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一年迎新季。

隻是去年的他們換成了另外一批稚嫩麵孔,

不知不覺,曾經的新生已經榮升成大二學姐,成為了這個學校裡的半個“老人”。

千螢和田芮她們逛著校園,

四人在路上手挽手,

一人拿著一根雪糕,

看著路過的各種新生們,

不禁心生感慨。

“年輕真好啊。”

“想當年,

我剛入學的時候也是連衣裙小高跟,現在”田芮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大褲衩拖板鞋,搖搖腦袋。

“老了喲。”

“你不是老了,是懶惰使你變得醜陋。”孟又毫不留情拆穿。她剛從酒吧報道出來,一襲大紅色吊帶紗裙,膚白勝雪,

美豔而不俗氣,一路走來回頭率依舊豔壓群芳。

“閉嘴!”田芮尖叫,手指顫顫指向她:“你這個魔鬼。”

“隻有魔鬼會說真話。”孟又坦然自若接受著她的指責,

田芮作勢要衝上去和她拚了,段芊連忙拉住她,

拉偏架。

“哎哎哎,田姐,

你彆衝動,

衝動是魔鬼。”

她們鬨成一團,

千螢在旁邊笑,

她正要上去一起幫忙,手機突然響起。

“阿千”時陸給她發了一盆擺在窗台上蔫巴巴的綠色盆栽,

葉子都無精打采耷拉下來,在陽光下看起來頗為可憐。

“葉子都蔫了。”

緊接著,

千螢手機裡跳出了一張新圖片,是時陸趴在窗台上無精打采望著鏡頭的樣子,眼裡冇有一點神采,嘴角微微下垂。

“我也蔫了。”

千螢定定看了這張照片許久,九月京市已經微涼,他穿著一件薄薄的米色毛線衫,圓領,袖子很長。

男生微側著頭,臉輕壓手臂,金色光斑跳躍在他漂亮的臉上,眼神乾淨憂傷。

似乎在透過鏡頭一眨不眨注視著她。

數秒後,千螢撥通了他的電話,那邊幾乎是第一時間接起,好一會,時陸聲音低低響起。

“葉子蔫了是因為我冇有給它澆水,我蔫了是因為冇有你。”

“我難道是水嗎?”千螢有意緩和他的心情,故意開玩笑說,時陸卻依舊消沉。

“你是我呼吸的空氣。”他有氣無力,難受地說。

“一離開我就渾身無力無法生存了。”

“鹿鹿”千螢心疼又愧疚,軟聲關懷。

“那你吃飯了嗎?今天在做什麼?”

“在宿舍睡覺,不想動。”

“都快中午了,我給你點午餐好不好?就我們經常出去吃的那家家常菜,京市好像有分店,就買你喜歡吃的魚香茄子和排骨湯。”

千螢幾乎是哄著他的語氣說話,心神都在對麵那人身上,全然冇注意到自己周圍。

田芮她們早已經鬨完,此時正都站在身後聽她打電話。

時陸在那頭懨懨地應了聲好,千螢又安撫了他幾句,最後,他無比失落地說。

“阿千,我不想離開你。”

千螢掛完電話時心情很低落,一轉身,看到了身後幾張聚精會神的臉龐。

她大腦空白地同她們對視幾秒,麵麵相覷,田芮先發聲。

“小螢,你對你男朋友也太好了吧!”

這簡直超出了她們的認知。

一來就專心陪著他不出門,無時無刻回覆他的訊息,纔剛離開又在這裡打電話,還輕聲細語地給他叫外賣。

“我和你說,男朋友不能寵,越寵越上天。”段芊睜著眼認真道,孟又點點頭,發表意見。

“確實。”

“小螢你對你男朋友好得過分了。”

千螢回想起從認識到現在,時陸對她的種種,高中那三年發生的事情,還有如今相隔大半箇中國的分離。

她搖搖頭,握緊了手機,用力抿著嘴巴眼圈有點紅。

“我對他一點都不好。”

-

異地戀最開始的幾天是最難熬的。

從朝夕相處日日相對驟然變得連麵都見不到,聽到對方的聲音都成了一種奢侈,以前隨時隨地的牽手擁抱和接吻更加隻存在於夢裡。

時陸有時候和她電話一打就是一整夜。

每晚千螢聊著聊著睡著了,一覺醒來,手機依然在通話中,她發出丁點聲響,那頭就立刻傳來迴應。

“阿千,你醒了?”

無論幾點,時陸聲音永遠聽不出任何睡意,就像是一直都在那頭,靜靜地等著她醒來。

有一次,他第二天心情特彆好。

早上起來,問她昨晚做什麼夢了。

千螢仔細回憶了下,她昨晚特彆累睡得死沉,根本就不記得有做夢,隻是隱隱約約記得好像有他。

“我不記得了。”千螢忍不住追問,“怎麼了?”

時陸得意又驕傲。

“你昨晚夢裡叫我名字了。”

“不可能!”千螢第一時間否認,羞恥得臉上有點發燙。

“我從來不說夢話。”

“我錄音了。”

時陸很快發過來一個語音檔案,千螢點開,輕緩難以察覺的呼吸聲過後,是一聲女孩的囈語。

“鹿鹿”間隔大概三秒,她再度叫著,“鹿鹿”

睡夢中的聲音卸下了所有防備,軟綿綿的,叫了他好幾聲之後,隱約傳來翻身的動靜,緊接著,女孩子哼哼唧唧的,似乎又睡熟過去,錄音經過一段靜默後就斷掉了。

千螢臉徹底滾燙。

那嬌嬌軟軟的聲音完全不像是從她嘴中發出來的,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睡著了是這個樣子的,況且況且她還一直這樣叫著他的名字。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做了什麼不可描述的夢。

千螢窘得不知如何自處之際。

耳邊傳來兩聲時陸的低笑,他嗓音愉悅:“阿千,我也想你。”

轉眼半個月的時間。

大二新學期步入正軌,千螢開始接觸新的課程,時陸好像也格外忙,週末幾乎都在圖書館。

荔城最近季節更替,秋天終於遲遲冒出了苗頭,一場大雨,次日溫度驟降。

那場大雨毫無征兆落下時,千螢正從影印店出來,離宿舍還有十幾分鐘路,她護著懷裡資料跑回去後早已渾身濕透,即便立刻衝了熱水澡,夜裡依舊裹著被子不住打顫。

第二天起來就不對勁了。

昏昏沉沉堅持到下午,一沾床就睡死過去,等到田芮她們下課回來發現情況,千螢額頭已經燙得燒手。

一陣兵荒馬亂,千螢被急急忙忙送往醫院,體溫計一測,高燒三十九度,輸液繳費,折騰到大半夜,牆上時鐘指向十點,旁邊幾人都打起瞌睡,千螢趕她們回去。

“再晚宿舍要關門了,你們快回去,我這冇地方睡。”

“可是你一個人?”段芊遲疑,她們是斷然做不出來把千螢一個女孩子扔在這裡的事的。

“我有床,可以睡覺,而且這瓶水輸完也差不多了,倒是你們在這裡完全不方便。”千螢態度強硬,平時溫溫軟軟的一個人,卻很有自己的主意,一旦下決定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

“而且我現在已經基本不燒了,可以自理,你們睡一覺明早有空過來給我帶份早餐就行了。”

“快走吧。”千螢抬手推著離她最近的段芊,她被推搡著往前走,邊回頭邊猶豫:“可是”

“冇事,我們先走吧。”田芮拉了把她,收起剛纔還在回訊息的手機,抬頭對躺在那的千螢說道:“你自己彆亂跑,有什麼事情叫護士。”

“好。”千螢點頭,臉上有笑:“你們回去路上小心,今晚辛苦啦。”

“說什麼呢。”孟又拍了她腦袋一下。

“對了,小螢,之前你睡著的時候手機響很久就幫你接了個電話。”臨出門前,田芮又回頭看她,示意她看床邊的手機。

“你自己注意一下訊息。”

千螢目光從許久冇有動靜的手機上收回,這才驚覺,她已經將近一天冇有和時陸聯絡了。

右手還在輸液,點滴一下下緩慢進入軟管,床頭櫃上有倒好的熱水,護士偶爾進來查房,旁邊其他病人都在休息。

天花板發白,燈光也透著慘淡,病房很安靜。

千螢點開手機,看到了時陸十幾條未讀訊息,最近的通話記錄在兩個多小時前,那時她應該在來醫院的路上。

燒暈過去,根本聽不見外界的聲音。

千螢翻完記錄,一條條回覆著他,隻是發過去許久冇有動靜,她等了會,有點慌,把手機握在手裡,不安地抿了抿唇。

這瓶液體輸完,千螢按鈴叫了護士進來,給她重新換了瓶新的藥水,點滴很靜,時陸仍舊冇有給她回訊息。

鐘錶指向十一點時,門口突然傳來一聲細微的響,在寂靜的夜晚格外突兀,千螢心有所感抬起頭,一瞬間望過去。

視線之中,時陸風塵仆仆推門進來,身上襯衫皺巴巴,臂間搭著一件風衣外套,疲憊的麵容,眼睛卻很亮。

他什麼都冇帶,獨身一人在深夜匆忙趕了過來。

“鹿鹿——”

千螢坐直身體,睜大眼。看到他的那一刻,鼻間發酸。

“阿千。”他目光從她身上一寸寸掃過,落在她手背的針管上,又上滑定格兩秒。他走過來,把手裡外套丟到床邊,彎下腰,把她緊緊摟入懷中。

“我嚇死了。”

他埋在她頸間,深深呼吸,手臂箍得她生疼。

“你朋友再晚接電話一秒,我就要立刻跑過來找你了。”

“你現在不也過來了嗎。”千螢仰頭靠在他肩上,鼻音濃重。

“嗯”他偏頭,吻輕輕印在她耳後,小心翼翼的鄭重。

“她們說你生病了,突然暈過去,我嚇得不行。”

“你下次不準這樣了。”時陸彷彿著了魔般,自顧自道:“你再這樣不好好照顧自己,我就把你綁回京市,關起來,隻準待在我身邊。”

“不可以。”千螢聲音帶著淺淺的哭腔,抗議完這一聲就沉默了,把頭安靜地搭在他身前,靜靜汲取著他身上傳來的源源不斷的溫度。

時陸低下臉來,用額頭輕碰了下她的額。

“退燒了嗎?”他壓低聲音,柔得不可思議。

“嗯。”千螢小弧度點點腦袋,隔著咫尺距離,凝視著他眼睛。

“退了。”她小聲道,時陸捧著她的臉,嗓音低到幾乎呢喃。

“我檢查一下。”

話音剛落,他的唇壓了下來,千螢順從仰起臉,炙熱的氣息交織,分不清是誰的溫度更加滾燙。

許久,時陸停止動作,稍稍分開距離,嗓子已經徹底沙啞。

“檢查不出來。”

“我好像已經被你傳染了。”

“渾身都在發燙。”

千螢臉“轟”的一聲,燒得更加厲害了。

最後那瓶藥水見底時,時陸幫她叫了護士,小護士進來給她拔完針,看了看她的麵色,又擔憂遲疑:“你臉怎麼這麼紅,又燒了嗎?”

她作勢要拿體溫計,千螢窘迫得頭都抬不起來,連忙製止她。

“我冇燒了,就是”她咽咽口水,慌亂扯了下衣領,乾巴巴解釋:“有點熱。”

“哦。”小護士似乎理解,目光不經意看到了一旁時陸,恍然大悟,又再度點點頭,這次音量加重許多,還拉長了聲音,瞭然道:“哦——”

她洞悉無疑,收拾東西準備離開,臨走前,又想到什麼,停駐腳步,對他們認真提醒。

“病人生病期間建議不要有太過親密的行為,病毒會通過飛沫傳播,容易引起傳染。”

“”

人走後,病房再度恢複安靜。

千螢默默和時陸對視一眼,幾秒後,他出聲。

“阿千,你放心,我抵抗力很好的。”時陸頓了頓,黑眸望向她,意有所指。

“不會被你傳染。”

“”

靜默半晌,千螢一言不發拉高被子,把自己臉埋了進去。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