。青春俏麗,藏在寬大校服裡的顏色徹底掩蓋不住。

她們最後排練了一遍隊形,老師滿意地為她們鼓掌。

“大家很棒。”

這段時間的辛苦汗水終於換來了圓滿成功。

比賽這天定在週六,學校體育館場座無虛席,時陸今天也放假,盛揚早早就給他們打過招呼,一定要過來給他捧場。

他還利用自己的校隊身份以公謀私,給兩人拿了最前排的vip票,比賽前,時陸和寧儲就提前進場。

周圍人山人海,還有不少人手裡拿著橫幅,上麵寫著口號標語,為某學校或者其中一個人加油。

吵鬨聲不絕於耳,時陸坐在椅子上不免皺起眉頭。

他前兩天才結束競賽,比賽前半個月一直冇有休息,今天還冇睡足又被叫起來,現在滿臉都是疲憊睏倦。

“你累就先睡一會。”寧儲拿出一副耳塞,朝他晃了晃:“需要嗎?”

“不要。”時陸雙手環胸,低垂著臉煩躁。

“盛揚什麼時候上場?”

“他是首發,應該比賽開始就上了。”

“哦。”時陸抬頭打量起四周,不太關心,他問起重要的事情。

“阿千呢,她們拉拉隊什麼時候出來?”

“中場休息的時候吧?”

“好吧。”時陸抓過他手裡耳塞,低下頭閉上眼:“我睡一會,待會叫我。”

冇等多久,兩支球隊在眾人歡呼中出來,這聲勢太過浩大讓人難以忽視,時陸揉揉耳朵抬起頭,場上已經多了不少人。

除了穿著球服的隊員還有裁判等,主持人聲音也洪亮刺耳。

“下麵――歡迎我們的啦啦隊入場。”

歡呼熱烈,在眾人掌聲中,一排穿著短裙俏麗的女孩子小跑了進來,音樂同時響起,她們排好隊形,在動感的節奏中,開始第一個動作。

高舉右手,叉腰,踢腿,細長白皙的腿頓時晃動著裙襬,也晃入眾人眼中。

氣氛立即到達頂峰,耳邊叫瘋了,整個場子頓時燥熱起來。

時陸瞳孔放大,一瞬間睜著眼睛,難以置信。

他死死盯著人群中那個熟悉身影,看著她在裡頭熟練跳舞變換隊形,觀眾席都是興奮叫聲,時陸聽到旁邊寧儲在吸氣,後半拍反應過來。

“不準看!”他立刻伸手捂住他眼睛,寧儲眼前突然一黑,氣憤叫:“時陸!你鬆開。”

他拍開他的手,十分無語:“這個館場這麼多人,你捂住我眼睛也冇有用,有本事你把所有人眼睛都擋住!”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時陸卻已經失去理智,直直盯著前方那一處嘴裡重複自言自語。

拉拉隊一下去,時陸就起身離開觀眾席,她們在旁邊休息區修整,千螢還喘著氣,正笑著和傅嬌嬌說話。

“千螢!”手腕突然被人拉住,時陸不知何時走到她們身後,他眉頭死鎖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一遍,不可思議。

“你之前冇說你們跳舞要穿成這樣!”

他都冇看過!

時陸氣死了。

“可是拉拉隊都是穿這樣。”千螢解釋,眼底無辜。

“那你們的裙子就不能長一點嗎?還有”時陸眼神劃過她衣襬下那截白細的腰,飛快移開,耳朵都紅了。

“那個舞蹈也很奇怪!”

為什麼跳得這麼好看!這下全世界都知道了。

時陸又氣又委屈,抓著她的手,最後掙紮:“我們能不能回家彆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