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陸一直在等她。

每個週末,

國慶,以及突然下課的某天。

他走出教學樓的時候總幻想著在底下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的生氣都這麼明顯了。

她怎麼還不來。

一次次的期盼到落空後,時陸情緒越來越糟糕,

他不想次次低頭,

然而忍不住的依然是自己。

“你怎麼還不來找我?”

我都決定原諒你了。

你就不能哄哄我嗎?

男生委屈又憤怒,

聲音帶著明顯的傷心,

彷彿經過無數次的期待失落,

最終還是冇能等到她。

千螢眼眶紅了又紅,她哽嚥了下,握緊手機。

“鹿鹿,對不起。”

這個學期過半,千螢突然在校外找起了兼職。

護理係本來就忙,再加上大一,

隻有週六日能勉強抽出時間來。

宿舍幾個人幫忙打聽了下,田芮冇有做過兼職,段芊也冇這方麵經驗,

最後還是孟又給她介紹了一個酒吧附近的便利店工作,隻需要週末兩天上班,

每天有一百塊。

算下來,一個月就是八百。

再從生活費裡麵節省下來一點,

寒假前她應該就可以去看他了。

南方城市多雨,

下午又是一場傾盆大雨,

澆得路上行人匆匆,

千螢搬著一箱飲料到冷櫃前,透過便利店落地窗看到了外麵奔跑的行人。

“鹿鹿,

我們這邊今天又下雨了。京市好像越來越冷,你出門一定要注意保暖。”

她掏出手機給時陸發了條資訊。

北方冬天寒冷,

他第一次在這種氣候中過冬,身邊又冇人照顧,千螢總是忍不住擔憂。

“不是說了這種搬東西的重活讓我來。”同便利店兼職的一個男生走過來說,蹲下幫她擺放著飲料。

“我是男孩子,有力氣。”

“啊,冇事。”千螢回過神,連忙蹲下來和他一起擺著。

“我力氣也很大。”

男生笑了聲,想起什麼:“對了,經常看你在看手機,是回男朋友訊息嗎?”

“不是。”

“哦哦。”

兩個人上班時間是錯開的,今天千螢上的是早班,下午五點就下班了。

她收拾東西離開,男生在收銀台後麵,突然出聲叫住她。

“哎,這個給你。”他手裡拿著一把彩色的棒棒糖,笑眯眯的。

“快過期了,老闆上次讓我隨便處理,我們一人一半。”

“啊。”千螢詫異,還是伸手接過:“謝謝。”

“不客氣。”

她推開玻璃門,撐開傘走出去,貼在身側的手機隔著衣服傳來震動,千螢看向新訊息。

“知道了。”

彷彿眼前能出現男生懶洋洋拉長的語氣,時陸馬上又發來一條。

“你在做什麼?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

千螢彎起嘴角,點開他的號碼撥通過去,那邊幾乎是第一時間接通。雨聲淅瀝敲擊傘麵,千螢手機放在耳邊,嗓音輕笑:“鹿鹿。”

“嗯——”

“你在外麵?”他很快感覺到千螢這邊的嘈雜。她正走在街上,下雨天行人不多,然而馬路上汽車鳴笛聲和雨聲掩蓋不住。

“嗯,在外麵走路。”千螢話語模糊,剛說完就知道時陸不是那麼好糊弄過去的,她又立馬解釋補充:“出來逛街買點東西。”

“一個人?”

“宿友都在忙。”

時陸輕哼,不冷不熱嘲諷:“冇有我在就隻能一個人了吧。”

“”

“算了。”他寬宏大量不與她計較般,放過這個話題,緊接著問起。

“你們學校男生多不多?有冇有那種無事獻殷勤的人?”

時陸這個問題響起時,千螢剛好在檢查手裡棒棒糖的生產日期,外包裝上清晰顯示著出廠時間就在兩個月前。

她飛快收回眼,麵不改色道:“冇有。”

“那就好,在外麵不要隨隨便便搭理那些奇怪的人知不知道?”時陸教訓著她,話剛說到一半,突然傳來幾聲咳嗽,緊接著是一通翻找的聲音。

他似乎吸了吸鼻子,再開口帶上點鼻音,含糊不清:“我還有點事,先掛了。”

“你是不是感冒了?”千螢在他打算掛電話前抓緊道,神情嚴肅。

“鹿鹿,你吃藥了嗎?”

外賣騎手送到京大樓下時,剛好碰上時陸舍友,他順手把藥給他捎了上來。

四人間宿舍,桌椅櫃子配備的整整齊齊,乾淨明亮,環境比起其他學校好上數倍。

男生窩在被子裡,臉通紅,頭髮亂糟糟的,神情疲倦。

“時陸,你的藥。”

來人把手裡袋子遞給他,不忘八卦:“誰送的啊?大老遠還讓騎手送過來,追求者啊?”

時陸有追求者不是新鮮事,入學第一天顏值就刷爆了他們數院,係裡的女生都瘋了,每天不知道多少人到他們班要微信,隻是這位哥不僅人長得帥脾氣也差到極點,臭著臉冷冰冰的模樣,讓人感覺他下一秒就會開口罵人。

不知道嚇跑了多少喜歡他的女生,就連幾個膽大的也不敢上來自取其辱了。

開學冇多久,數院大帥逼時陸脾氣不好幾乎傳遍整個學校,同時流傳出一句,“要追他,比登天還難。”

一開始他們宿舍幾人還挺怵時陸的,都不怎麼敢和他說話,隻不過短短幾天考完試就扭轉了他們態度。

冇辦法,大佬太牛逼,他們做不出來的題到他手中一律迎刃而解,就像是解小學數學題一樣輕鬆。

後來才知道,他還是去年國家隊的金牌,差一點世界冠軍。

一排人心服口服,從此之後宿舍隻有大哥。脾氣不好怎麼了?哪個天纔沒點自己的個性。

時陸邊咳嗽邊坐起來,解開袋子,裡麵裝的都是幾種熟悉的藥,他以前經常吃的,冇什麼副作用藥效快。

高一那年他經常生病,又不愛吃藥,千螢督促了他三年,幾乎把每種藥名記得比他還清楚。

“喝點水吧。”林楚,也就是剛纔拿藥進來的男生給他倒了杯熱水放到旁邊,時陸把每樣藥摳出幾顆,端起杯子,混合著熱水一起嚥了下去。

“你還真敢吃啊?誰送的?不怕彆人下毒”林楚撿起他袋子裡的藥仔細檢視,不小心看到了塑料袋上貼著的外賣單,“鹿鹿?”

“這個鹿鹿該不會是?”林楚那個“您”字還冇說出口,手裡單子被人一把搶過去,時陸在病中依舊氣焰十足,瞪他一眼。

“彆亂碰彆人東西。”

“怎麼?摸一下外賣單子也不行了?”林楚忍不住逗他,加重咬音,“鹿、鹿?”

時陸在病裡都不禁拳頭硬了,皺眉壓低聲音,不耐煩。

“也彆亂叫。”

林楚見狀,興趣更大了,摸著下巴琢磨:“這誰啊,感情不一般啊,不會是你私底下的小女朋友吧?”

“吵死了。”時陸重新倒回床上,拉高被子一蓋,直接連腦袋一起矇住。

“你安靜一點,我頭疼。”

“你又疼了?這個月第三次了吧。我說你,大冬天就多穿點,老是要風度不要溫度,帥有用嗎?能當飯吃嗎?唉,京市可能和你犯衝,這種惡劣環境不適合你,你就應該生活在溫暖的江南水鄉裡,當少爺養著。”

時陸冇做聲,聽著他在耳邊嘮叨,他從前確實是個小少爺,可是現在隻剩下他獨自一人來到這個陌生嚴寒的城市。

對他最好的那個人走了,拋下他,同樣的毫不留戀,頭也不回。

“明天還是幫你請兩天假對吧,晚上要吃什麼,我去食堂給你打,白粥行不行?再給你買瓶奶吧,補補身體。”

吵死了。

時陸聽著林楚的喋喋不休,疼痛得眼前模糊,他想起很多從前的畫麵,全是生病時千螢的樣子,一幕幕在腦中展開,然後忽然一瞬,又回到以前的學校。

他看到了寧儲盛揚,看到自己假裝擰不開酸奶讓千螢幫忙時她臉上無可奈何又縱容的笑。

寧儲,林楚。

是不是叫這個名字的人都這麼嘮叨煩人?

時陸思緒發散飄遠了,落到不知名的一點漸漸抓不住,他意識模糊,閉上了眼睛。

-

聖誕節前半個月,千螢終於攢到了錢,一共兩千塊,剛好夠去京市的來回機票。過去鹿鹿應該會請她吃飯吧,他說他們食堂很好吃,要是不請的話,她就揍他。

從銀行出來,千螢腳步都是歡欣雀躍的,腦子裡胡亂想著,走幾步就冇忍住摸摸包裡的卡,臉上不由自主揚起傻笑。

手機鈴聲響起時她正在考慮訂機票的事情,她打算今晚回去就看,然後買完之後再給鹿鹿一個驚喜,不知道他會是什麼表情

千螢剛想到這,思緒就被打斷,電話接通之後,孟又慌張的聲音出現在耳邊,帶著罕見的驚恐和哭腔。

“小螢,你現在有空嗎?能不能來醫院一趟,幫幫我”

手術室外,亮著醒目的紅燈,長廊被照得陰森,千螢和孟又焦急等候在外,她滿臉淚水,千螢安撫著她。

“一定會冇事的,彆著急。”

事情曲折又俗套。孟又原本在酒吧上班,但是今天運氣不好遇到了客人騷擾,本來直接叫保安的事情,卻冇想到她的小男友正好也在那,氣憤上頭就衝了過去,然後被直接打傷送醫院,現在正在裡麵急救。

那夥人跑了,酒吧冇讓他們賠償已經很不錯,更彆提承擔醫藥費。

孟又到這邊讀書是和家裡鬨掰出來的,學費生活費都是自己掙,上個月工資剛發花完,她現在身上冇有一丁點錢,隻能求助她們。

千螢把自己所有的積蓄都墊上了,包括剛到手還冇焐熱的兩千塊兼職費,田芮和段芊也很快趕了過來,幾個人勉強把手術費湊齊。

好在有驚無險,她的男朋友平安搶救出來,隻是還冇醒,孟又坐在病房床前垂淚,三人站在外頭麵麵相覷,各自也鬆了口氣。

“孟姐啥時候有的男朋友啊?真是讓人摸不著頭腦。”田芮開口就是東北腔,氣勢拿捏得十足,絲毫看不出南方姑孃的溫婉。

“好像是前男友吧大概是前段時間複合的。”段芊壓低聲音說:“有幾次在宿舍不小心聽到了孟孟打電話。”

“真是造孽啊,怎麼感覺是現實版羅密歐與朱麗葉呢。”田芮又轉頭看了眼病房內,憂心忡忡。孟又那個小男朋友正躺在床上,小臉慘白,生得漂漂亮亮的,一看就是個會禍害女孩心的小白臉。

“倒也冇這麼慘吧。”段芊弱弱開口,田芮不說話了,幾人對視一眼,又是互相歎氣。

“希望孟孟的男朋友早點好起來吧。”千螢最後小聲道。

-

不知不覺,平安夜到來。

荔城也變成了充滿雪花和聖誕樹的城市,到處都是聖誕老人的圖案。

原來這應該是千螢去京市的日子,可是孟又這段時間已經在打雙份工,中間還要抽空照顧她男朋友,每次回來都是深夜,臉上的疲憊掩蓋不住。

千螢根本湧不起讓她還錢的念頭,甚至連提到錢這個字都感覺到罪惡。

夜裡,宿舍快熄燈,周圍沉寂下來,樹梢上掛著清冷的月亮。

千螢在和時陸打電話。

男生收到了她的蘋果和小禮物,卻不開心,接通許久都不說一個字。

陽台上溫度很低,千螢睡衣裹著厚厚的羽絨服,低著頭,手指無意識劃著窗戶紋路。

“鹿鹿,你生氣了嗎?”

“嗯。”他終於悶聲應,掩不住失落。

“對不起,你彆生氣了。”

“你每次都隻會這樣。”時陸憤怒指責。

“每次都隻會說對不起。”

“你一說對不起我就一點辦法都冇有了,你就仗著我離不開你。”他的聲音低了下來,全是傷心難過。

“千螢,你真的很壞。”

注意!!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_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