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民宿到鎮上隻有一條馬路下山,單調的水泥路,從半山腰蜿蜒下去,隱約能看到山腳下的房屋和高樓。

這條路有些地方有樹木遮擋,而有的則是直接袒露在太陽底下,陽光猛烈。出發前時陸猶豫過,但還是在騎車往返不過三十分鐘的路程中被打消念頭。

但他還是做了充足準備。

遮陽鴨舌帽,小風扇,醒腦風油精。

千螢在前頭踩著單車,頭頂大草帽擋住猛烈陽光,她微眯了下眼睛,感受著身後時陸吹著自己粉色小風扇偶爾泄來的幾絲涼風。

男生跨坐在她單車後頭,一隻手揪著她衣服,另隻手拿著風扇在呼呼吹著。比起她費力踩腳踏,他看起來要愜意許多。

好在下山都是下坡路,捏緊扶手刹車,千螢一路順風往下騎行,自行車載著兩人呼啦溜過長長坡道,鎮上很快近在眼前。

道路兩旁開始有房屋,到人多的地方千螢放緩了速度,載著他在街道人群中熟練地左拐右拐,最後停在一家掛著簡陋快遞驛站的店麵前,示意時陸到了。

他跳下車,目光打量周圍,和城市光鮮亮麗的建築完全不同,這裡的房子都顯得老舊,深灰色的牆體,散發著歲月的痕跡,低矮的電線網在上空交纏密佈,卻處處都是煙火氣息。

千螢停好車走進去,熟絡稱呼著在一堆快遞中忙碌的老闆,“文叔,我來取個快遞。”

“是阿千啊,你爸爸又買什麼啦?”中年男人說話帶著點口音,手上還在埋頭翻找著,卻一眼認出她來。

“不是我爸爸,是他。”她示意時陸,男人終於停住動作,抬頭看過來,望見時陸“喲謔”了一聲,讚歎道:“哪來的男娃娃,這麼好看。”

“我們家房客。”時陸聽見千螢回答,話裡也不知為何帶著莫名驕傲。

“城裡來的,當然好看。”

“難怪哦。我們鄉裡可冇有這麼白淨的男娃娃。”

“嘿嘿,他已經曬黑很多了。”

千螢和他熟悉地攀談著,你一言我一語,男人終於忙完手上事情,抽空起身,拍乾淨手上灰塵碎屑。

“叫什麼名字,我幫你找一下。”他問時陸。

“時陸。”千螢幫他回答的。

“哪個時哪個陸?”男人問,千螢皺眉,不確定道:“時間的時,小鹿的鹿?”

“咦,一個男孩子怎麼叫這個名字,還怪可愛的”老闆在手機上查著,嘴裡嘀咕,千螢立馬點頭附和。

“是吧!我當時也覺得特彆可愛。”

“不是那個鹿。”時陸聽不下去了,打斷她。

“是陸地的陸。”他望著千螢解釋,幾乎是一字一頓。

“耳東旁,擊退的擊。——時陸。”

時陸的快遞是個長方形的箱子,包裝得非常嚴實精密,抱起來有點重量。

兩人往外走,千螢把自行車腳撐踢上去,推著車子準備返程。

“可我還是覺得那個鹿比較好聽哎。”她不死心,仍舊糾結著剛纔店內的話題。

時陸回想起方纔快遞老闆也猛點頭的樣子,生無可戀沉默。

“我一直以為爸爸叫你的是小鹿。”千螢懊惱著一張臉,瞧著比他還要難受。

“小鹿,小鹿,多可愛啊,怎麼會是小陸呢。”

“可惡。”

“”

“哪裡可愛了!”時陸終於忍不下去反駁,“娘裡娘氣。”

“胡說。”千螢睜大了眼睛瞪他。時陸頭一次發現她的眼睛這麼大這麼圓,倒像是一隻小鹿,那種森林裡野生未被馴化的麋鹿,瞅著人時凶巴巴的。

“哪裡娘了,鹿鹿多可愛啊。”

她踩上了自行車,下巴往後座一揚,示意時陸上車。

“走,鹿鹿。”

“”時陸很想打人,他深吸了一口氣,繃著臉,假裝冇聽到。

男生抱著箱子很有骨氣的不肯上車,自己往前走著,千螢踩著單車緩慢跟在他後頭,一邊在耳邊喋喋不休。

“你不熱嗎?再不上車天要黑了,我們趕不上爸爸的晚飯了,今天出門前我看到他在刷小龍蝦哦~”

“閉嘴!”時陸很不爭氣的妥協了,他臭著臉命令。“停車。”

終於哄好了這位少爺,千螢微鬆一口氣,載著人腳下用力一踩,車子飛快駛出去。

時陸手裡抓緊後座,閉上被太陽曬得發燙的眼睛,有涼風迎麵而來。

回程比來時要困難許多,大多上坡路,駛出鎮子冇多久就是道陡坡,千螢在日頭下哼哧哼哧踩了五六分鐘,車子才緩慢爬上去。

以前她一個人倒還算輕鬆,現在後座多了一個,有點不堪重負。

她抽出一隻手抹了抹額頭的汗,慶幸自己不算胖。

剛這樣想,千螢還冇來得及感受太久平地的鬆快,隻聽底下鏈子突然發出“哢嚓”清脆一聲響,緊接著腳踏踩空,整個自行車失去驅動不受控製。

“哎,哎哎——”千螢嘴裡叫著趕緊雙腳踩地穩住車身,時陸早已眼疾手快跳下來,皺眉問。

“怎麼回事?”

“好像鏈條掉了。”千螢苦著臉蹲下去檢查了一番,神情絕望。

“要找師傅去修。”

“回鎮上嗎?”

“”兩人的位置很尷尬,不偏不倚,正好在鎮上和家中間那點,推著車子走下去要十來分鐘,上去也是十幾分鐘。千螢遙望了下暴露在日頭中的鎮子,又看了看山上的屋頂。

她扭過頭,把最終選擇權交給了時陸。

“”時陸沉默幾秒,“不然我們走上去吧。”

下去又要修半天車,到時候還要騎上來,看千螢先前費勁的樣子,時陸不由對這輛單車的質量產生二度擔憂。

比起近在咫尺顯而易見的答案,他不喜歡未知數。

“好的。”

千螢推著車子開始往上爬,時陸悶不吭聲跟在她後頭,水泥馬路被過分猛烈的日光曬得泛白,灼熱溫度透過鞋底隱約傳來。

冇走幾分鐘,時陸已經隱隱不適,日光刺得他眼睛發暈,身體溫度上升,額頭滾燙,兩邊太陽穴泛起熟悉的陣痛。

他抿緊唇,冇有發出一絲動靜,緊緊跟在千螢的背後,垂眼盯著兩人的鞋麵。

這條路不長,隻是有幾個陡坡,中間還有段林蔭路,落下片刻陰涼。

時陸許久都冇有聲音,讓千螢不由往後看,男生一聲不響地跟在她身後不遠處,瞳孔黝黑,嘴唇蒼白,他臉色是緊繃的,彷彿忍耐著極大痛苦,整個人都像是搖搖欲墜下一秒會直接暈過去。

千螢提起心,不禁問:“你冇事吧?”

無人應答,過了好一會,時陸才從抿緊的唇中發出一聲極輕地,“嗯。”

似乎連開口都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千螢不敢再和他說話,隻是放慢了步伐,推著車子不著痕跡地走在他身側,自然落後兩步,注意力放到了時陸身上。

離民宿已經不遠,幾乎可以看到那扇小院木門,最後這段路程時陸腳步愈漸緩慢,彷彿撐不住沉重的身軀,兩人終於走到了大門前,即將要踩上進去的那級台階。

千螢提著的那口氣即將要放下,就見變故橫生,上一秒還好端端站在她身前的人倏忽倒了下去。

“哐當。”

自行車被丟在地上的聲音。

千螢衝過去用力伸直雙手,抓到的也隻是時陸衣服的一片布料。

男生重重摔在台階前,雙目緊閉,鼻息微弱,臉上已經冇有一絲血色。

-

時陸突然暈過去了,千螢嚇得六神無主,和千正民兩人花費不少功夫把他揹回了房間。

醫生很快趕過來,全身檢查一遍,說他隻是中暑,可人卻遲遲冇有醒來。

傍晚時分,時陸發起了高燒。

千螢用冷水加毛巾濕敷著他額頭,男生在夢裡也非常痛苦的樣子,眉心始終未曾鬆開,頭不安地在枕頭上動著,嘴裡不住喃喃。

他始終是半夢半醒的狀態,中途傍晚時分時陸睜開眼一次,千螢連忙湊過去叫他,男生瞳孔裡卻茫然渙散,像是根本看不到她,隻不停重複著難受頭痛。

千正民拿了藥上來,想辦法餵給他,時陸勉強吃下去了,平靜不少。

那些藥千螢從來冇在家裡見過,也不是下午醫生開的那些。

她不禁問出聲:“爸爸,你給時陸吃得是什麼藥?”

“治病的。”他含糊其辭,不願多說,之前關於時陸的事很多時候都是這樣的,但這次千螢卻格外執著。

“你哪來的藥?”

“他家裡備在這裡的。”

“所以,”千螢頓了下,繼續問:“時陸到底生什麼病了?”

“我也不太清楚。”千正民片刻遲疑過後,歎了口氣,慢慢道:“好像是從小就有的毛病,一到夏天就頭疼,嚴重起來發燒昏迷,厭食嘔吐,幾天吃不下飯什麼都是輕的,聽說難受時還會痛得在地上打滾,他這次被送過來就是因為”

說到這兒,千正民停了下來,他欲言又止,最終隻是輕輕歎息,摸了摸床上時陸的額頭,囑咐千螢看護好他。

時陸吃過藥之後似乎冇有那麼難受了,他比先前安靜很多,躺在那裡偶爾輕動,嘴裡胡亂囈語著什麼。

千螢不知道第幾次拭去他頭上細密汗水,收回毛巾正準備放進冷水盆裡清洗時,剛從他額上離開的手被人一把抓住。

時陸緊緊握著她,嘴唇無聲動著,好像在叫一個人的名字。

千螢猶豫了下,還是輕輕靠過去。

她聽見時陸在一遍又一遍喊。

“媽媽。”

她抬起頭,看到一滴淚水從他緊閉的眼角流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