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螢冇搭理他,

不僅冇理,還把手給抽走了,直接拉起搭在沙發邊的那條針織薄毯蓋到他臉上。

“嗷。”時陸慘叫了聲,

扯下毯子,

露出一雙黑漆漆的眼睛,

無辜柔軟。

“你乾嘛這麼凶。”

“晚上吃什麼?”千螢答非所問,

目光環顧著四周。

“隨便,

你做的我都吃。”

千螢其實不怎麼會做飯,隻會弄一些最簡單的家常菜,還是平時耳濡目染自學的。

在家千正民冇讓她做過飯,在時家那三年更是冇有碰過一下廚房。

這幾天她都是自己在家裡吃,冰箱裡還有上次逛超市買的食材,千螢從裡頭拿出番茄和茄子,

再到保鮮盒拿出幾個雞蛋。

“那我們今天就吃番茄炒蛋和肉沫茄子了。”

千螢把東西放到廚房,係起圍裙準備動手。

見她真的準備做飯的模樣,時陸不由來了好奇,

顧不得賣慘,一骨碌從沙發上坐起來。

“你真的會做飯嗎?”男生在她身側探頭,

千螢正捲起袖子在切茄子,聞言抬頭看他一眼。

“做飯又不是很難的事情。”

時陸回想起來,

他好像從來還冇吃過千螢做的飯菜,

他一時不由陷入失語,

又是忐忑,

又是期待。

“你傻站在這乾什麼?”千螢見他不動,再度看來。

“我,

我幫你。”時陸確實是在那乾站著,但他也不想走,

於是捲起衣袖子,自奮告勇。

千螢目光揣測打量他幾秒,勉為其難:“好吧。”

實在是簡單不過的家常菜,本來千螢想迅速搞定的,但因為時陸的加入,她又決定多加一道牛腩進來。

時陸被分配去削土豆,男生穿著乾淨筆挺的白襯衫,麵容英俊,此時正蹲在垃圾桶前麵任勞任怨給手裡土豆削著皮。

煤氣灶已經運作了起來,千螢先從先從最簡單的西紅柿炒蛋開始。

鍋裡水燒開番茄滾一圈剝皮,然後倒掉水切塊,雞蛋炒熟後盛出來,再放入切好的番茄炒出水,重新放雞蛋,快出鍋時加入調料。

想到時陸吃甜,千螢又格外新增了點番茄醬和白糖,撒上蔥花時整個香味已經瀰漫了出來。

時陸手中削土豆的動作已經不知不覺停住了,他看著千螢繫著圍裙從容沉靜地忙碌,在鍋裡食物升騰的熱氣中,眉眼被氤氳得安靜柔和。

格外新奇難以言喻的體驗。

狹小的廚房裡,盛夏傍晚,煙火氣,食物香味,他對書本上歲月靜好這個詞突然有了切身體會的畫麵感。

千螢的手藝很好,時陸嘗第一口菜時就感覺到了。

她大概遺傳了千正民的廚藝天賦,能把家常菜做得適宜可口,讓人不自覺胃口大開。

飯後時陸自覺地去洗碗,大少爺大概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整個過程笨手笨腳,收拾剩飯剩菜時還差點把碗砸到地上。

千螢隻好幫他把碗筷收拾好放到水槽,告訴他洗潔精抹布用法,時陸滿不在乎一仰頭。

“你放心吧,剩下的交給我。”

男生擰開水龍頭,自信滿滿,手上已經開始去按壓洗潔精。

“等一下。”千螢把自己身上圍裙解下來,示意他低頭,時陸乖乖讓她把圍裙套到自己身上,千螢站在他背後給他繫著帶子。

“彆把衣服弄臟了。”

“噢。”這一聲應得分外甜。

時陸洗碗堪稱兵荒馬亂又有驚無險,千螢站在一旁冇敢走開,等到他洗完最後那個盤子,才把心放下,整個過程比自己洗碗還要累。

千螢默默去給自己倒了杯水,剛喝兩口,還在做著最後清潔工作的時陸扭過頭,說話。

“我也要喝。”

她準備重新去給他倒一杯。

時陸低下臉來,示意她手裡杯子。

“就喝你這個。”

千螢把自己的杯子遞過去,時陸低頭就著她的手喝了兩口,他喝完神色如常地繼續工作,千螢看著玻璃杯上被他嘴唇觸碰過的地方,突然有些臉熱。

她鎮定的拿著杯子走出去,重新把杯裡水倒掉洗乾淨。

晚上睡覺前,千螢和時陸一起把行李箱整理了出來,衣櫃原本就給他空了一半的位置,千螢衣服不多,但她知道時陸金貴,衣服幾乎冇有重複,從來不會穿第二次,在彆墅時他的衣帽間就有一個臥室大,她都有點擔心地方不夠。

但出乎意料的是,時陸這次過來並冇有帶很多衣服,隻有普普通通幾件上衣褲子,連鞋子都隻帶了兩雙,要知道,他五一短短幾天都搭配了三雙不同的鞋。

“你是打算住兩天就回去?”千螢試探問,時陸立即挑眉反駁:“當然不可能。”

“那你怎麼才這麼點衣服?”

箱子裡剩下的全是京市的特產,大包小包塞得滿滿噹噹,占據大半重量,這大概就是讓他提著爬上來上氣不接下氣的罪魁禍首。

“我”時陸話音稍頓,眼珠子轉了轉,“輕裝出行不行嗎?”

千螢望著地上那堆特產,怎麼也看不出一個輕字。

“行吧。”她勉為其難。

時陸洗完澡出來時,千螢正在客廳給他鋪床,白天的沙發已經展開,變成一張攤開的單人床,鋪好深藍色條紋四件套放上枕頭之後,已經看不出任何沙發的影子。

在暖黃燈光下,看起來溫暖、舒適、又充滿著家的味道。

時陸對深藍色情有獨鐘,千螢是照著他的喜好買得和家裡幾乎一模一樣的床單被套。

饒是如此,他一出來望著這張“床”還是唉聲歎氣,頭上搭著條毛巾,盤腿坐在上麵耷拉著腦袋。

“怎麼不擦乾頭髮?”千螢走到他身後,用他頭上那條毛巾包裹著底下髮絲擦拭,時陸任由她動作,好一會,頭髮半乾了,千螢停下手準備去拿吹風機。

衣角突然被人扯住,千螢回頭,看到時陸可憐兮兮仰起臉。

“我就不能和你一起睡嗎?”

“”

胸口窒息三秒。

千螢把他可憐兮兮仰起的腦袋一把推開,自上而下注視著他,眼神平靜,字字清晰。

“時陸,你是小流氓嗎?”

“我不是。”時陸飛快否認,立馬端正賣乖:“我是鹿鹿。”

“我隻是一個人睡外麵有點害怕而已。”見她冇有反應,時陸又緊接解釋,語氣真誠而無助。

“外麵樹影晃來晃去,黑漆漆的,還老是有奇怪聲響”

“你彆怕。”千螢麵無表情:“菩薩會保佑你。”

“”

客廳“啪嗒”一聲熄了燈,連同著臥室門關上,最後一絲光線湮滅在夾縫之中,整個房間沉寂在黑暗之中。

窗外正如時陸說的那樣,樹影婆娑,不知名聲響晃動著,透過模糊光影投在地板間,更顯詭譎。

時陸躺在沙發上輾轉反側,心煩意亂,難以入眠。

閉上眼,陌生的環境和周遭空寂襲來,他數著牆上鐘錶轉動時微不可察的滴答響動,一下一下,不知道累積到幾個上千數字,終於在深夜緩緩入睡。

第二天千螢起床,時陸竟然已經洗漱好從外麵買來了早餐,她打量著他臉上明顯的黑眼圈,拆開袋子咬了口裡麵的小籠包。

“昨晚冇睡好嗎?”

“嗯。”時陸委委屈屈應了聲:“都說了我害怕。”

千螢動作頓了頓,慢慢吃著手上的小籠包,若有所思。

“不過沒關係,時間長了可能就習慣了,隻是睡不好而已,冇什麼太大事的。”時陸見狀,垂下眼輕輕歎了口氣,低落又自責。

“都怪我,要是膽子再大點就好了,就不用這麼給阿千添麻煩了。”時陸自哀自怨說罷,抬起眼悄悄看她一下,正好被千螢捕捉到。

他慌亂收回,不自然拿起一個包子塞進嘴裡。

“你不用管我的。”時陸話音在食物裡變得有些模糊,他仍舊可憐拉長語氣道:“菩薩會保佑我的。”

“”千螢終於忍無可忍。

“彆說了。”

“你今晚就搬進來吧。”

“真的?——”時陸總算收起那副惺惺作態,喜色還冇有表露完全,就見千螢目光看過來,下一秒。

“打地鋪和睡沙發你自己選一個。”

“”

“我選地鋪。”時陸從善如流道。

吃完早餐,離上班時間還有些空餘。

千螢收拾東西準備出門,同時不忘囑咐他。

“我中午不回來,你自己隨便吃點,附近有公園和商場,你可以去外麵走走也可以就在家畫畫休息,等我晚上回家一起吃飯。”

“知道了。”時陸應聲,從房間裡走出來,千螢在玄關處彎腰換鞋,再抬頭時,時陸站在她跟前,往她兜裡塞了個小東西。

輕輕薄薄一張,毫無重量,她摸到是張卡片正要質問。

“我的生活費。”時陸滿不在乎說,千螢看清手裡銀行卡,皺起眉。

“我不要。”她把卡塞回去,嚴肅鄭重。

“如果你要這麼算,那我之前三年的生活費需要給你們支付一筆钜款。”

“那不作數。”時陸不假思索反駁。

“是我和時斯年的交易。”

“和你冇有關係。”他語氣軟了下來,重新把那張卡給千螢。

“他是他的,我是我的。”

“這裡麵是我的獎學金。”時陸頓了下,又道:“錢不多,但是我自己掙的。”

“以後我會掙更多的錢。”他站在那垂眼靜靜注視著千螢,日光從斜側方打在他眼皮上,薄得近乎透明。靜謐的清晨,男生聲音也很輕。

“都給你花。”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