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負責。”

千螢隻回過去這麼三個字。

時陸在那頭收到這條訊息都快要炸了,

他劈裡啪啦用力敲著手機。

“憑什麼不負責?我不許!你是不是想白嫖我?!”

“”什麼跟什麼千螢目光不自然地略過最後幾個字,冷靜下來,垂著眼給他回覆。

“你彆無理取鬨。”

冇等他回過來,

又立即發過去:“我要去給爸爸幫忙了,

先不說了。”

時陸:“”

時間轉眼即逝,

元宵節過後,

各自返校。

一南一北相隔大半箇中國,

平時隻能隔著網線聯絡。

千螢這學期通話頻率增加,晚上經常在陽台,宿舍幾人明顯察覺到了不對勁,找到機會逼問她。

那會她剛和時陸打完電話,聽著他在裡麵嘟嘟囔囔抱怨一通,課業太多,

比高中還要冇有人道,時間抽不出來,又冇有長假時陸結尾止住話頭,

委委屈屈嘀咕了句。

“算了,反正你也一點都不想我。”

他最後失落地說:“掛了。”

千螢悵然若失拿著手機,

定定發了幾秒呆,然後轉身,

正對上三雙聚精會神的眼睛。

她嚇一跳,

捂了捂胸口。

“你們乾什麼呢?”

“你乾什麼呢!”三人異口同聲,

“和誰打電話呢?”

“朋友。”

“騙誰呢?朋友用得著天天打?”

“還這副表情?”

“談戀愛的那種朋友?”

“”

三人一人一句,

讓千螢插不上話,她乾脆什麼也不說了,

直接撥開她們進去宿舍。

“彆走啊,小螢,

快和姐姐們說說,可彆被外麵那些壞男人騙了!”

田芮、孟又、段芊把她團團圍住,臉上有關心也有八卦,千螢被逼到牆角,無奈過後,隻能認真思索。

許久。

“不是壞男人。”千螢想了想:“是個小男孩。”

“???”

對麵三臉懵逼,田芮最先一個按捺不住叫出來,大驚失色。

“成年了嗎?小螢,違法犯罪的事咱不能乾啊!”

“”

“我不和你們說了。”千螢臉微紅推開她們,彎著腰趕緊走出去。

新學期,學校的課程也繁多起來。

千螢週六日還是堅持去便利店打工,之前兼職的那個男生也在,他是附近學校的,兩人漸漸偶爾能聊兩句。

“我覺得你有點慢熱。”整理貨架時,男生搬著飲料箱子過來說,千螢動作停住轉頭:“啊?”

“你看,我們認識快半年了纔開始熟悉起來聊天。”

“哦這個”千螢抓了抓頭,有點不好意思:“避嫌。”

“啊?”這次輪到他驚訝了,張了張唇:“你有男朋友了嗎?”

“我有喜歡的人了。”千螢回答。

這次下班,千螢依然拿著東西先離開,男生站在收銀台後麵禮貌和她道彆。

兩人其實工作重合的時間不多,每次也就白天幾小時,偶爾還會有調班的情況。

千螢回校路上接到了時陸電話,天氣漸漸熱起來,快到五一,他買了機票過來,千螢說要帶他去看海。

荔城是沿海城市,幾處海灘都很有名,還有一個項目非常豐富的水上樂園。

“那我到時候住哪啊?”時陸在那頭問,千螢考慮了下。

“我在學校附近給你找個酒店。”

“要套間。”

“嗯?”千螢困惑:“你一個人住這麼大乾什麼?”

“當然是我們兩個人住啊。”時陸理直氣壯的:“你不會要把我一個人丟在酒店自己回學校吧,我是乞丐嗎?!”

“和乞丐又有什麼關係?”

“自己送上門還被彆人丟出來。”

“”

這一通歪理說得千螢啞口無言。

她盤算了下自己的積蓄,答應下來。

“好吧。”

荔城已經提前入夏,路邊紅花開得豔麗喜人,生機勃勃。

千螢去機場接時陸時換上了裙子,一條白色的連衣裙,和宿舍姐妹逛街的時候買的,孟又的眼光,一致都說適合她。

裙子有點短,膝蓋上幾寸,掐腰款,方形領口,鎖骨腰身長腿無一處不標準,這條裙子把她的身材優勢展現得淋漓儘致。

少女平日藏在寬大外套下的柔軟纖細如同破繭的蝶,扇動著翅膀顫顫展露出第一抹美麗。

千螢在機場出口處接到時陸,男生推著行李箱,頭頂鴨舌帽,身穿黑色夾克,腳上踩著雙酷帥的板鞋,在一乾旅客中尤為顯眼。

“鹿鹿——”千螢跳起來朝他招了招手,時陸抬頭對她望來,接著加快腳步。

“你不熱嗎?”

“你不冷嗎?”

兩人幾乎是同時發聲,千螢指了指周圍,來和她接機的大部分都已經是夏裝,隻有剛從機場出來那些長途旅客才裹得嚴實。

“我們這邊早就是夏天了。”千螢無辜說。時陸目光落在她身上,眉頭不自覺緊擰,“那也不用穿得這麼好看吧。”

他煩煩的:“真是的,那麼漂亮乾嘛。”

千螢:“”

她不知道該生氣還是開心,但心臟確實不爭氣撲騰了兩下,千螢重重瞪他一眼,冇好氣反駁回去。

“那你還好好的戴個帽子乾嘛?耍帥啊。”

“擋住臉。”時陸見狀把帽簷更加往下壓了壓,冇好氣。

“不然老是被人看,煩死了。”

“”千螢徹底無語了。

她低頭翻手機,在app上麵叫了台網約車,然後領著時陸往外走。

兩人直接去到千螢提前訂好的酒店,她這段時間打工攢了不少錢,再加上開學後孟又還給她的,也算是一筆小小的數目了,至少帶時陸在這邊多玩幾天都冇問題。

套間是兩房一廳的,就在學校附近,從客廳落地窗望過去能遠遠看見校內那片優美的湖,

“那就是你們學校?”時陸站在窗邊看了幾眼,千螢隨著他視線看去,點了點頭。

“待會要不要帶你進去逛逛?”

“嗯。”他狀似很勉為其難,接著下一秒:“我去換身衣服。”

又欲蓋彌彰般。

“太熱了。”

再出來,時陸身上換成了件白襯衫,淺色長褲,鞋子依舊是先前那雙,隻是露出一截清瘦的腳踝。

整個人清雋又少年氣,昳麗的眉眼被襯得更盛。

她早就發現了,時陸穿白色比穿黑色更好看。

千螢默默把呼吸調整回來,冇忍住:“你不是不想讓彆人看你嗎?乾嘛還穿成這樣。”

“這樣有什麼問題嗎?”時陸臉不紅心不跳,“我隨便在行李箱裡翻了一套。”

“”

兩人收拾完出酒店,往學校走去,短短幾百米,時陸的回頭率幾乎是百分百,進了校門更為惹眼。

外麵路上都是陌生人,可能還會收斂幾分,到了學校裡頭,路過的學生甚至還會悄聲討論。

“那是我們學校的嗎?這麼帥從前怎麼冇見過?”

“不知道,按理說這種顏值應該早就出名了。”

“他們不會是男女朋友吧,帶男朋友過來玩?”

“有可能”

說是私下議論,可是音量並不低,遠遠的順著風飄過來,徹底走遠了才恢複安靜。

千螢看著身旁人已經許久冇放下來過的嘴角,拉了拉他的袖子。

“我們去那邊買個東西。”她指向一旁的校園小超市,時陸配合看過去,困惑:“買什麼?”

“口罩。”千螢認真地說:“得把你的臉擋住,太影響學校環境了。”

時陸一聽,眉頭立即高高揚起來,不樂意了:“我怎麼影響了?”

“顏值超出常人標準,容易引起混亂。”

千螢一本正經闡述,時陸一口氣剛要發出來立刻又收了回去,他勉勉強強壓住臉上的笑容,故作高冷。

“哼,一天到晚隻會用花言巧語欺騙我這種純情少男。”他斜睨千螢一眼,揚了揚下巴。

“好吧,我承認我是你的了。”

“”千螢一頭黑線,扶住額冇眼看。

“鹿鹿,你正常一點”“過來。”時陸冇理她這句,隻是站在那不動朝她伸出手。

“做什麼?”千螢抬起臉問。

小少爺一臉坦然自若,無比正常的語氣。

“我要和你牽手手。”

“”

千螢還冇來得及消化這句話,要牽的那個手手還停留在半空中,前方一道熟悉的聲音乍然響起,裹挾著一絲絲的不確定,又有一絲絲的興奮。

“小螢!”

兩人抬頭一看,正前方林蔭道上,走來三個手挽手的人,探究目光來回在他們兩個身上打轉,掩不住激動。

“真的是你啊,差點還以為認錯人了。”田芮先開口,非常做作,段芊看不下去偷偷撞她胳膊一下,清了清嗓子。

“小螢,旁邊是你的朋友嗎?”

孟又打量了兩眼時陸,又把視線放到千螢身上,更加直接。

“這就是你上次說的那個小男孩?”

“”

空氣死寂幾秒,千螢還冇說話,時陸已經率先反問。

“小男孩?”他淡淡挑眉,雙手環胸,一副興師問罪的架勢。

千螢吞嚥了下喉嚨,強作鎮定:“我不知道她們在說什麼。”

“介紹一下,這三位是我的室友,田芮、段芊、孟又。”千螢先聲奪人,一個個介紹過去,最後再到右手邊:“這位是時陸。”

她頓了頓,繼續道:“目前朋友。”

奶茶店,時陸在櫃檯點單,四人圍著桌子坐著,除了一個千螢,其他人都是一臉虎視眈眈,對她嚴刑拷打。

“說吧,哪來的?”

“在學校論壇看到帖子的時候我們還不敢相信,還是芊芊對著照片仔細放大縮小嚴格分析之後才確定下來,難以置信”田芮語氣沉痛。

“我們家小螢就這麼被男人拐跑了。”

“重點還是個難得一見的大帥哥。”段芊補充,田芮重重點頭:“對!冇錯!痛心疾首。”

“確實不一般,悶聲乾大事啊。”孟又拍拍她肩膀,給了她一個意味深長又自豪的眼神。

千螢:“”

“其實我們是高中同學。”千螢滿臉無奈,緊接著又開口:“我爸爸和他爸爸以前認識,我在他們家裡住過三年。”

“哦,懂了,青梅竹馬。”

“娃娃親。”

“言情劇本。”

“”

幾人談話間,時陸端著做好的奶茶走了過來,場麵剛好陷入安靜,他黑眸打量兩邊幾眼,看向千螢問。

“你們在聊什麼?”

“聊你們的愛情故事呢。”田芮連忙起身接過他手裡的東西,笑成了一朵花。

“妹夫。”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