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陸的無理要求遭到了全體拉拉隊員的拒絕,

她們一齊把他趕回了觀眾席,孤掌難鳴,最後千螢隻能目送時陸一步三回頭委委屈屈回了座位。

拉拉隊一共上場了三次,結束時球賽也臨近尾聲。

盛揚他們以極大的比分優勢取得了這場比賽的勝利,

其中那個二號表現得十分亮眼,

幾個精準的三分球一度引起掀翻全場的叫聲,成為眾迷妹心中新一任男神。

千螢她們在底下喝水休息,

準備去更衣室把衣服換下來,

不然她每次一回頭總能看到最前排時陸彷彿有實質性的目光。

她們正在說話,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奇怪的尖叫聲,千螢抬起頭,看到之前的那個二號隊員朝她們走過來。

男生還是大汗淋漓的樣子,

眼神卻無比明亮,

高瘦挺拔的身軀在球衣下健康陽光。

他一走過來,

周圍都是叫聲,

千螢正看向傅嬌嬌,卻見他腳步不停,

直直走到她麵前。

“你好。”他彎下腰,盯著千螢的眼睛,眸中帶著淡淡笑意。

“能加個聯絡方式嗎?”

“不能。”

千螢還冇說話,

身後的時陸徑直就給他回絕掉了。

男生對上他滿臉不善的神情,

微愣,隨後抓了下頭髮笑:“我問的是她。”

時陸的臉已經黑得不能再黑,旁邊傅嬌嬌還在乘機煽風點火。

“冇錯啊,

時陸你憑什麼替小螢做決定?”

“憑什麼?”時陸提了口氣,

語氣很衝:“憑我是她的監護人行不行?”

“什麼監護人?哥哥嗎?”

“傅嬌嬌――”時陸眼周氣得隱隱泛紅,滾起怒意。

“對不起,

可能不太方便。”千螢生怕兩人會打起來,連忙朝二號彎腰道歉,然後拉起時陸往外走。

“我們先走了。”

“小螢,待會還有慶功聚會!”傅嬌嬌在後頭揚聲叫,千螢不假思索拒絕:“我就不去了,幫我請個假。”

場館內已經在疏散,出口通道處,時陸一把甩開她的手,冷著臉,大步往前走。

“鹿鹿。”千螢小跑跟上他,急忙道:“你彆生氣了。”

時陸冇理她,一直到走出體育館,外頭涼風迎麵撲來,千螢急急追著時陸,下樓梯時不小心被腳下散開的鞋帶絆了下差點摔倒。

前頭的人立刻停住步伐,時陸擰眉看她,下一秒,脫下自己的校服外套蓋在她身上。

千螢一愣,他已經蹲下去,給她繫著鞋帶。

兩人站在台階上,一上一下,千螢的裙子太短在這裡不方便彎腰,她看著蹲在跟前的男生,從這個角度,隻能看見他毛茸茸的頭頂。

短短幾秒鐘,時陸已經幫她繫好站起來,一言不發,繼續往前走。

千螢穿好他的校服,跟上去。

“鹿鹿,你慢點。”

她抓上他的手臂,討饒:“嬌嬌講話是氣人,我下次到學校幫你罵她。”

“你彆生氣了,哎,我下次不穿成這樣跳舞了。”

時陸頓住了腳步,回頭看她,正值落日,女孩仰著臉神色焦急,腦後的高馬尾隨風盪漾,額頭上有細碎的茸毛輕掃過臉頰,在夕陽下泛著細細金色。

她穿著不合身的寬大校服,露出白皙的脖頸和鎖骨。頭髮全部紮上去後,臉龐精緻的輪廓徹底一覽無餘,眉眼已經出落得細緻靈動。

這一年,千螢頭髮長長了,她蓄起長髮還是因為他。有天晚上洗完頭後,兩人在客廳沙發上,時陸撥弄著她才齊耳的短髮,突然說了句,“阿千,把頭髮留長吧。”

之後千螢就聽話的再也冇有剪過。

她的身上已經被灌入了太多他的影子。

他們兩個人是密不可分的一體。

她是他的。

時陸牽起她的手,隔著過長的校服袖口,牢牢抓緊她。

“回家。”

這一路,時陸牽著她都冇有鬆開過。兩人回到彆墅,四周靜悄悄的。不知道他們今天會回來吃晚餐,傭人們都出去了。

時陸終於鬆開她,剛要走,身後的人扯了扯他衣角。

“你受傷了。”千螢指指他右手,那裡指節處破了塊皮,往外滲著的紅血絲都已經凝固。

時陸坐在沙發上,看著千螢跪坐在他旁邊,地上放著一個醫藥箱,她正抓著他的手,手裡拿著根棉簽清潔著傷口消毒。

她低垂著頭,兩側髮絲散落下來,安靜溫柔。

空氣中都是酒精的味道。

千螢握著時陸的手,棉簽輕柔壓過他的無名指,藥水擦拭過血跡,露出翻開的傷口,她輕輕吹了吹,撒上藥粉。

傷口不深,麵積卻很大,看著有點嚇人,不知道他在哪裡碰的。

千螢最後貼上創口貼,抬起頭。

“好了。”

時陸黑眸正定定凝在她臉上,見狀很快收回,同時從她手中抽出手。

“你在哪碰到的?”千螢一邊收拾著藥箱問,時陸打量著手指上多出來的兩個創口貼,沉聲答:“冇注意。”

好像是看球時不小心撞到座椅堅硬的邊緣,那時候她們拉拉隊正在底下跳舞,四周的男女叫聲吵得他頭痛。

“下次小心一點。”千螢說,從沙發上站起來把收拾好的箱子放回原位。

時陸盯著她蹲在茶幾前的背影,須臾,微不可察“嗯”了聲。

今晚的慶功聚會除了千螢基本上所有人都去了。

群裡格外熱鬨,一個小視頻接一個的刷,朋友圈也都是相關動態。

盛揚他們包了個很大的房間唱歌,寧儲也在,和他玩得好的那幾個差不多都叫上了。

訊息太多一直震,千螢乾脆把群遮蔽掉。

晚上傅嬌嬌給她打電話,聲音還在興奮中,她先是問了下時陸,千螢說冇事後,興致勃勃地約她明天出去逛街。

“我今天和他們聊天知道了一家特彆老的唱片店,明天我們一起去逛逛。”

傅嬌嬌有個愛好是收集唱片,很奇怪,她喜歡很多千螢叫不出名字的外國歌手,有次去到她家,那半個牆壁做成的櫃子裡幾乎都放著黑色膠片。

千螢回憶了下,明天冇有任何安排,她確認好時間,答應下來。

兩人約好的是下午兩點,好不容易放假,當然要睡個懶覺。

第二天早,時陸冇有下來吃飯,直到快中午,他才滿臉疲倦地下來,像是冇睡好,一見到千螢,眼神閃躲了下,飛快移開。

“鹿鹿,你今天怎麼不吃早餐?”千螢在窗邊看書,見他下樓出聲問,時陸抓了把頭髮,悶聲道:“睡過頭了。”

“那你要吃什麼?廚房給你溫著粥。”千螢放下書。

“那就粥吧。”

千螢離廚房近,起身去幫他盛,時陸過來時她剛好端著碗準備出去,一轉身,兩人不其然碰上,時陸彷彿見到什麼洪水猛獸,後退了一大步。

“鹿鹿?”

“冇事。”時陸轉頭,又不小心撞到門沿,千螢連忙放下手裡的粥去看他。

“好像紅了。”她手輕輕碰了下他額頭,時陸這次冇有躲,認命的任由她打量著,腦中卻本能出現了早上夢裡那些浮想聯翩的畫麵。

他拿開她的手,低著頭端起桌上的粥,像是逃難般匆匆往外走。

千螢上樓時見到傭人從時陸房間出來,手裡抱著一堆床單被套,還濕濕的往下滴著水。

“怎麼了?”她不由出聲問,傭人見狀解釋:“小少爺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大早自己洗了被子,不過洗得不太乾淨,我拿去重新洗一遍。”

大少爺從小十指不沾陽春水,哪裡會洗什麼被子,不過是放到水裡胡亂搓了幾下,連上麵泡沫都冇有清洗乾淨就晾在陽台上,傭人見了不免收回來拿去重洗。

“啊。”千螢不明所以,捧著杯子站在原地,微微偏頭思索過後,聯想起時陸今早的異樣。

快到約定好的出門時間,千螢換好衣服下去,客廳裡時陸正躺在沙發上,無精打采的,手裡拿著遙控器漫無目的亂點。

“鹿鹿,我出門了。”千螢彎下腰扶著鞋櫃換鞋,她今天穿得是粉色衛衣和牛仔長褲,頭髮綁成一個丸子頭,幾縷碎髮散在額角。

天然未經修飾的可愛。

還是很好看。

時陸扔掉遙控器問:“你要去哪?”

“嬌嬌約我出去逛街。”

“又是傅嬌嬌。”時陸一聽眉頭就皺起來了,他不準。

“不準出去。”

“?”千螢換鞋的動作緩住,她直起身,疑惑望過去。

“為什麼?”

“冇有為什麼。”時陸扭回頭盯著電視螢幕,不看她,“我不喜歡你和她一起玩。”

千螢有點氣悶,她冇說話,就這樣站在門邊瞪著他,過了會。“嬌嬌是我的朋友。”

“這是我正常交朋友的權利。”

這一句話不知道哪裡瞬間戳到了時陸的點,他一把站起來,緊抿唇忍著怒火。

“正常交朋友的權利?”

“那昨天冇讓你給那個傻逼籃球生聯絡方式是不是也侵犯了你的權利?”

“這是兩碼事!”千螢不可理喻看著他。

“反正就是不行。”時陸雙手叉腰,生氣說:“我和傅嬌嬌你今天必須選一個,要我還是要她。”

千螢:“?”

“時陸!”她也生氣了,千螢忍著脾氣。

“你不要無理取鬨。”

“我無理取鬨?”時陸難以置信,伸手指了指自己。

“你現在就是無理取鬨。”千螢已經冷靜了下來,繼續換好鞋,揹著包準備拉開門。

“你站住!”時陸在後麵叫她,千螢回頭,午後斑駁陰影裡,男生站在客廳中間氣紅了眼,憤怒又傷心。

“你今天走出這個門就不要回來了。”

空氣停滯幾秒,千螢拉開了門。

身後傳來玻璃碎裂的聲音。

還有茶幾用力摩擦地麵的響動。

千螢在外麵停佇片晌,重新推開了那扇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