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蛋糕,

千螢認真地吃完了。

她給自己和時陸一人切了一塊,剩下都凍到了冰箱,明天再吃。

做完這一切,

時間剛好卡在十一點五十,

還有十分鐘她的生日就要過去。

兩人大晚上都吃撐了,

坐在床沿邊消食,

雙手後撐支著身子,

看時陸跟變戲法似的從背後拿出了一個小禮品盒。

薄荷綠色,上麵還繫著小小的蝴蝶結。

“生日禮物。”時陸晃了晃手裡東西,遞給她,姿態隨意。

“阿千,生日快樂。”

千螢打開這個小盒子。

裡麵是個螢火蟲造型的髮卡,特彆漂亮。兩對翅膀是寶石材質,

晶瑩透粉,中間身子鑲著碎鑽,其他部分都是金色,

整隻髮卡在燈下流光溢彩。

千螢抬起頭,對上時陸漆黑專注的瞳孔,

她取下這隻髮卡遞給他:“你幫我戴上。”

男生手很白,細長。兩人靠得很近,

他微仰著頭,

呼吸熱氣隱隱打在她額上。發間有細微動靜,

他手指撥過髮絲,

輕輕一緊。

“好了。”

時陸把髮卡彆在了她頭髮一側。

“好看嗎?”千螢輕聲問,抬起眼,

近在咫尺間,時陸剛好垂下視線,

在眼前撂下一片陰影。

“好看。”他低低道,目光一動不動凝視著她。

千螢睫毛輕輕顫動了下。

時陸手撫著她的臉頰,稍微一用力,低頭下來。

兩人靠在床邊接吻,時陸的動作很輕,整個吻綿長而溫柔,帶著淺淺的濕熱一點點吞食掉她的意誌。

千螢最後臉紅紅的鬆開,眼角餘光不由自主看向了牆上掛鐘。

正好十二點了。

半掩的窗簾外,似乎閃過一道刺眼閃電。

“好像要打雷了。”她無意識念道,時陸垂著眼,再度在她唇上輕啄一口,手拍了下她的腦袋。

“快去洗澡。”

千螢出門時帶了換洗衣物,她洗完澡穿著自己睡衣出來,房間已經隻剩下一盞昏黃夜燈,時陸躺在那裡,給她留了一側位置。

千螢掀開被子爬上去,在他旁邊躺下。

身旁的人放下手機,轉過身來抱住她。

“阿千”細密的吻輕柔落在她耳後。窗簾被拉緊了,布料摩擦不可避免產生細碎響動,不知過了多久,兩人喘著氣分開,時陸白皙的臉上也染上紅暈。

“睡覺。”他眸色深而重,啞聲道,抬手撳滅了燈。

黑暗中,靜默無聲半晌,千螢轉身,扯了扯他衣角。

“鹿鹿”

“嗯?”

“你好了嗎?”

“”

“怎麼了?”男生聲音已經恢複以往清晰,隻是仍然帶著一絲啞,在昏沉光影中又多了抹認命和無奈。

“我想你抱著我睡。”

“嗯”時陸動了動,從背後把她摟入懷中,下巴壓在她頭頂,嗓音安撫似的溫柔。

“睡吧。”

千螢和他十指交握,終於安心地閉上眼睛。

昨夜隻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奏。

一覺醒來,世界天翻地覆。

房間內漆黑一片,窗簾拉開,外頭天昏地暗,大雨如瀑,風吹倒路邊招牌,整座城市都像是被雨水淹冇。

讓千螢想起了去年的那個颱風天。

隻是這次她和時陸被困在了酒店裡。

“下雨了。”她轉過身,看向坐在床上剛醒來的男生,時陸抓了抓頭髮走過來,在她旁邊掀開窗簾往外看了眼。

“刮颱風了嗎?”他眉眼倦怠,打了個哈欠。

“冇有,應該就是下暴雨。”千螢抬頭對他笑:“昨天還是大晴天,我剛過完生日就下雨了。”

“嬌嬌說生日那天出太陽未來一年運氣都會特彆好。”

“不止未來一年。”時陸擁住她懶懶地笑:“每一天都會有好運氣。”

“為什麼?”千螢故意較真,誰知道,時陸真的偏頭想了想,接著認真答。

“因為我在你身邊。”

下了雨哪都去不了,兩人被迫隻能在酒店待著。

好在吃食不用擔心。

酒店送來早餐,吃完冇多久,時陸又睡了過去。

他前一天幾乎一晚上冇閤眼,此時就算睡下了,眼底也有淡淡的烏青,臉色疲倦。

千螢在沙發上看了會電視,把音量調成靜音,放下遙控器,忍不住蹲在床邊,靜靜望著他的睡顏。

時陸長得好看,她早就知道,千螢手指隔空描繪著他的五官,從額頭劃過高挺鼻梁,睫毛,臉頰,最後停留在嘴唇上。

男生的唇即便睡著了也是輕抿著,永遠是淺紅色,不濃不淡,剛剛好,讓人有親吻的**。

她看了片刻,忍不住低下頭,在上麵輕輕碰了碰。

千螢動作很輕,就像是蜻蜓點水般,一觸即離,

但時陸還是察覺了,他睫毛輕動了下,困頓睜開眼,又閉上,嘴角有淡淡笑意。

“你偷親我。”

“嗯。”千螢點點頭,承認:“我在偷親你。”

“不準偷親。”時陸說完,把她拉下來,親了上去。

千螢窩在他懷裡,陪著他睡著,兩人偶爾接吻,他大部分時候都閉著眼睛,循著她的唇一點點吻著。動靜逐漸平息下來。

時陸在昏昏暗暗的上午中又睡著了。

大半天時間就這樣消磨過去。

中午酒店來送餐,時陸醒來,兩人簡單吃過東西,打開了投影儀。

睡完一覺,時陸精神看起來好很多,客廳裡遊戲手柄一應俱全,兩人打了幾把遊戲,在天色漸暗前,找了部電影慢慢看著。

外麵暴雨依舊,路麵已經有雨水倒灌,底下不見一個行人。

烏雲仍然陰沉沉的,狂風大作,氣候前所未有的低。

幸好房間裡有暖氣,兩人裹著被子在床上看電影,周遭昏暗,隻有投影的光偶爾散落下來。

千螢半靠在時陸懷中,麵前小茶幾上放著一堆零食,薯片脆響伴隨著主角台詞聲在耳邊迴盪,千螢吃的時候順手會往後麵塞一塊,時陸低頭咬進嘴裡。

薯片吃完換成酸奶,千螢冇喝兩口,時陸蹭了蹭她肩膀,她側頭,把手裡吸管往後遞。

兩人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分食著麵前這些零食,隻是吃著吃著,千螢突然發現有點不太對勁。

她回過頭,不知何時,時陸目光早已不在螢幕上,專心盯著她吃東西。

兩人視線恰好對上,不過短短一瞬,千螢腦中剛出現某種征兆,果不其然下一秒,時陸眸色加深,俯身下來。

無法出門的下雨天,被困在酒店的情侶,一個眼神接觸就不受控製黏到了一起。

千螢摟著他的脖子被迫往後仰,時陸吻的很深入,身體本能往後倒,小茶幾倒下,零食通通散落地上。

她髮絲淩亂鋪開在床被間,身上的吻灼熱散亂,滾燙難以忽視,混亂過後,就像昨晚一般。

時陸緊緊埋在她頸側,呼吸亂而熱。

兩人身下被單已經皺得不成樣子,千螢頭上的螢火蟲髮卡不知何時掉在了被褥上,無人察覺。

不同於上午的和風細雨,此時此刻的時陸,明顯有種難以抑製的渴望和橫衝直撞的不溫柔。

他被子底下的手緊緊抓著她的手,忍得指尖都在輕顫。

“鹿鹿。”千螢眼睛潮濕,望著天花板,突然輕輕揉了揉他的頭髮,偏過臉。

“我不怕了。”

他輕動了動,抬起頭,悶不吭聲盯了她好幾秒,漆黑的眸子深處彷彿蘊藏著火星子。

千螢朝他笑了下,溫軟動人。

她抬起兩人十指交握的那隻手,把他的手放到唇邊,輕輕吻了一下。

漆黑瞳孔中的隱忍剋製一瞬間轟然崩塌,時陸抬起她的下巴,對著唇狠狠咬了上去。

“阿千”繃緊的聲音似乎忍耐到了極限。

窗外雨水驟然加重,劈裡啪啦敲打著玻璃,發出清脆敲擊聲。

風聲嗚咽。

千螢輕輕蹙起眉,本能擠出一個字:“痛。”

“放鬆一點。”另一道難耐的聲音。

“你彆亂動。”千螢伸手去推他,又被時陸捉住壓在身側。

一陣慌亂又壓抑的動靜。

外麵天色再度暗了一寸。

“現在可以了嗎?”

“嗯”拉長的一聲似痛楚似低喃。

房間響動許久未曾停歇。

就如同窗外不知疲倦的暴雨。

夜幕悄然降臨,雨聲漸小,水洗過的世界一切濕漉漉的。

千螢渾身像是被碾壓過的痠軟無力,泛著紅,髮絲卻又濕濕黏在額上,彷彿從水裡撈上來的一樣。

她不舒服蜷縮在那裡,時陸靜靜擁了她一會,把她抱去了浴室洗漱。

千螢在浴缸裡泡了很久,出來時床單被子都被換過一套,她剛剛平息下去的熱度又再次席捲上來。

先前的衣服穿不了了,昨天睡衣洗了還冇乾,千螢隻能穿著酒店浴袍,窩在落地窗旁的躺椅上,捧著杯子小口喝著溫水。

時陸從後頭擁著她不說話,他從先前開始就很安靜,手裡卻一直抱著她不放,似乎就想無時無刻和她黏在一起,緊緊依偎。

“你怎麼不說話。”千螢喝過水的嗓子還是有點啞,叫著他的名字。

“鹿鹿。”

“我不想說話。”時陸悶聲道,頭往她肩上埋著,用力蹭。

“乾嘛呀?”千螢摸著他的頭不禁笑出來。

“阿千。”他深吸一口氣,抬起臉,眼睛有點紅。

“我好愛你。”

千螢靜了靜,手輕捧著他的臉,盯著他眸子認真道:“我更愛你。”

眼前陰影落下,他唇驟然覆蓋上來,又狠又急,這是這次冇親太久,千螢邊喘邊笑著把他推開。

“鹿鹿不能再親了。”她指了指自己的唇,鄭重其事。

“腫了。”

當晚,雨慢慢停了。

時陸確實接吻很剋製,幾乎很少碰到她的嘴唇,隻是,在另一新的方麵精力無限地探索著。

假期整整三天,兩人冇有踏出一步房門。

第四天,千螢在手指都抬不起來時,掙紮著從被子裡拿過他的手機,給時陸訂了張兩個小時後飛往京市的機票。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