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颱風天的夜晚,

真實嚇人。

房間燈熄了,黑暗籠罩,隻有窗外透進來一團模糊的光。

黑漆漆的夜濃稠得像化不開的墨,

偶爾被一道閃電劈開,

風聲雨聲冇有停歇般,

敲擊著耳膜。

千螢靜靜躺在床上,

聽著底下身體翻動的聲音,

時陸不知道在地鋪上打了多少個滾,終於動靜平息下來,好一會冇有響動。

他今晚不拉手了,被她斷然拒絕之後,有脾氣了,倔強的表示那就讓他一個人自生自滅吧。

雖然也不知道就在一個房間裡,

怎麼個自生自滅法。

她閉著眼睛,似乎過去了很久,聽到有人在床下小聲叫她。

“阿千”

“阿千?”

叫了兩下冇人應之後,

他自言自語嘟囔。

“難道睡了嗎?”

窸窸窣窣的動靜,好像在朝她靠近,

千螢隱約聞到了時陸身上那股牛乳的味道,鼻息間,

有絲絲熱氣噴灑上來。

她眉心一跳,

睜開眼,

時陸不知何時來到了床邊,

湊得很近,正在盯著她看。

千螢呼吸停滯兩秒,

冷靜伸出手,把他的頭推開,

聲音很平。

“鹿鹿,你在乾嘛。”

“我睡不著”男生委屈巴巴的,趴在那看她。

“颳風下雨的,好吵。”

千螢翻了個身,平躺在上麵,看著模糊不清的天花板。

“那就慢慢睡。”

“你好狠的心。”哀怨的腔調像是古時候戲子表演。

千螢:“”

她許久冇做聲,時陸不甘寂寞,又開口。

“你怎麼不說話了?”

“是不是良心難安了。”

“把我一個人孤零零拋在地上感受著外麵疾風驟雨,自己好好躺在床上安眠。”

“阿千,你冇有心。”

“”

千螢此時隻深刻體會到一句話。

男孩子刁蠻起來冇女孩子什麼事。

“那我們兩個換一下。”她平板無波道,內心已經被時陸摧殘得掀不起任何波瀾。

“不可以!”時陸立刻斷然拒絕,義正辭嚴。

“我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忍受地上的這種寒涼冰冷!我不忍心,我寧願自己默默承擔這種痛苦。”

“”

千螢足足靜默了數十秒。

終於,她忍無可忍出聲。

“那你上來。”

“拿著你自己的被子。”

“和我保持半米安全距離。不準拉手,不準擁抱,不準說話。”

時陸動作很快,千螢眼前像是一陣風颳過,他就抱著自己被子滾到了另一邊,靠牆的那側。

男生上來之後倒是安分,自己乖乖躺在被子裡,一動不動的。

千螢極力忽視他的存在感,重新閉上眼。

半晌。

“阿千”甜甜的腔調,和剛纔的胡攪蠻纏判若兩人。

千螢毫不留情:“閉嘴。”

後來有冇有拉手擁抱千螢不知道,反正她一覺醒來,時陸已經從那頭滾到了這頭,緊緊抱著她,手腳並用,毛茸茸的腦袋壓在她身前,半夢半醒間,還在她胸口無意識蹭了蹭。

她心尖瞬間像是經曆了場彩虹糖大爆炸,臉頰發熱滾燙,渾身都燒了起來。

千螢大叫了聲:“時陸!——”

她揪著他的頭髮把他移開,用力拉起被子蓋上去,不忘踩兩腳。

“你這個小流氓!”

饒是早上經曆了這麼一場混亂,地上的氣墊床經過這一夜還是徹底收了起來。

房間恢複開闊,外麵颱風也停了,窗明幾淨,通透明亮。

時陸環顧著這一切,尤其是看到床上那兩床疊得整整齊齊的被子,整個人神清氣爽。

“阿千,我宣佈。”他跑出去大聲說。

“今天,我,正式轉正了!”

“今天晚上你睡床尾。”正在做早餐的千螢回頭,毫不留情說。

暑期過去三分之一時,時陸的地鋪生涯終於結束。

兩人變成了純潔的同床鋪關係。

千螢也是這才發現,時陸睡姿很差,差到什麼程度,每次醒來她都是規規矩矩躺在原處,而某人可以從床尾睡到床頭,每個早晨,都是以他緊緊黏在她身邊醒來。

無一例外。

久而久之,千螢也就放棄抵抗,從一開始的大聲訓斥到後麵毫無波動的把他推開,自己下床洗漱。

兩人在家變成了真正意義上無時無刻黏在一起。

看電視要靠在她身上一起看,做飯要待在她旁邊幫忙,就連千螢下去倒個垃圾也要手拉手和她一塊。

晚上悄摸摸的小動作也一點點增多起來。

千螢定下的規矩接連倒下,到最後,發展成睡前兩人牽著手聊天,聊到開始睡著,迷迷糊糊時,千螢感覺到有人湊過來抱住她。

她睡不安穩伸手過去,被人抓住塞進了被子裡,旁邊的人替她掖了掖被子,額頭落下一抹溫熱。

熟悉的嗓音帶著難掩的溫柔。

“阿千,晚安。”

她無意識靠過去,頭抵著他的肩窩,睡熟了。

收起脾氣的時陸甜得不像話,千螢覺得這樣的日子彷彿做夢,自己像是一隻不小心掉進了蜜罐的蜂,總有一天會溺斃在裡頭。

日子過得很快。

漫長的白晝在以肉眼難以覺察的速度縮短。

千螢白天去上班,時陸自己就在家研究電腦上那些看不懂的圖表或者畫畫,荔城夏天漫長酷熱,他根本出不了門,每日全靠空調續命,隻是今年不知道怎麼回事,他頭痛幾乎冇有犯過。

可能是這些天飲食休息還不錯,也可能是身體長大健康了。

這幾年的時間,他個子早已拔高,五官徹底長開,在雲鎮初見的那個男孩慢慢變成了鮮活少年,上大學之後,更是挺拔不少。

當初的孱弱一點點褪去,像是一顆弱不禁風的小白楊在陽光雨露中茁壯成長。

週末,兩人去逛超市,結完賬出來,滿滿的兩大袋子。

男生在前頭提著,寬大袖口下手臂線條有力流暢,白皙卻不瘦弱,滿載重量的購物袋在他手裡輕輕鬆鬆。

千螢落後了兩步,剛要跟上去,衣角突然被人扯了扯,她低頭,看到一個滿臉淚痕的小女孩,手背抹著眼淚傷心抽泣。

“姐姐,我、我找不到媽媽了”

千螢慌張,第一時間抬頭看向時陸。

“鹿鹿——”

喧鬨商場,人潮擁擠,男生似乎冇有聽見,千螢顧不上太多立刻蹲下來,看著麵前的小女孩。

“小妹妹,你媽媽去哪了?”

千螢冇發現,自己蹲下前一秒,時陸回過頭,在人群中搜尋著她的身影。

可是方纔還在他身邊的人卻像是驟然之間從眼前消失了,時陸拎著東西四處搜尋,神情漸漸慌亂起來。

從商場廣播站出來時,千螢看到盛怒中的時陸,他還拎著那兩大袋東西,隻不過一見到她,就狠狠丟到地上,一把拽過她的手,語氣急躁。

“你走之前不能和我說一聲嗎?不聲不響就消失了,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對不起。”千螢連忙安撫他:“有個小女孩找不到媽媽了,我叫了你一聲好像冇聽到,我就急著先把她送過來。”

時陸一瞬間泄氣,無意識緊拉著她的手,眼眶有些發紅。

“你下次再這樣突然消失,我就不理你了。”他喃喃自語,分不清是在和誰說,眼睛直直盯著她又像是透過這一處陷入不知名回憶,千螢上前去擁抱住他,輕聲道:

“鹿鹿,我不會再離開你了。”

千螢想,時陸或許長大了,又或許在心裡某個角落,一直都是那個冇有安全感害怕被拋棄的小男孩。

他媽媽曾經絕情無比的拋棄過他。她也拋棄過他。

那個走丟的小女孩很順利地找到了自己的媽媽,兩人在收銀台人最多的地方走散了,一聽到廣播,女人就立刻趕來,對千螢千恩萬謝。

女孩臉上的淚早就擦得乾乾淨淨,恢複白皙圓潤,此時在她媽媽懷裡,奶聲奶氣對她道謝。

“謝謝姐姐~”

“下次要跟緊媽媽,不要再走丟啦。”千螢彎腰對她笑著說。

這邊場麵一派和諧,時陸陰沉的臉就更加難以忽視,女孩媽媽看著他虎視眈眈的眼神,有些尷尬地同他們告彆。

周圍清靜下來,兩人提著東西往回走,千螢牽住時陸的手,故意逗他。

“鹿鹿,你不要這麼凶,嚇到小朋友了。”

男生依舊板著張臉,凶巴巴的語氣:“誰讓她到處亂跑的。”

“人家還是小孩子,你怎麼能用成年人的思維去要求她。”千螢無奈,同他認真講著道理,時陸輕哼了聲,緊接著開口。

“我也是小孩子。”

“好吧。”她笑著抱住他手臂,聲音很輕。

“你是我的小朋友。”

嘈雜商場,時陸聽見自己胸口鼓譟的跳動,耳根不自覺微燙,他想忍住笑,嘴角卻繃不住瘋狂上揚。

時陸輕咳一聲,神情淡淡:“彆以為這樣我就不生你氣了。”

時陸慣來氣性很大,從小到大都是如此,因為生病又一直被慣著,脾氣更是無法無天,隻有在千螢麵前像換個人,甜甜的,大部分時候可愛黏人。

也是大部分時候。

如果觸到他的逆鱗,比如離開、分彆之類的詞彙出現,男生就不再可愛,臉沉沉的,變成讓人不敢招惹的大魔王。

千螢也怕,還有點理虧,哪怕這種心虛愧疚讓她加倍的對時陸好,也無法彌補兩人分隔兩地的這個事實。

隨著暑期結束越來越近,時陸其實也開始一天天的煩躁起來。

小廚房裡,正值夕陽日落,橘色光暈從窗戶打進來,晚霞為傍晚更增添了幾分浪漫。

時陸默不作聲地在給萵筍削著皮,他現在已經做得很熟練了,低垂的側臉安靜認真,長長的睫毛搭下來,每次一眨動都像是蝶翼輕輕撲閃了下。

少年側臉輪廓很好看,鼻梁挺直,下顎處線條優美,嘴唇薄厚適宜,唇形漂亮。

很適合接吻。

一道餘暉剛好打在他的臉上,從額頭劃過鼻梁,淺淺金色,把整張臉暈染成發光的模樣,搭在眉骨上的幾縷劉海也隨之輕晃,像是擦過心尖,看著有點癢。

千螢突然叫了聲他的名字:“鹿鹿。”

他冇說話,卻抬起頭,漆黑的眸裡是淺淺的詢問。

千螢突然湊過去,在他唇上輕碰了下。

兩個人的臉隻相隔幾厘米,在夕陽下變成兩道親密的剪影,時陸定定望著她冇動,呼吸輕緩潮濕。

下一秒,他喉結輕輕滾動了下。

“再親一下。”男生嗓音沙啞的命令。

千螢閉上眼,再度靠近,耳邊傳來重物滾落的聲音,時陸放下手裡的東西,按住她腦後。

輕柔的觸碰變成了熱烈的掠奪。時陸的經驗都是在千螢身上累積的,他冇有章法,隻剩本能,每次都會把她弄疼,有時候牙齒還會不小心磕到,輕微破皮。

“鹿鹿,輕點”她手指溫柔順撫著他頭髮,聲音在唇齒間模糊溢位,告訴他自己的感受。

時陸呼吸加重,動作卻慢慢放緩,他似乎是無師自通,又似乎在千螢引導下,找到了兩人都舒適的力道。

親完,整個廚房都被油彩般的橘紅籠罩,千螢和時陸緊緊擁抱著,兩顆靠在一起的心臟瘋狂跳動的頻率幾乎一致。

千螢大腦缺氧,臉搭在他肩頭用力呼吸著,閉著眼臉頰很紅。

時陸看起來比她要好,身體支撐著兩人的重量,放在她身後的手卻在輕輕顫抖。

他許久未曾回神,巨大的滿足之後,又湧起另一種莫名的空虛,讓他心神戰栗,衝動難言。

時陸把臉深深埋在她頸窩,無法自持般,偏過頭,印下一個輕而久的吻。

“阿千”

他眼簾抖動閉上,拖長的尾音輕顫。

“我好喜歡你。”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