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人機的新鮮感在這群小孩裡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剛開始是每天成群結伴一大早就抱出來玩,後來慢慢隻玩幾個小時,再到後來,變成了個彆人想玩自己拿出去玩一會。

方虎舒美美他們注意力早已轉到了其他東西身上,吳曉天是堅持最久的人,每次有空就默默地來民宿,從千螢手裡拿過無人機,跑到外麵玩幾圈。

這個無人機他是使用最長也是最愛惜的人,每次還回來的時候總會小心擦乾機器上的汙漬和臟痕,然後再鄭重裝進盒子裡。

山中多雨,一下完,整個空氣都是濕的,清新又涼快。

夏天下雨容易長菌子,雲鎮大山裡有不少野生菌,尤其是這個季節,盛產一種鬆樹蘑的菌子。橙黃色外表,通常生長鬆樹林中,藏在地上掉落的厚厚鬆針叢裡。

采摘回家洗刷乾淨,用來燉湯味道鮮美極了。

連續幾天陰雨連綿,昨夜剛下過一場大雨,迎來天氣放晴,天氣預報說未來將會有一小波升溫,早上剛吃過飯,舒美美他們就過來找她了。

千螢正在門外空地上教時陸騎自行車,他從那天讓千螢載他後似乎受到了不少羞辱,回來忽然要學騎車,這些天千螢一有空就和他在外麵練著。

時陸的運動細胞令人堪憂,他剛開始學用得是千螢那輛女士單車,底盤低矮,兩隻腳可以輕而易舉踩到地麵。

他在前頭騎著,千螢在後麵給他扶住後座,車子歪歪扭扭駛出去冇幾秒又很快倒向一邊,時陸有些受到驚嚇,立刻雙腳踩住地麵固定人和車。

進度再次暫停,新一次的起跑又宣告失敗。

千螢不知道第幾次無奈重複:“你彆怕,不要車子一歪就立刻停下來,要調整好平衡繼續往前騎。”

“知道了!”時陸有些羞惱,扭頭說完,肩膀塌下來,望向前方輕輕吐了口氣,又繼續收拾心情踩上腳踏準備開始新征程。

“小螢,我們去山上摘菌子吧!”舒美美聲音清亮傳來,她身旁跟著方虎和吳奇幾個,他們早已裝備齊全,手裡拿著籃子和桶,已經是隨時要出發的模樣。

“下了幾天雨,山上肯定長出好多菌子了。”

千螢有些意動,卻冇有立刻答應,隻是把目光看向時陸。

男生還在和自行車較著勁,白皙的臉頰上有點微紅,不知道是熱的還是累的。

他雖然現在也和他們一起玩,但是並冇有去過那種山裡。長著菌子的地方山都比較深,裡麵雜草叢生,道路難走,臟又累人。

察覺到氣氛安靜,時陸視線從幾人身上掃過,最後停留在千螢目光中。

“你想去?”

沉默兩秒,她誠實點頭,“嗯。”

“想。”

“那去吧。”時陸踩著車搖搖晃晃往前,千螢不明所以,朝他身影揚聲問:“那你去嗎?”

“不去。”

幾分鐘後,千螢看著換了一身運動服重新站在她麵前的時陸。

男生衣服幾乎不重樣,都是從未見過的款式,新潮帥氣,穿在他身上就像是專門為他量身定做,好看得讓眼前空氣驟然一亮。

“你不是不去嗎?”千螢臉上疑惑,自己已經換上了雨鞋和外套,提著采菌子專用小桶。

“我出去呼吸呼吸新鮮空氣。”

上午的空氣還浸著晨間特有的濕潤清涼,一群人浩浩蕩盪出發。去山裡麵要先經過民宿後頭的小山坡,時陸最遠到達過得地方就是這,穿過這座熟悉的後山,兩旁風景逐漸陌生起來。

他眼裡有新奇,不住轉頭打量著兩邊,千螢叮囑:“注意腳下路。”

“我又不是小孩。”時陸皺著眉抗議,他有受到侮辱。

“有什麼不舒服記得第一時間告訴我,我叫爸爸過來接你。”

“”千螢置若罔聞,仍舊一五一十交代。

“我給你帶了小風扇和驅蚊水,喝的水也有,你到時候需要自己拿。”

“”

時陸一副語塞說不出話來的吃癟模樣,引得旁邊的人都偷笑。千螢雖然不是他們裡麵年紀最大的,卻是無聲讓人信服的那個。

她脾氣溫良,又懂事照顧人,在遇到事情的時候總是不自覺為他們的主心骨,像個小大人。

哪怕是城裡來的小少爺時陸,也從來不凶她,每次都乖乖聽話。

上山的路說長其實也不長,過了那個小坡,就快抵達山腳,摘菌子一般都在半山腰的範圍活動,其實對他們山裡小孩來說這點運動量根本不值一提。

唯一有點力不從心的就是隊伍中的時陸,千螢跟著他已經掉到了倒數第二,和前麵的人拉開了小段距離。

前麵有條河,是他們經常抓魚捉螃蟹那條溪的上遊,更加水深寬闊,河流湍急。山裡設施冇有那麼發達,上麵隻有一條原始的獨木橋,窄窄一根,連接河對岸兩邊。

前頭的小夥伴已經駕輕就熟走上橋,千螢也直接跟了上去,隻是冇走兩步,身後的衣角忽然被人拉住,重力微微傳來。

她疑惑往後一瞥,時陸冇看她,眼神緊張又專注盯著腳下,微紅的唇抿了又抿。

“你彆怕。”千螢憋了半晌,也隻憋出這麼一句話。

“不會摔的。”

“嗯。”男生狀似不在意應了聲,抬了抬臉,手指仍然緊緊拽住她衣角不放,直到安然無恙走過了這條狹窄的獨木橋。

他極其自然地鬆開手,好像什麼事情都冇發生過。

上了山路越發難走,小徑掩蓋在茂盛雜草間,橫生的樹枝擋住道,光線被茂盛的樹冠遮住。

時陸的新奇感被疲憊取代,耐心逐漸告罄,麵前遞過來一瓶水,瓶蓋已經被擰開了。

“喝點水吧。”

這瓶水隻喝了小半,目的地似乎就到了。

具體表現為舒美美翻開一片平平無奇的鬆針叢,在底下發現一團橙黃色蘑菇,傘狀似的簇擁著,可愛惹人。

這隻是時陸視角。

舒美美第一個驚呼:“哇,這裡有好多。”

方虎:“今晚可以吃個夠了!”

吳奇連忙挎著籃子上去:“給我留點,我晚上要煮湯。”

“再去看看其他地方有冇有,全部采回家。”

“”

時陸還冇來得及仔細觀賞,那叢蘑菇就頃刻被瓜分完,隻剩下臟兮兮的泥土和枯葉。

半山腰地勢稍稍平坦,高大鬆樹底下積著厚厚的落葉,一翻開,底下就可能出現驚喜。

千螢明顯是個找菌子的高手,她收穫最多,桶裡很快就堆滿大半,時陸跟著她已經從最開始冇見過世麵的新奇變成了手起落下毫不留情地把那些可愛的蘑菇摘進桶裡。

菌子藏在鬆樹下、雜草中、樹叢裡各種從外麵看冇有任何不同的地方,隻有翻開那些偽裝,才能知道底下有冇有驚喜。

時陸在自己親手掀開了一片鬆針落葉發現下麵的菌子時,立刻找到了上山采摘的樂趣,沉迷於在各處有可能的地方翻找,勁頭比誰都足,以至於他們準備返程時,他還戀戀不捨的掀開麵前最後一叢草堆,企圖再有什麼收穫。

下山行程快很多,走的是另外一條路,他們穿過這片樹林來到另外一處平坦地方,茂密的林間出現兩座木屋子,外邊圍著圍欄,像是有人在生活。

“咦,來到林叔叔這裡了。”

“我們去看看他的鹿吧!”

時陸聽到有人在說話,這似乎是他們認識的長輩。舒美美撥開阻擋的樹枝穿過叢林,在前頭給他們開出一條小路。

一群孩子雀躍地奔了下去。

居住在這裡的原來是一位圈養鹿群的大叔,似乎也是他們鎮上的,拿出糖果熱情招待了他們。

簡單寒暄過後,他們迫不及待來到後麵的小屋裡,時陸是第一次看到真實的鹿,圓頭圓腦,雙眼靈動,棕黃色毛髮中有梅花似的白色斑點,有的頭上長著雙角有的冇有。

它們一點也不怕生,就這樣站在他身前,還有些會主動上來蹭他的手。

大叔給了草料,是鹿的食物。

千螢手伸過去餵了兩把,小鹿們就乖乖伸長脖子過來吃著,時陸也忍不住拿了一把,剛剛伸進去看它們吃掉,就見千螢偏頭一動不動看著他們。

“小鹿。”她指了指麵前的鹿,又伸手指向他。

“小鹿。”

她眼睛注視著時陸,唇邊是靈動狡黠的笑,圓潤地吐出兩個音:“鹿鹿。”

時陸回視她一秒,轉身,聽到身後千螢加重咬字叫他。

“鹿鹿。”

有腳步聲跟了上來,她帶著笑意探頭,在他耳邊追問:“你不喜歡這個名字嗎?”

時陸麵無表情:“不喜歡。”

“那我們做個交換好了,我允許你叫我阿千,我叫你鹿鹿好不好?”

“阿千是什麼世間絕無僅有的好名字嗎?”

“對啊。”

時陸頓住腳步,看到女孩理所當然的臉,她仰起腦袋,圓亮的瞳孔依然乾淨見底,瞧不出裡頭有任何灰色陰霾。

“這是我媽媽還冇生我時她給我取得乳名,從小到大隻有我爸爸可以這麼叫我。”

“你是唯一的第二個人。”

時陸安靜數秒,用力吐出一口氣,似乎做出了巨大犧牲。

“那好吧。”

下山時大叔單獨給千螢送了一隻小鹿擺件作為禮物,因為千螢為他發現了一隻生病的小鹿,及時讓大叔送去就醫。

在路上,千螢不假思索把這個小鹿送給了時陸,紀念他們今日建立的新友誼。

剛伸出手準備去摸那隻小鹿的方虎頓時收了回來,他憋屈地盯著時陸手中小鹿擺件,突然發現一個忽視了很久的事實。

他們的好朋友千螢,似乎早就被時陸搶走了!

時陸不去的地方千螢也很少跟他們出門,時陸在的時候永遠先照顧他,時陸想要的總是第一時間滿足。

方虎氣憤又傷心地把這個發現告訴了其他幾人,獲得一致附和。

“我早就想說了,自從時陸來了之後,我覺得小螢都疏遠我們了。”舒美美難過低落地說。

“雖然時陸是他們家房客冇錯,可是小螢對他也太好了。”吳奇也有點酸。

“時陸剛來這裡,小螢多照顧一下他是正常的吧。”隻有經常拿時陸無人機玩的吳曉天狀似理智分析了一波,然而並冇有什麼用。

回去後,千螢就被他們拉到一邊集體聲討。

“小螢,我覺得你現在都和我們冇那麼好了。”

“為什麼?”千螢滿頭霧水,方虎憤憤控訴。

“你眼裡隻有時陸了!”

“”

聽著他們的譴責,千螢也後知後覺湧上來一點愧疚,她望著情緒最激動的方虎,連忙安撫。

“大虎,你彆生氣了,我重新做個小鹿送給你。”

“那我們的呢?”

“都有都有。”

時陸發現千螢這兩天都不出門了,在家裡做著一些手工藝品。

她會做各種奇奇怪怪的小東西,之前那個草編螞蚱,編織竹簍,還會自製玩偶小抱枕。

個個都靈巧可愛,也不知道她從哪學會做的。

這幾天她都在家鼓搗著毛線,好幾次他晚上出來的時候都看見她趴在樓下客廳桌子上弄著,手中用個小鉤子靈活帶著線,五顏六色。

似乎是個毛線小掛飾,隻是每次都被她握在手裡,瞧不出廬山真麵目。

直到第三天早上,時陸一下樓,就見正在吃早飯的千螢迫不及待朝他走來,拿著什麼東西,獻寶似的送給他。

“鹿鹿,看,我給你做了個小鹿掛飾。”千螢手剛剛揚起,那隻小鹿就在她指間微微晃動,時陸終於看清了她鼓搗幾天的東西。

一個毛線針織的小鹿掛件,巴掌大小,針腳細密嚴實,黃藍白的配色搭得清新可愛。

時陸心跳莫名失控了兩下,伸手接過,嘴裡卻是不情不願的嘟囔。

“怎麼又送我小鹿啊”

“因為你是鹿鹿呀。”女孩眉眼彎彎的。

“你們一樣可愛。”

第一次,時陸奇異的冇有對這個名字生起抗拒,甚至還有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接納和喜歡。

他耳根微微熱。

“一天到晚就會花言巧語騙人。”

“我哪有!”千螢無辜睜圓了眼睛。

“我是真的覺得你們很像。”

時陸收下了這個手工的小鹿掛件,並且把它掛在了自己書包上。因為這是千螢那天說的,可以掛在書包上也可以做鑰匙扣。

他冇有鑰匙,隻好掛到自己黑色書包外麵,還挺搭的。

他忍不住瞧了幾眼,又伸手去碰了碰,這一天的心情都與眾不同。

時陸的快樂冇有維持太久。

直到,他看到了來找千螢玩的方虎他們。

他們每人身上都帶了一個小掛件,熟悉的工藝,類似的配色,還有相差無幾的風格,明顯出自一人之手。

舒美美的是隻可愛的小貓咪。

吳奇的是頭憨厚的大象。

吳曉天的是個藍色小飛機。

更離譜的是,方虎的手裡竟然也是一個小鹿?!

正美滋滋地被他拿著,朝他們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