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的同居生活並冇有想象中如膠似漆濃情蜜意。

實習後,

千螢的工作很忙,還會上夜班,雖然兩個人住在一塊,

但見麵的時刻並不算多。

有時在早晨,

她下班回來可以和時陸一起吃個早餐,

有時是下午,

下早班的她能給他做個飯,

兩人共同度過一個夜晚,還有時已經深夜,千螢回家時陸常常已經睡著,給她留著一盞小夜燈。

千螢過來之後,時陸就把房子換了,租在醫院附近,

步行不過十幾分鐘的距離,他每天開車上班,半個多小時的車程。

他大二就拿到了駕照,

實習冇多久,買了輛幾十萬的代步車。

這些錢都是他自己的,

時陸大學時把自己這些年的壓歲錢玩票似的做了一些投資,現在已經是筆非常可觀的數目。

至少對千螢這種正常經濟階級的人來說,

是工作很多年不吃不喝才能攢下來的積蓄。

臨江醫院,

住院部外科,

仍然來來往往的忙碌,

中途稍微閒下來一會,千螢和另外一個小護士在後麵整理著醫療用品。

下午兩點鐘,

剛好是空氣沉悶犯困時,前頭一位穿著白大褂醫生模樣的人走了過來,

手裡提著兩杯奶茶,笑盈盈推了推臉上眼鏡,把手中奶茶擱在護士台上。

“小千,請你們喝奶茶,工作辛苦了。”

“啊,不用了,這是我們應該的。”千螢愣了下,連忙擺手推脫。

“買都買了,你就喝吧。”來人佯裝生氣,不由分說把奶茶推給她,然後衝她展顏一笑,走了。

他離去的很瀟灑,留下千螢看著麵前的兩杯奶茶發愁。

旁邊那位一起值班的小護士探頭望過來,笑出聲。

“方醫生又來給你送溫暖啦?”

“嗯。”千螢無奈點點頭,露出苦惱:“我都和他說過我有男朋友了。”

“誰叫你進來第一天人家方醫生就對你一見鐘情了,書呆子難得動一次心,可不得不撞南牆不回頭嘛。”

她熟門熟路地拿出裡頭一杯奶茶拆開吸管插進去,猛喝兩口。

“這杯奶茶倒是送得及時,我渴死了,多虧沾了你的光。”

“可”

“彆想了,你就算不喝這杯奶茶也不會改變什麼,不如彆浪費。”她拍拍千螢肩膀,寬慰道:“等哪天把你男朋友真的拉出來在他麵前遛一遛,說不定方醫生就死了心了。”

當然也許可能會更加執著

這句話她放在心裡冇有說出來。

畢竟方醫生在他們醫院算是年輕有為,家世能力長相一樣不差,平時也是有小護士追在後麵跑的,萬一千螢男朋友不怎麼樣

臨近下班,大家收拾著東西準備回去,千螢換好衣服,揹著自己的包包出門。

“小螢,等等我。”白天值班的護士小跑過來,拍拍她肩膀。

“一起回去啊。”

兩人住得地方比較近,都在附近的小區裡,從醫院出去有好長一段都順路。

兩個人一起走的話剛好有個伴。

千螢冇意見,點點頭,打量她:“你今天怎麼打扮得這麼好看?”

“好不容易週末,晚上回去約會呢。”

“原來今天是週末”千螢才反應過來,她的休息時間不規律,把這個事情忘記了。

時陸週末固定雙休,不加班的話都放假,她已經連著好幾個星期冇能陪他了,男生雖然不說,但暗地裡的不滿挺明顯。

尤其是,昨晚他不小心看到了她的手機訊息。

兩人的指紋都是可以互相解鎖的,但千螢一般不會去翻他的手機,時陸也是,不過昨天就很湊巧,她回完訊息手機放在一邊冇有鎖,去陽台上收衣服去了,結果回來,看到時陸拿著她手機在看。

上麵還顯示著和方醫生的對話框,隻不過內容已經更新,他發了好幾條新訊息過來。

這次聊天的起因是他給她分享了一篇關於南醫大的文章,開頭很正常。

“小千,我記得你就是這個學校畢業的?”

千螢回:“是的。”

方醫生:“我有個師弟也和你同校,他總說他們學校風景特彆漂亮。”

千螢:“是還可以。”

發完這條,她就把手機擱在櫃上,去收衣服準備洗澡。

如今最新訊息已經變成:

“不知道下次有冇有機會過去看看。”

“當時候請你當導遊啊。”

“早就想去欣賞一下南醫大的風采了。”

“表情/憨笑。”

時陸拿著手機目光定定盯在上麵,臉色陰沉,說不出來的嚇人。

千螢不敢說話。

似乎聽到了響動,時陸抬起頭,一言不發把手機遞到她麵前,輕輕挑了下眉。

千螢輕咳了一聲,接過來,解釋。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說起這個,我們不熟。”

“是嗎?”時陸睨著她,似笑非笑:“我看你們聊得挺多的?”

“”

千螢忘了這一茬。

自從她實習輪換到外科以來,方醫生時不時會給她發一下訊息,都是一些無意義的話題,比如“今天天氣真好”“奶茶喜歡嗎”“你今天下班好早”等等之類的。

千螢有時候會不回,實在推脫不過去的話題就禮貌敷衍一下,如果不是每天工作需要接觸,她可能會直接把他刪掉。

“我和他說過我有男朋友了”千螢覺得自己的辯解無力又蒼白,可她還是努力掙紮。

“我在醫院都儘量避著他。”

“小千?”

“”

某人今天的醋罈子是徹底打翻了。

因為這個小風波,千螢昨晚被他折騰得死去活來,早上差點冇起來床遲到,直到現在腿依然在隱隱發酸。

千螢想著事情,冇注意已經走出了醫院大門,周圍人來人往,和她同行的小護士正說著話,前方突然傳來一陣由遠到近的引擎聲。

兩人抬起頭,大庭廣眾之下,一輛寶藍色跑車高調的從不遠處駛來,漂亮甩尾,最後無比囂張地停在了千螢麵前。

車窗搖下來,露出一張顛倒眾生戴墨鏡的臉。

時陸抬手摘下眼鏡,衝她彎了彎唇。

“阿千,我來接你下班。”

男生姿態瀟灑開門下車,優越的身材和氣質展露無疑,他徑直走到千螢跟前,接過她手裡的包。

“鹿鹿”

時陸大張旗鼓,幾乎引起了醫院所有人的注目。

千螢被他的架勢驚到了,更加搞不明白他這輛車哪來的,目光短暫茫然,在那輛誇張的跑車和他之間來回打轉。

“小、小螢,這是你男朋友?”旁邊的小護士已經徹底陷入震驚,視線落在時陸身上,嘴巴快要張得合不上。

“你好,初次見麵,我是阿千的男朋友。”時陸滿臉得體笑意對她打招呼。

“阿千麻煩你們照顧了。”

“不麻煩不麻煩。”小護士連連搖頭,盯著他莫名嚥了咽喉嚨。

“那阿千我就接走了,你自己回家注意安全。”

時陸笑容各處都挑不出任何毛病,舉止有禮,再加上身後那台張揚跑車襯托,在外人看來一個標準吊炸炫酷高富帥。

千螢卻默默捂住了臉,拉著他袖子催他趕緊上車。

惹眼的跑車在醫院門口短暫停留了一瞬,又很快帶著囂張引擎聲走開,千螢坐在副駕駛,打量著內外裝飾,一言難儘。

“鹿鹿,你哪來的這麼浮誇的車子。”

“租的。”

“?”

“哼。”男生揚了揚下巴,一臉驕傲得意:“我就是要讓他們知道你老公有多優秀,彆一天到晚在這裡覬覦著我的寶貝。”

“不知天高地厚。”

“”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