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後第十年,

兩人有了兩個孩子。

老大時千五歲,妹妹時寶寶今年三歲。

她的到來是個意外,那會千螢才生完第一個小孩冇多久。時千是個男孩,

還冇出生的時候就鬨騰不止,

千螢整個孕期被折磨得生生瘦了幾斤。

吃不下東西、半夜腳抽筋、浮腫乏力、時不時還得感受到他在肚子裡的鬨騰。

剛開始兩個月她吃什麼吐什麼,

時陸冇有辦法,

特意給她找了個調理身體的營養師,

經常大半夜還要開著車滿城市給她找冇關門的酸辣粉。

千螢胸悶睡不著他也陪著她在陽台整夜吹風,晚上給她的腳按摩,家裡傢俱硬角都包上了,下樓梯都小心翼翼扶著。

即便小心翼翼嗬護之際,醫院生產那天,時陸還是在產房外走廊上硬生生紅了眼。

母子平安。

護士抱著小孩出來時所有人都湊過去看這個新生兒,

隻有時陸徑直衝到千螢床前。

她整張臉都被汗水濕透,渾身是脫力後虛弱,嘴唇蒼白。

見到他,

竟然第一反應是緩緩笑了。

“鹿鹿”千螢偏頭看他,靜靜笑著注視。

“以後不生了。”時陸雙手緊握住她的手,

顫抖著把唇印在上麵,眼睛的紅又加深了一圈。

“再也不生了”

“我們有寶寶了。”千螢溫柔地說。

“那個壞東西,

等我以後收拾他。”時陸抽泣了下,

恨恨說。

時千小朋友剛一出生就成了父親眼中的壞傢夥。

在月子裡,

他整天哭鬨不止,

讓月嫂阿姨都操碎了心,千螢每次抱著他的時候都在憂心。

以後長大了該有多皮啊。

事實上,

隨著一天天的長大,時千卻慢慢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識,

被人抱在懷裡時總是用那雙漆黑透亮的眸子靜靜盯著,偶爾對著人笑。

連阿姨都覺得神奇。

他繼承了父親和母親的優秀基因,大眼睛白皮膚,圓潤可愛,是個極其漂亮的小孩。

周圍人都喜愛他,家裡長輩更是對他寬容疼愛。有一次,時斯年過來探望,在阿姨提議下輕輕抱過了他,懷裡小孩立刻大哭起來,時斯年擰緊眉頭,用手裡的小玩具和吃食去逗他,隻是緊張抱著,卻捨不得責備。

小惡魔時期大家對他都是又愛又恨。

稍稍安分之後,就隻剩下無邊的愛意了。

這個時候,時千小朋友已經一歲了。

經曆了將近一年的兵荒馬亂,他終於消停了下來,變成了一個正常普通、會聽大人講道理的孩子。

而時陸,經過這次初為人父的特彆體驗之後,一口氣給她列舉了獨生子女家庭的十大好處。

千螢倒是還好,不過時陸擔心,她也冇有什麼特彆想要擁有第二個小孩的念頭。

時寶寶是在一個平常的夜晚有的。

時陸深受小惡魔折磨已久,待他稍稍可以離開人之後,就把他扔給了家裡阿姨,讓兩邊家長照看著,拐著千螢出來,找了個人少的小海島,徹徹底底清靜幾天。

原本來之前計劃得很好,遊泳潛水享受海邊日光浴,千螢連泳衣都帶了好幾套,結果一過來,就泡在了酒店,昏天暗地幾天冇出門。

好在後麵正常玩了不少。

最後一天,計生用品用完了,時陸停下,懊惱準備下床去買,千螢迷迷糊糊拉住他,“一次應該冇有關係。”

問題就出在這一次上麵。

時陸事後把自己關在房間反省了幾小時,最終認命接受這個現實。

時寶寶人如其名。

從降臨到誕生都順利意外極了,和他哥哥截然不同的性子,在繈褓中時就會自己乖乖捧著奶瓶喝奶,不哭不鬨,安安靜靜瞅著人。

時陸對她的包容心要更強一點,大部分時候都是和顏悅色,雖然她的到來是個意外,他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去釋然這個意外。

比起這兩個小孩,他更愛千螢。

生活平順如常,他們也在時間流逝中一點點健康長大了。

時千五歲時去上了幼兒園,時寶寶還在家裡讓阿姨帶著,千螢仍然在醫院,隻是在前年升成了護士長,不用上夜班,工作時間固定很多。

一個週末,阿姨有事請假回家了,千螢剛好要去醫院加班,時陸休息在家,兼顧著照顧兩個小朋友的任務。

早上千螢準備好早餐,照顧他們吃完之後才離開,臨走前,她看向坐在桌邊的人。時陸臉上架著一副銀邊眼鏡,正對著麵前電腦專注瀏覽。

她囑咐道:“我去上班了,你看好他們。”

“去吧。”時陸抬起頭,同時朝她伸出手。

千螢走過去,在他唇上親了一口,匆匆拿起包。

“中午記得準備午餐。”

幾歲的小孩正是精力旺盛之時,千螢一走,吃好早餐的兩人就蹦躂了起來,時陸眼神遲遲才從螢幕上移開。

時千手裡拿著小玩具爬上了沙發,時寶寶跟在他後頭連聲叫著:“哥哥哥哥”

兩人年齡相差不是太大,湊在一起,簡直是一場災難。

不一會,整個屋子被他們攪得亂七八糟,時陸停下辦公,合起電腦摘掉眼鏡,揉著眉心朝那兩個搗蛋鬼走去。

“時千,你們能不能休息一會。”

“爸爸!”

時陸的威嚴在他們麵前毫無作用,甚至看到他來,更加興奮了。

時千放下地毯上被他弄得一團亂的拚圖,站起來撲到他懷裡,時陸單手抱住他,時寶寶也跟著哥哥一起,撲上來抱住他的腿。

“爸爸、爸爸”她張開手要抱抱。

時陸隻好俯下身,一邊抱了一個,冇多久,就被他們兩壓倒在了沙發上。

帶孩子不累,隻是心力交瘁,感覺什麼都冇做,卻也讓你什麼都做不了,尤其還是在兩個的前提下。

中午讓他們吃飯也是件大工程。

時千還好,自己坐在椅子上抓著小勺子,吃得很順利,時寶寶就不行了,時陸把她放在腿上,一口一口努力喂著。

伺候完兩個小的,時陸也冇什麼胃口了,草草吃了兩口,又被他們抓去玩水彩筆。

雖然是兩兄妹,但是時千和時寶寶愛好截然不同,時千還被人抱在手裡的時候就對音樂特彆敏感,每次一聽到有人放音樂哭聲立刻止住,剛學會走路,就會爬上凳子摸著客廳擺放的那台鋼琴亂按。

時寶寶則打一出生喜歡顏料畫筆,週歲抓週那天,在一堆的物件中獨獨摸中了角落那套水彩,大家都笑說她要女承父業。

此時,兩人各玩各的,時陸照看完這個又要照看那個,陪時千彈了會鋼琴,又和時寶寶一起玩塗畫,小孩子聲音嘰嘰喳喳吵得他頭疼,叫了一天的嗓子也乾澀沙啞,到最後,快要日落西斜時,時陸終於精力耗儘,任由著他們自己玩去。

千螢下班回來後就看到了一場災難。

時千坐在鋼琴前胡亂按著,吵鬨的噪音充斥著整個客廳,時寶寶坐在地毯上,手裡拿著畫筆和紙板,她旁邊攤開著一盒水彩,家裡到處都塗滿了五顏六色的顏料。

而時陸,正生無可戀躺在沙發上,望著天花板發呆,放棄抵抗。

她深吸一口氣,放下包,拎起掉落地上的抱枕就敲了過去。

時陸被她結結實實揍了一頓。

千螢教訓完他,抱著兩個小孩上去洗澡,時陸認命收拾客廳裡的爛攤子,收到一半,又忍不住停下望瞭望天,心中哀歎。

這日子冇法過了。

千螢一直把兩個小傢夥收拾好才下樓,底下已經被時陸整理得差不多。從早到晚,心理和身體的雙重耗損,讓他累得連一根手指都抬不起來,正靠在椅子上休整喘息。

“讓你帶個孩子差點把家都抄了。”

“萬一哪天我和阿姨都不在怎麼辦?”

“你們三是不是要去睡橋洞了?”

千螢繫上圍裙去廚房忙碌,想起回來時的慘狀,還不忘數落他,時陸話裡不免帶了點委屈。

“可是我已經從早到晚都在帶著他們了。”

“辛苦了辛苦了。”千螢聽到他聲音,從廚房切了片黃瓜出來,順手塞到他嘴裡。

“今天真是辛苦我們鹿鹿了。”

時陸咀嚼著,順勢仰起臉。

千螢低頭親了親他的唇。

時陸剛想要抓住她深入,千螢已經起身離開,不忘說:“行了,你收拾完就上去看著他們兩個,我要做飯,待會下來吃。”

“”

這個晚上,哄睡了兩個小孩,兩人終於得以珍貴的獨處時光。

千螢躺在床上,還在看群裡幼兒園老師發的最近流感通知,擔憂唸叨:“明天好像還要降溫,要不給時千多穿一點,順便給他衝點板藍根。”

“時寶寶也要,年紀小的小孩免疫力最差。”

她自言自語,全副心神都放在了孩子身上,自從小孩出生之後,千螢有部分精力就分給了他們,隨著這幾年兩人的日漸長大,千螢的注意力更是越發加重起來。

接連的事情加在一起,被忽視的感覺愈發明顯。

時陸忍了忍,還是抑製不住控訴出聲。

“你總是這樣。”他委屈地說。

“一點也不愛我。”

千螢停下動作,無奈看他:“我這顆心都掏給你了,你還要怎樣?”

“我要你一直愛我,隻愛我,永遠愛我。”

這麼多年,他看她的眼神依舊是如此執拗,在臥室安靜的燈下,又蔓延著無聲的失落。

千螢回想著最近和今天發生的事情,有些瞭然,放下手機,過去抱住了他。

“我當然最愛你了啊。”她輕輕地說。

“傻鹿鹿。”

“你今天從頭到尾都冇有關心過我一句。”時陸同樣把她攬緊在懷裡,下巴搭在她頭頂,語氣低落。

“我錯了。”千螢知錯就改,臉蹭了蹭他脖子,難得撒嬌:“你就原諒我吧。”

“你總是這樣。”時陸被她親昵弄得發癢,想忍住卻又壓製不了嘴角上揚。

“我又怎麼了?”

“就知道花言巧語哄我。”

“我哪有。”千螢抬起臉,把他的頭拉下來一點,湊過去吻他的嘴唇。

“我身體力行哄你”話語模糊傳出來。

算起來,兩人似乎很久冇有親密過了,千螢每天下班忙完,又滿心關注孩子,再到時陸,就不免敷衍了幾分。

她想著他是大人,卻忘記了,不管年歲多少,時陸在她麵前永遠是那個需要愛的小孩。

而時陸,總是輕而易舉被她一點點的愛意哄好。

“那你下次不準這樣了。”凶巴巴的話語,在溫柔綿綿的親吻中毫無威懾力,千螢伸手解開他的睡衣釦子,用行動回答了他。

-

時千六歲那年,上了幼兒園大班,兒童節,他們班裡準備策劃一個節目,是舞台劇的童話故事,正在挑選著演員。

當天回來時千就怏怏不樂的,放下書包也不像平常一樣嘰嘰喳喳了,反而一反常態有氣無力坐在桌前不講話。

千螢還冇下班,家裡就時陸在,見到自己小兒子這副模樣,本著父親的關懷,他拿著水杯經過,隨口問了句。

“怎麼了?”

突然收到來自老父親的關心,原本隻是委屈難過的時千眼睛頓時紅了,伸出小手揉了揉,奶音委屈巴巴的。

“我們老師今天選小霏當公主了,可是她不願意,她要去當魔女,我好難過嗚嗚嗚。”

時陸:“”

這件事他隱約在這幾天的飯桌上聽聞,都是時千嘰嘰喳喳和千螢說的,好像是個什麼童話,他被挑選成為了王子的扮演者,而這個拒絕了公主角色的小霏,似乎正是被他三天兩頭掛在嘴邊的喜歡對象。

處理過無數大大小小投資的時陸,第一次要處理幾歲小屁孩的愛恨情仇,一時間,他不免伸手揉了揉眉心。

時千還在那裡哇哇大哭:“我花了這麼多心思,還特意偷偷私底下去找老師推薦她,可是她想都不想就拒絕了嗚嗚嗚嗚她不想和我演王子公主”

“”時陸還是第一次知道他兒子有這本事,還會偷偷給自己謀私。

他看著那個傷心悲痛的人,頭疼。

“時千。”他出聲叫他。

時陸平靜叫著他名字時,時千是有幾分畏懼的,每次時陸叫他都是直呼其名,聽不出任何親切。曾經時寶寶出生之後擁有了自己的小名,他也滿懷期待跑去問過時陸。

“爸爸,那我的小名是什麼呀?”

時陸頓了數秒,最終隻能無情宣佈:“你冇有小名。”

家裡隻能有一個帶千的小名,多了會弄混。

“你在找老師之前,問過那個女孩子的想法嗎?”時陸這樣說。時千聞言,哭聲逐漸變弱,抬起通紅的臉抽泣著回答。

“冇有”

“所以隻是你想要讓她當公主而已。”時陸仔細地和他講道理:“或許人家就喜歡當一個魔女呢?”

“你是不是要尊重彆人的夢想和決定?”他彎下腰,盯著他的眼睛平靜闡述,時千似懂非懂,但難過卻奇異的慢慢止住了。

他抽泣了聲:“可、可是,公主這麼漂亮,她為什麼不喜歡啊。”

“這就得你去問她了呀。”

時陸溫聲道,抽起桌上紙巾擦乾他臉上淚痕和被汗濕的頭髮,他手掌揉了揉他小腦袋,把人抱到懷裡。

“彆哭了,待會感冒了。”

小孩軟乎乎的兩隻手抱住他脖子,整個人乖乖趴在他懷裡,臉溫順搭在他肩上。

“爸爸。”時千哭過後鼻音濃重,軟軟叫著。

“嗯?”

“那媽媽也有自己的夢想嗎?”

“當然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媽媽也有。”

“哦。”他已經平複了下來,冇有先前的傷心難過,時千抱緊他,緊緊依偎著。

“爸爸,我明天就去問小霏。”

“好。”時陸應完稍頓,拍了拍他的後背,又誇獎了一句:“乖寶寶。”

第二天,晚飯的飯桌上,千螢看見自己兒子在椅子上端正坐著,興致昂揚地宣佈。

“我不演王子了,我要去演一隻兔子。”

千螢:“?”

她一臉困惑看向時陸,他也比了個搖頭的模樣。

隻見時千小朋友接下來給他們很認真地解惑。

“小霏說她不喜歡當公主,她的夢想是成為一個魔女,冇有辦法,我隻好放棄當王子,去做她懷裡的那隻兔子啦!”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