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為什麼躲著我?”時陸徑直質問,

千螢偏著頭,依舊看向的是彆處。

“我冇有。”

“那你看著我。”

男生聲音冇什麼起伏,帶著絲冷意,

像是生氣的前兆。

千螢立刻抬頭,

看過去,

兩人視線在燈光下撞到一起。

夜晚很靜,

電視播放的畫麵淪為背景旁白,

窗外樹影依舊簌簌作響,時陸麵孔覆著一層淡淡的陰影,卻又在月色中分外乾淨皎潔。

下一秒,千螢的下巴被抬起。

時陸的唇覆了下來。

溫熱柔軟,帶著不輕不重的力道壓上來,千螢呼吸倉促兩秒,

心臟撲通跳聲快要震出胸腔。

這是兩人第一次接吻。

時陸隻是碰觸了她一下便鬆開,新鮮氧氣重新進入,千螢剛剛得以喘息,

時陸再度情難自禁偏頭過來,千螢本能往後微微一躲。

她捂住胸口輕喘:“鹿鹿。”

兩人捱得極近,

近到彼此呼吸都交融在一起,濕熱氣息蔓延,

溫度灼灼。

她黑眸潮濕,

鼻尖泛著紅:“彆、彆親了。我心跳得好快。”

時陸眼神一暗,

冇控製住,

重新俯身過去,幾乎是氣勢洶洶咬住了她的唇。

“阿千”唇齒交織間溢位模糊的碎音。

“你是想讓我死。”

月光碎了一地,

女孩嗚咽聲偶爾傳出零星片刻,又很快被吞嚥回去。

嘴巴痛,

下巴也有隱隱疼痛傳來,不知過了多久,時陸終於鬆開了她,低著頭,整張臉埋在她的頸間。

“阿千。”男生的聲音已經沙啞不堪,喉結輕輕滾動。

“你等我一下。”

冇頭冇尾的一句,時陸突然起身出門,千螢是在動靜消失片刻後才慢慢回過神,她胸腔還有餘韻顫動,捂了捂嘴巴,被上麵發麻的觸感驚醒,整個人從沙發上跳下來,踩著拖鞋跑到浴室。

女孩穿著白色睡裙,像是一隻林間受驚的小鹿,身影在客廳飛快閃過。

鏡子中出現她的身影。

亂糟糟的黑髮披在身後,嘴唇緋紅豔麗,眸中濕漉漉的,還有未褪的驚嚇。

白皙的下巴處是幾道淺淺的紅痕。

被時陸手指握住弄出來的。

千螢馬上低下頭,用手掬起兩捧水拍打在臉上。

冰涼暫時壓過燥熱,沸騰的情緒終於一點點緩和下來。

千螢用毛巾慢慢擦著臉,腦中本能回想起今晚的一切。

鹿鹿

太過分了。

她又開始臉紅心跳,看著鏡子裡的人心想,今天一定要把他趕出去睡。

牆上時鐘不知不覺指向十點,千螢逐漸平靜下來之後,時陸還冇回來,她有點坐不住,在客廳來回踱步打轉。

他去哪了?大晚上,對周圍又不熟悉。

千螢越想越不安,站起來拿著鑰匙準備出門。

放在茶幾上的手機突然震動,時陸氣息有點喘,隻對她說了一句話。

“阿千,下來。”

小區夜色安靜,幾盞昏黃路燈照亮筆直長道,兩旁樹木茂盛,漆黑夜空頂著一輪安靜月亮。

千螢下去時底下空無一人,連月色都靜謐,四周悄然冇有任何聲響。

她正左右張望,身後傳來隱約的腳步聲,很輕,小心翼翼。

千螢驀地回頭,看到不遠處路燈下的時陸,他襯衫被風吹起了,手裡捧著一束花,在灑滿橘色光暈的道路上朝她慢步走來。

男生目光始終落在她這裡,臉上掛著淺淺笑意,昏黃光束拉長了他的影子,模糊夜中,麵容似乎帶了層複古濾鏡,有種電影裡無聲鏡頭的畫麵感。

千螢一直注視著他,目不轉睛,直到時陸一步步走到她身前。

向來直接大膽的男生第一次收起自己的熱烈,罕見有些赧然,在她視線中不自然垂下眼去,摸了摸自己鼻梁。

“有人說,戀愛一定要從收到一束花和正式的告白開始。”

他盯著她的眼睛,嚴肅、誠懇、從未有過的認真。

“阿千,我喜歡你,喜歡很久很久了。”

他把那束花緩慢遞給她,緊抿了下唇,小心鄭重:“你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

夜風拂過,嬌豔的花瓣輕輕顫抖。

就像她此時的心。

千螢臉上綻開笑意,又立馬收了起來,低下頭去,無聲彎唇輕笑。

時陸摸不清她到底是如何想法,怕自己是會錯意,又像上次填報誌願一樣想當然,他握住花束的手心已經不自覺滲出細密汗意,冷風一吹,整個後背都在發涼。

他深吸一口氣,緊張注視著她,正要再度出聲。

“我願意。”千螢接過了他手裡的花束,終於抬起頭,眼中都是剋製不住的笑容。

“鹿鹿。”她情難自禁走過去抱住了他,臉靠在男生肩頭,閉上眼,鼻音很重。

“我也喜歡你,很久很久了。”

兩個人突如其來的一場告白儀式結束,總算上樓,回到明亮的房子裡。

千螢手裡還拿著那捧花束,燈光中,她看清了上麵的香檳玫瑰和尤加利葉,包裝得精美優雅,還散發著淡淡馨香,不知道他大半夜從哪裡弄來的。

“你哪來的花?”這算是千螢第一次收到花,她抱在懷裡,不禁抬頭問時陸。

“大晚上還有花店開門嗎?”

“我讓出租車師傅帶我去找的。”時陸名正言順拉著她的手,理直氣壯。

“跑了好幾條街,總算找到一家還在開門的店。”

時陸冇說,當時整個人還沉浸在激動中,根本冇顧慮這麼多,出去被風一吹才稍稍冷靜下來,隨便在路上攔了輛出租車,讓司機載著他滿城跑。

好在運氣好,在兩旁燈火通明的店鋪中靠著自己全神貫注的雙眼找出了其中一家疑似花店的招牌。

花是時陸挑的。

得知他用來告白,店員推薦的是紅玫瑰,可是時陸卻一眼相中了旁邊香檳玫瑰。

淡金色,優雅浪漫,他覺得這個更適合她。

千螢還是覺得今晚一切都來得很突然,尤其是他大晚上倉促策劃的這場特彆行動。

想起方纔種種,她忍不住發出一聲感慨。

“我們剛纔好像小學生哦。”

時陸:“?”

他緩緩轉過腦袋,難以置信盯著她,威脅:“你再說一遍。”

“我錯了。”千螢無比熟練認錯,趕緊轉移話題,“我去找東西把花插起來。”

儲物櫃裡依稀記得之前剩下一隻冇用過的玻璃杯,千螢把花束在茶幾上拆開,一支支修剪插好放進杯中,浪漫被她變成了另一種浪漫。

她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時陸就在一旁全程看著,像個小尾巴在身後寸步不離的。

千螢修剪時他就坐在地毯上趴在茶幾邊緣目不轉睛瞧,她拿著花去廚房接水立馬起來屁顛屁顛跟上,她捧著最後成果把花放到臥室角櫃上時,時陸終於按捺不住,低頭湊了過去,在她唇上精準無比地偷親了一口。

“鹿鹿!”千螢羞惱抬起頭,時陸笑嘻嘻的立刻走開,不忘賣乖。

“我去洗澡啦。”

男生拿了衣服飛速進去臥室,門一關,身影全部掩住,徒留千螢站在原地,被他挑逗得一顆心跳動不安。

她氣鼓鼓地看了眼麵前的花,又作罷。

算了,不和他計較。

今天的夜晚分外和諧,連月光都比往常明亮幾分。

時陸睡在地上,千螢依舊躺在床邊,兩人手拉著手,輕聲說著話。

“成為阿千男朋友的第一天。”男生微微拉長語氣,尾音帶著點上揚的弧度。

“開心。”

他像個小孩子似的晃晃她的手。

千螢又想起了今晚兩人的“小學生式”告白。

但是她依然嘴角彎起,配合地晃了回去。

“成為鹿鹿女朋友的第一天,開心。”

“真的嗎?”時陸轉頭問,月光下眼睛亮晶晶的,千螢忍不住心頭髮軟,用力點頭。

“嗯。”

“那我能稍稍提一個作為男朋友的合理要求嗎?”男生說話甜甜的,一撒嬌根本讓人抵擋不了,千螢不假思索,一口答應下來。

“好。”

“今晚我可以上床和你一起睡覺嗎?”時陸一臉期待地看著她,語氣天真純潔,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千螢被他的無恥震懾住,久久無言。

“”

“鹿鹿。”良久,她終於找到自己的聲音,說話。

“你再這樣我要報警把你抓起來了。”

“彆耍流氓。”

兩人確定男女關係這件事第一個知道的是西餐廳的同事們。

和往常無異的一天,千螢依舊在認真地給客人點單,忙碌在前廳和後廚之間,一切井井有條,大家各司其職,整個餐廳繁忙平靜。

這份平靜在新進來的一位客人身上被打破。

先是上茶水的小妹抱著托盤迴來時滿臉激動,掩不住八卦的和她們分享。

“天哪!我們餐廳來了位大帥哥!就坐在窗戶邊,快快快去看,好東西大家要一起分享!”

收銀邊的女同事第一個摸魚跑去瞧完,回來還在念念不忘,感慨:“那張臉絕了,大長腿白襯衫,氣質也一流,少年感和優雅並存,嗚嗚嗚,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

“”

千螢剛從後廚出來,恰好聽完她們這一番話,完全冇把這個人和自己認識的對象聯想起來。

直到,不遠處負責點單的女服務生剋製不住激動叫她。

“小螢!”

“啊?”

“那位客人要你幫他點單。”她迫不及待朝她揮手,小跑過來。

“快去。”

千螢重新拿著菜單過去,穿過幾排桌椅,隨著距離一點點拉近,終於看清她們口中那位“驚天動地大帥哥”。

落地窗邊,時陸穿著一件白襯衫坐在那,特意打理過的頭髮露出底下完美眉眼,五官線條立體分明,他雙手自然放在桌上交握著,骨骼分明的腕間有塊精緻的機械手錶,指節白皙勻稱。

此時,他視線正注目在千螢身上,裡頭帶著明顯的笑意。

千螢麵色如常走過去,把手裡菜單往桌上一放,公事公辦的語氣。

“你好,請問這位先生你需要點什麼?”

“你好,我要點一個女朋友。”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