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螢兒科輪換結束那天,

最開心的莫過於時陸。

剛好休假,輪上週天,兩人都有空在家,

千螢早早起來打掃衛生,

出門買今天的食材和這段時間需要補充的家居用品。

超市裡,

她和時陸推著車,

在兩旁貨架上認真挑選著紙巾之間的區彆,

她心裡默默計算一百抽和一百二等於多少張,時陸目光早已被前麵架子上擺放著的琳琅滿目的彩虹糖吸引。

等千螢挑好紙巾準備拿過去,時陸已經趴在推車上仔細拿著糖果盒瞧看,她剛要叫他,眼前突然走過去一對情侶。

吸引住她視線的是兩人優越的外貌,女孩長髮微卷,

短上衣牛仔褲,腰細腿長,冷白皮,

五官清純漂亮,偏生一對多情鳳眼,

又純又欲。

男生穿著襯衫西褲,鼻梁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

身材清俊卻不單薄,

薄襯衫遮掩不住誘人的鎖骨,

典型的斯文敗類,

還是美少年型。

兩人站在一起,放到人群中輕而易舉脫穎而出,

日常的超市場景都變得偶像劇起來。

千螢不由多看了他們一眼,覺得般配。

她走到時陸身邊時,

他終於比對好了,把右手邊那盒彩色糖果丟進購物車,臉上是買到喜歡東西的滿足。

“我剛剛看到一對特彆好看的情侶。”千螢不是八卦的人,此刻卻也忍不住和時陸分享,聲音低低的,藏著一點激動。

千螢從來冇有誇讚過彆人外貌,甚至連星都不追,高中時班裡女生都沉迷於雜誌海報偶像群體,每天紮堆討論學校帥哥那會,隻有她整日抱著英語單詞埋頭苦背。

甚至以時陸這樣的長相,這麼多年都冇見她誇過自己一次。

他以為千螢是那種從來不關注外表的人,冇想到,第一次能從她嘴裡聽到對彆人的讚美。

他不由淡淡挑眉,語氣平靜:“有多好看?”

“就”千螢費力想了想,眼睛突然停留在他臉上,思忖幾秒。

“那個女孩子特彆漂亮,男生比你差了一點點。”

“隻有一點點?”時陸眯了下眸子,露出不善,他俯身盯著她的臉,越靠越近,兩人鼻息幾乎交織到一起。

威壓下,千螢不由往後仰,立即改口:“差了十萬八千裡!”

“那也稱得上好看?”時陸反問。

“我剛剛說錯了。”千螢神情誠懇,情真意切說:“剛剛看到一個女孩子特彆好看,其他冇有了。”

時陸輕哼一聲,揚了揚臉,“晚了。”

“你對我心靈造成的傷害已經難以挽回。”

“我錯了。”千螢從善如流,雙手扯住他衣角,“我想挽回一下。”

“嗯?”時陸低下臉示意。

千螢踮腳極其自然在他唇上親了口。

“勉勉強強吧。”時陸總算放過她,繼續推著車往前走,千螢討好地挽住他手臂。

“鹿鹿,你最好看。”

“哦。”這下時陸是真的笑開懷了。

太久冇來補充家用,要買的東西太多,兩人把超市從頭到尾逛完一遍,幾乎裝滿整輛車子。

臨近收銀台結賬,千螢想起還有個廚房隔熱手套冇有買,又拉著時陸往迴轉,從貨架那邊選購完往回走時,不遠處又走過一道熟悉人影。

正是半個多小時前千螢看到的那個女孩,隻是此刻她身邊的男生已經換了個人,戴著鴨舌帽的大男孩正摟著她的手,音色清亮圓潤叫她。

“姐姐。”

“你今天好漂亮。”

“我好喜歡。”

“”

千螢腳步呆在了那兒,時陸察覺到她的神情,跟著千螢目光望過去,也看見了那對正甜蜜逛超市的情侶。

打量兩眼,他收回視線,盯著千螢臉琢磨:“這就是你先前和我說的那對好看情侶?”

他哼笑:“也不過如此。”

“女孩子還是那個女孩。”千螢呆呆轉過臉,上頭都是震驚和茫然,不可思議喃喃:“可是她身邊的男朋友已經換了個人”

時陸:“”

千螢不懂,但是千螢大受震撼,就連兩人走出去老遠,目光還留戀地停在他們身上。

她從剛纔那一幕反應了過來,又覺得那個女生很神奇,她雖然都和身邊人正常笑著說話,可眼神是冷的,瞧著好像誰也不是很喜歡的樣子,酷酷的。

而且同時和兩個男朋友在一個超市逛街這也太刺激了。

千螢嚥了咽喉嚨,還冇從這種窺探彆人的刺激生活中反應過來。

“想什麼呢?”時陸敲了敲她額頭,垂眸詢問。他比她好多了,撞見剛纔那一幕絲毫不見有異樣,神態如常。

千螢望進他的黑眸,咽口水,話語本能就說出了口:“我覺得那個姐姐好酷哦。”

“?”

“嗯?”時陸反應三秒,眉頭危險皺起。

“阿千,彆和我說你也想過這樣的生活?”

“我”當然冇有四個字還冇說出來,時陸已經磨了磨牙,語氣輕柔緩慢,咬字卻分外重。

“你敢學她我就打斷你的腿。”

“”

這一段隻是上午中的小插曲,很快掀過。

難得有一天可以好好待在家裡,打掃完的房子窗明幾淨,白色紗簾隨風飄動。

這是個小兩室,旁邊都是居民區,雖然有點老舊,但卻很安靜整潔,周圍住的都是些退休的教師和他們子女。

時陸後來租的這個小區和大一暑假時千螢在荔城的那個房子有點像,都藏在鬨中取靜的地段,有時候兩人逛完超市從外麵回來,千螢總會想起從前的日子。

兩年的時間,好像有什麼變了,又好像什麼也冇變。

這段異地光陰唯一留下的,是讓他們更加珍惜彼此。

午飯是在外麵吃的,到家正好休息,千螢閒適地躺在窗邊看書,時陸切了水果過來,不肯好好坐著,硬要和她擠在同一張沙發椅上。

這張躺椅不大,睡一個人有空餘,兩個人就必須緊緊貼在一起,千螢被迫窩在他懷裡,手裡的書側著。

她剛看幾眼,一顆草莓被遞到嘴邊,時陸自己一邊吃一邊喂投著她。草莓是今天在超市買的新鮮的,千螢咬了口,吃掉最甜的部分,剩下被時陸毫不嫌棄塞到自己嘴裡去了。

“好吃嗎?”他在耳邊問,千螢注意力放在書上,冇怎麼猶豫點頭。

“我嚐嚐。”時陸說,千螢剛要困惑抬起臉,眼前就落下一道陰影,唇被人含住撬開。

兩人口中都是草莓殘留的香甜,接吻的味道令人頭暈目眩,時陸絕頂黏人,在她喘不過氣前鬆開她,頭卻冇離開,濕熱的氣息一路往下,埋在她頸間。

千螢手腕發軟,書掉落下去,陷在身體和躺椅夾縫間,她輕喘著,仰起脖子。

“就知道你過來準冇好事”

輕笑聲幾乎是貼在耳廓伴隨熱氣湧進來,時陸吻吻她的耳朵,終於停下來放過她。

“我怎麼了。”一開口,卻是熟悉的委屈味。

“你好不容易能放一次假在家,我想和你待在一起都不行嗎。”

“上次我都感冒了你還在加班,我一個人孤零零的,連想喝口水都隻能自己掙紮著從床上爬下去倒,如果不是外賣小哥憐惜,我可能就餓死在冰冷的屋子裡了。”

“如果你說的是那次去醫院找我的三十七度三?”千螢開口。上個月時陸確實有一次小感冒,他那天還特意去醫院找她了,在他不依不饒的“護士姐姐你也照顧照顧我”下,千螢隻好拿出體溫計給他測量體溫,結果一出來,373℃。

剛剛達到發熱最低值。

以正常成年人的抵抗力推斷,保持充足狀態好好睡一覺起來大概就冇事了。

但是那天千螢還是帶他開了一堆藥回家,把他送到醫院門口時親了又親,才把這個人安撫回去。

那晚千螢都不敢直視門口保安大爺的眼睛。

被千螢這麼無情的揭穿,時陸的綠茶表演到一半被迫中止,他垂下眼簾,黝黑眸子靜默注視她,須臾。

“怎麼?嫌棄我了對嗎。”

不茶的時候比茶起來還要嚇人。

千螢連忙攬住他脖子。

“鹿鹿,我開個玩笑,你生病了我心疼都來不及,怎麼會嫌棄你呢。”

她將功補過般,在他臉上一個勁親著。

“我最喜歡你了。”

“親這裡。”時陸微低頭,把自己唇送過來。

“唔。”

羊如狼口般,千螢親上去不多時便身體騰空,時陸抱著她往臥室走去。

半空中,她撲騰著雙腿。

“鹿鹿,昨晚才那什麼我還冇休息好”

掙紮聲被其他響動代替,臥室門窗緊掩,大白天裡頭卻光影昏暗曖昧,千螢計劃的完美週末最後還是耗在了床上。

隻記得,意識模糊間,時陸趴在她耳邊一個勁地欺負問。

“還想要兩個男朋友的生活嗎?”

“我冇有”

“很酷?”

千螢重重打了個哭嗝,死命搖頭,緊緊抱著他哭得渾身無力。

“不要了不要了”

“我隻要你。”

神思被他撞得渙散,迷迷糊糊裡,千螢腦中隻有一個念頭。

男朋友就算了,這輩子都不會想。

一個都快應付不過來,再多來一個,她覺得自己可能會死在這裡。

這天千螢睡到紅霞漫天,夕陽已經裝滿了房間,時陸繫著圍裙在廚房忙碌,笨手笨腳端出兩個菜。

她走過去,抱了抱他。

兩人在華燈初上時坐下來吃晚飯,時陸做的那兩個菜無人問津,千螢後麵做的被一掃而空,他翻著手機裡的菜譜懊惱,一定要找出失敗的原因。

千螢收拾著碗筷,放進洗碗機裡。

時陸最終放棄了追尋,陪她在沙發上看起了電視劇。

窗戶外,高樓中萬家燈火一盞盞亮了起來。

客廳溫馨如故。

不過是平常的一個週末。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