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虎的話問出了在場所有人心聲。

他們都有點怕時陸。一方麵男生確實難以接近,另一方麵是他們還打碎了人家一個兩千塊的杯子。還賠不起。

時陸是矜貴的城裡小少爺,他們是鄉下的野孩子,平時興趣愛好做的事情和人家的截然不同。

他在屋裡看書雕刻專心藝術創作,他們每天上山下河捉魚摸蝦,不用求證,他肯定瞧不上,覺得幼稚無趣。

鎮上小孩冇人主動去和時陸玩,甚至連話都不敢講,他們從冇想過有一天時陸會加入他們的隊伍。

舒美美忍不住嚥了咽口水,吳奇在後頭偷偷扯方虎衣角,提醒他不要口無遮攔,本人就站在他們麵前呢。

千螢望著眼前大驚失色的一群人,苦惱皺臉,解釋:“我帶他來一起釣龍蝦。”

想了想,千螢又說:“他天天悶在家不出門,爸爸讓我多帶他出來轉轉。”

這樣一說,幾人就理解了,冇再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結,千螢帶著時陸去找位置,一眼就相中了那塊角度絕佳的大石頭,正是方虎先前在和舒美美爭奪的那塊。

他們眼睜睜看著時陸走到那塊石頭上,話都不敢吱一聲。

千螢把那塊位置最好的石頭讓給了時陸,自己在旁邊略小的那塊石頭上坐下,她在野外露天席地早已習慣,拍了拍灰塵就直接坐下,時陸嫌棄地看了眼四周,然後從口袋拿了張雪白的紙巾,皺眉在地上鋪好纔不情不願坐上去。

這一番舉動又是叫暗中觀察的方虎他們看得歎爲觀止,果然是城裡小孩,出門都會隨身攜帶紙巾,哪像他們,什麼都冇有!

千螢幫時陸把他的工具弄好,竹竿頭纏上棉線,青蛙綁在線另一端,再丟進塘裡。

剩下守株待兔就行。

她囑咐時陸:“你看著那條線,如果動了就是有龍蝦咬餌了。”

“嗯。”他回答了一個單音節。千螢發現他是真的不太喜歡和外人接觸,自從來到這兒,時陸幾乎冇有說過一句話。

她把自己釣竿也弄好,守在一旁,不遠處方虎依舊在和舒美美打打鬨鬨,偶爾有傳來吳奇的聲音,和他們這邊的安靜截然不同。

池塘邊餘溫未褪,深紅的夕陽透過樹林縫隙打在地上,空氣有些許悶熱,蚊蟲在四處飛舞。

靜候了幾分鐘,釣線冇有任何動靜。

時陸臉上已經露出不耐煩,感覺好像隨時都會起身回去。

千螢低頭翻了翻裝工具的那個袋子,從裡頭拿出一瓶小小驅蚊水,遞給時陸。

“噴一下。”

時陸盯著打量兩秒,冇有拒絕接了過來,他噴完,千螢接著把東西傳給了方虎他們。

在幾人互相噴著驅蚊水的時候,千螢手裡又多了個粉色小手持風扇,她把這個小風扇給時陸。

時陸眼裡露出幾分嫌棄,正要開口拒絕,千螢摁下開關,微涼的風頓時從四麵八方灌來。

“很涼快吧。”她得意,眉眼中帶了幾分驕傲。

“彆看它小,我的小風扇力度可是很足的。”

時陸嚥下嘴邊的拒絕,伸手接過她的風扇,燥熱被驅逐一空,鼻間淡淡的驅蚊水清香,方纔擾人的東西通通不複存在。

時陸皺起眉頭,他不願意相信麵前女孩比自己還要小四個月的事實。

相比起來,她太會照顧人了。

沉悶的氣氛在水中棉線第一次顫動時消除殆儘,時陸的線是最先動起來的,他開始冇發現不對,還是旁邊千螢叫了聲,他才飛快提起來。

竹竿那頭有微微重量,先前空無一物的那端,多了幾隻大鉗子緊緊夾住餌的深紅色小龍蝦,浮出水麵後身體還在空中張牙舞爪的掙紮。

時陸不禁屏息,一鼓作氣把龍蝦放進桶裡。

它們緊緊扒住餌不願鬆手,周圍陸陸續續也有人釣起來龍蝦,彆人都是直接用手熟練拿住兩隻大鉗子,把龍蝦從上麵摘下來放到桶裡。

時陸麵露為難,遲遲冇有動作,千螢見狀,從旁邊撿來兩根不粗不細的樹枝,遞給他。

“用這個。”

時陸艱難地拿著樹枝,把線頭上的那幾個龍蝦撥弄下來,看它們在桶裡生龍活虎爬著原地打轉,心頭不禁欣慰。

哦,原來從池塘裡釣上來的龍蝦是這樣子的。

從傍晚到暮色降臨,千螢和時陸收穫頗豐,帶來的桶裝滿了大半。

她速度一貫很快,時陸後麵也漸漸熟練,已經可以用一隻手握住兩根樹枝,像拿筷子般快速地把龍蝦從上麵摘下來,自己重新換餌放進池塘。

他現在也不怕青蛙了,反正都已經被處理好了。

幾個小夥伴乘著夜色回家,清涼的風從樹林中刮過,帶著鄉間特有的草木氣息。

一輪透明月亮掛在藍色天邊,最後的紅色夕陽餘暉殘留。

腳下踩過野草,發出細微的咯吱聲,鳥雀撲棱著翅膀歸巢,有人唱起了歌。

“寧靜的夏天,天空中繁星點點”

這是他們初中二年級音樂老師教的歌曲,舒美美很喜歡,提著桶子不自覺哼唱起來,方虎粗著嗓子加入,歌聲漸漸壯大。

千螢腳步輕快,嘴裡也無意識跟著輕哼。

時陸聽見她唱。

“我可以假裝看不見,也可以偷偷地想念”

少女聲音清甜柔軟,帶著一點未褪的小奶音,出乎意料的好聽。

這群鄉下的初中生也冇有想象中那麼無法相處。

時陸突然覺得眼前的日子有了一絲生趣。

他們帶回去的小龍蝦都被千正民洗刷乾淨,油鍋炸香加蔥段、蒜瓣、薑片煮成了一鍋香氣四溢的麻辣小龍蝦。

時陸看著從泥潭裡釣出來的小龍蝦時,在心裡曾經暗暗發誓,自己是絕對不會吃這種臟兮兮的東西的,釣著玩玩已經是他的極限了,吃是不可能吃的。

院子裡的方桌上,屋簷燈光昏黃,時陸和千螢戴著塑料手套,一人手裡拿著一隻小龍蝦正在飛速剝著殼,麵前一盆小龍蝦已經被消滅大半,旁邊堆了高高的一堆空殼。

中場休息時,時陸摘下手套,拿過一旁冰鎮後的青梅釀喝了口,遍體通暢。

他看著千螢依舊不減的剝蝦速度,忍不住焦急阻止。

“你慢一點。”

“?”千螢疑惑轉頭,時陸抿了抿被辣紅的嘴唇,擠出了句,“吃太快對胃不好。”

“哦。”收回視線,千螢慢吞吞應了聲,把手裡最後一隻蝦剝完,摘下手套。

“我吃飽了。”

“你就吃飽了?”時陸試探問,“這裡還有呢。”

“吃飽了,剩下的你吃吧,我先去洗澡了。”千螢擦乾淨手起身,臨走前又想起什麼,轉過臉對他說。

“對了,你不夠廚房還有。”她無辜眨眼。

“爸爸做了兩大盆。”

“”

時陸是個極度討厭夏天並且整個季節都會待在空調房裡不出門的人。

夏季是他犯病的高發期,上個月第三次發病時他被時斯年一怒之下送到了這裡,並且切斷了他所有和外界的聯絡,除了每週定期從外麵送物資進來的人,他能交流的隻剩下雲鎮裡的這些原居民。

這裡未成年都冇有手機,彆說現在流行的智慧平板,連最基本的按鍵款都冇有,家家戶戶裝得最多的是電話座機,每天忙碌農活,維持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原生態生活。

時陸原本以為這是無比煎熬的兩個月。

這些天,他跟著千螢已經幾乎跑遍了民宿周圍,背後的那座山長著哪些果樹,石頭要怎麼翻開才能抓到底下的螃蟹,荷塘裡新鮮的蓮蓬子原來還挺好吃。

知道他喜歡喝青梅釀,千螢還帶時陸親自去樹上摘新鮮的荔枝,拿回家一起做了荔枝釀。

雖然味道差了一點點,但是也是好喝的。

夏日午後,千正民接到電話過來時,時陸正在溪裡挽起褲腳抓魚,臉上濺了不少水珠依舊神采奕奕,雙眼發亮盯著透徹水下遊動著的幾尾小魚。

他這些天四處跑曬黑了不少,仍然是皮膚白皙的,卻不複先前的蒼白孱弱,健康精神很多。

小溪兩旁有茂盛的樹木,巨大樹冠陰影投落下來,遮蓋住大半水麵,溪水冰涼,即便是下午三四點也不會炎熱。

時陸聽到有人叫他,目光終於從溪裡小魚身上戀戀不捨收回視線,抬起頭看去,千正民站在岸邊朝他喊道。

“小陸,剛剛接到鎮上快遞點的電話,說你有個快遞到了。”

“好,知道了叔叔。”

時陸往岸邊走去,拿起自己的桶子,裡頭有幾條兩指寬的透明小魚在遊動著,他心滿意足。千正民忍不住問。

“小陸,你買了什麼?”

“你的東西不都是有人專門送過來的嗎?”一旁舒美美聽見,心直口快,難掩好奇。

時陸那些進口的糖果巧克力他們都有幸從千螢那裡分來過幾顆,他東西都是專門供給的事情早已傳遍了。

“一個小玩意。”時陸回答千正民,卻像是冇有聽見舒美美的話,他冇有禮貌這件事情通過這幾天相處大家都已經習慣,連氣都生不起來。

“那讓阿千帶你下去取一下。”千正民道:“鎮上在山下,走路要二十多分鐘,她有車子可以載你。”

時陸看向千螢,她愣了愣,應聲:“喔。”

直到回到民宿,時陸才知道千螢的車是什麼。

他望著兩人麵前的這輛粉色女士單車,好一會冇說出話來。

沉默許久,時陸不死心掙紮。

“這裡冇有其他的車了嗎?”

“我會騎的隻有這個。”千螢老老實實回答。

“爸爸的車子太高了,我踩不上去。”她說完,反應了過來,看向比自己高半個頭的男生,眼睛一亮,“對了,你會騎自行車嗎?會的話我就不用帶你,你可以直接騎爸爸的車子了。”

話音落地,對著麵前女生滿懷期望的眼神,時陸再度默了默。

須臾,他漲紅臉憋出三個字。

“我不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