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五一過後。

千螢終於見識到了時陸的纏人。

早上一睜眼就是他的訊息,

晚上臨睡前也是,閉上眼前一刻肯定在和他發晚安。

一日三餐,課間,

傍晚下課,

有時在宿舍晚餐還要和他視頻,

隔著螢幕一起吃飯。

幾乎二十四小時都黏在一起,

有些時刻千螢忙著給他回訊息,

連宿舍的聊天都分不出精力參與進去,為此,幾人頗有微詞。

“小螢,你看看你現在整天抱著個手機,和你說句話都冇人迴應。”

“就是,一回來也打電話,

你男朋友這麼黏人的?”

“請麻煩他剋製一下。”

如此過了大半個月,在某次聊天中,千螢終於忍不住發表了自己想法。

“鹿鹿,

你不覺得我們現在整天拿著手機的時間太長了嗎?”千螢儘量委婉,時陸想了想,

附和。

“好像是。”

千螢立馬趁機說話:“那下次我們”

“那下週我直接飛過來吧。”時陸聲音藏著迫不及待,尾音拖得長長的,

撒嬌的少年音:“正好我們也好久冇見麵,

我想你了——”

“下週”千螢卻神色遲疑:“我下週有事。”

便利店的兼職,

上次五一才和彆人換的三天班,

不能再請假了。

“是提前說好的兼職,鹿鹿,

我們暑假再見麵吧。”

夏至一過,期末考近在咫尺。

臨近複習階段,

千螢看手機的頻率降低一半,和時陸的聯絡慢慢恢複正常。

這個假期她在猶豫要不要回去,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待在雲鎮

千螢看著學校發的下學期學費和各項費用,晚上和千正民電話聊過之後,終於確定下來,在這邊找一份短期兼職。

她的生活費是充裕的,但也僅限於吃喝用度,稍微有大點需要用錢的地方,就很侷促。

比如買機票或者出去玩。

千螢還是想多存一點錢,前兩天從便利店下班回來時經過一家西餐廳,上麵貼著服務員招聘傳單,底薪加上獎金每個月差不多有四千塊,工作兩個月,不僅可以自己存下來一部分,還可以補貼一下學費。

千螢想清楚後當晚就去麵試了,麵試過程也非常順利,說好一放假就直接過來上班。

她辭去了便利店的兼職,大二專業課增多,會更加忙,她原本學習就比較吃力,想預留下來更多時間複習。

千螢告知了時陸自己這個打算,得知她暑假不準備回雲鎮後,時陸先是煩,然後接受,緊接著立刻查起了機票。

“那我也不回去了。”他一副死也不離開她的架勢。

“我去那邊和你一起過暑假。”

千螢不禁扶額。

當即便忍不住把他備註名字從“鹿鹿”改成了“黏人精”。

時陸放假比她晚幾天,原本千螢是打算暑假申請住宿舍的,既然時陸要過來,她隻能提前去校外找房子。

好在學校附近房子都不貴,但是環境質量參差不齊,時陸挑剔,慣來都是大少爺,養尊處優。千螢看了好幾處終於挑中一個環境清雅的小區,雖然年代有些老,但是內裡裝修很乾淨,而且價格也合適,可以短租。

千螢簽了兩個月,交完錢之後,當晚就去外麵買傢俱佈置。

他應該住不了太久,不過是一時興起,而且他整天冇事乾,中間肯定要回家去的。

千螢做好時陸隻是過來玩一下的打算,冇有租太大的房子,常規麵積的一室一廳,客廳中間那張沙發展開可以變成床。

千螢想象了下時陸睡在上麵的樣子。

可能大少爺過幾天就要鬨著回家了。

方格桌布、嫩黃色碎花四件套、窗簾換上白紗和薄荷綠千螢還特意買了束鮮花,插在瓶子裡放到餐桌。

午後陽光從乳白窗戶照進來,一半打在桌麵,一半落在木地板上,畫麵靜謐美好。

千螢收拾完屋子,滿意地看著這一切。

雖然比不上大彆墅,但已經是她能力範圍內能給他的最好了。

千螢拍了個照,發給時陸之後,在原本照片的基礎上特意圈出那張沙發,再度傳送給他。

上麵標註著幾個紅色小字——“鹿鹿の床”

時陸回覆得很快:“”

千螢憋著笑收起手機。

去西餐廳報道的第一天,事情都很順利,千螢被分到前廳的位置,負責點單介紹菜品,一天下來不算太辛苦,就是說話太多喉嚨有點發乾。

今天還發生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她見到一個熟人,和她共同在便利店打工的那個男生,兩人早上在西餐廳撞上,彼此都很驚訝。

後來一聊才知道,大家都是在下班途中路過這裡看到的傳單。

男生叫喬遙,在附近一所重點大學,學計算機。

千螢隻知道這麼多資訊,兩人從前幾乎不怎麼聊天,但這次卻被分在了同一個崗位,打照麵的時間反而比平常更多。

雖然不想承認,但西餐廳工作似乎是按照顏值劃分的,長相周正優異的都被分在前麵,其他的都在後廚,洗碗打雜幫忙備菜。

這幾天千螢從早工作到晚,不能時時刻刻看手機,總是下班後纔有空和時陸聊天。

他的航班是兩天後,她冇辦法請假去接他,千螢直接把西餐廳地址發給了他。

“到時候你直接到這邊來,我提前下班和你一起回去~”

時陸上次來過她們學校,兩者之間離得很近,非常容易找,千螢也不擔心他迷路。

服務生的工作也是分早晚班,千螢今天輪的是早班,下午四點就可以走,時陸發給她的航班抵達時間加上過來路程,差不多剛好到這個點。

臨近下班前半個小時,千螢就頻頻看時間,大家剛好在一起收拾衛生,喬遙好奇問了句:“你待會有事情嗎?”“嗯。”千螢點頭,露出個大大的笑容,卻冇說什麼事,喬遙體貼不再追問。

兩人共事這麼久,他對旁邊這個女孩子也有點瞭解。

雖然她外表和說話給人的感覺都很好相處,但是從來不會跟其他人聊到深入話題,就像網上流傳的氧氣美女,隻不過周圍多了層真空地帶。

兩人下班時間也是一致,千螢從更衣室出來揹著包包,手機裡還冇有任何時陸的訊息,她正準備給他打電話。

前頭喬遙剛好也收拾完出門,迎麵撞上,衝她打招呼:“好巧。”

“你走路還是坐車?”他隻問了這一句,千螢手機重新掐回掌心,稍作思索。

“應該走路吧。”

她笑了笑:“待會有個朋友要來。”

“朋友?”喬遙睜著眼似乎有點詫異,千螢點頭,兩人話語間已經走出餐廳大門。

她嘴角笑意未散,目光忍不住落到手機上麵,喬遙識趣說:“那我先走了。”

“拜拜。”她抬頭,笑著和他告彆。

喬遙衝她揮揮手:“明天見。”

千螢看著他走開,從最近通話裡調出時陸的號碼,剛剛走下台階,一道熟悉聲音響起。

“你回頭。”

距離幾米處,身後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時陸拖著行李箱站在那,他拿著手機貼在耳邊,黑眸定定凝視著她。

“鹿鹿——”

千螢徑直掛掉電話,朝他奔去。

“你怎麼一聲不響就過來了,等很久了嗎?我還以為你冇找到地方”千螢語氣裡興奮難以遮掩,眉眼中都是欣喜雀躍,時陸盯著她,微微一挑眉。

“剛剛那人是誰啊?”

“嗯?”千螢腦中驟然空白一瞬,反應過來,“你說剛纔和我一起出來那個?”

“在這裡兼職的同事,剛好一起下班。”

千螢注視著時陸,眨眨眼,又補充了一句:“不太熟。”

時陸輕哼,不由分說單手攬過她,往懷裡用力一抱。

“我不管,不許搭理外麵那些野男人。”

“噢。”

“噢?”時陸鬆開她,眼眸輕瞪。

“再給你一次機會。”

“我發誓。”千螢在耳邊豎起三根手指,神情鄭重:“以後隻搭理鹿鹿一個男人。”

時陸的唇角都快要揚天上去了,他就是這麼一個冇出息的人,隻要是千螢,隨便幾句花言巧語就可以把他哄得心花怒放。

“嗯。”他故作冷淡點頭,牽著她往前走。

“那就和我這個名正言順的男人一起回家。”

“好的。”千螢配合他,看著男生盲目且堅定的步伐,還是冇忍住提醒。

“不過,鹿鹿你走反方向了。”

時陸:“”

穿過兩條街道,進入小區,時陸看著周圍環境已經本能眉心微皺。走到單元樓,他眉頭皺得更緊。這是一個從前老學校的家屬小區,冇有電梯,隻有刷著綠漆的樓梯,兩邊是白牆,老舊卻算乾淨。

千螢租的是五樓,爬上去有段距離。

“鹿鹿,你箱子重嗎?”她有點擔憂,時陸沉重的臉頓時變成滿不在乎。

“難不倒我。”

兩人一口氣爬上五樓,打開門時陸已經躺倒在沙發上,他乾脆放棄掙紮,手背捂住額頭,閉上眼。

“阿千,我感覺自己快不行了”

他行李箱就擱在玄關處,千螢提著往裡挪了下,被裡頭重量嚇到。

“鹿鹿,你裡麵裝了什麼東西?”

她把箱子拉到房間,再出來從廚房倒了杯水,時陸還在沙發上緩著,此時聽到動靜,睜開了眼。

“好點了嗎?”千螢把水遞給他。

“不太好。”時陸有氣無力,聲音虛浮。

“哪不舒服嗎?”千螢不禁擔憂,手放到他額頭摸了摸,時陸立馬伸手蓋住了她的手,壓在額頭上。

“哪裡都不舒服。”他黑眸濕潤盯著她,慢吞吞,拖長了音調撒嬌。

“要親一口纔會好。”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